腦內啡發芽。

關於部落格
近況:
不定時更新,主要填坑→MU強藍/赤安/OP柯拉羅
  • 1079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U 怪獸 同人 架空 現代 強尼 藍道 強藍/會藍 --- 貓 04

 --嚴格說起來可能只是拿角色個性來的架空(BL)文!
 
本篇只有軟藍道,然後這個藍道是我一直很想寫的眼鏡微宅軟藍道
(就是沒加入菁嚇會的聰明小藍道!)
強尼永遠那個style ,百個故事仍只有一種強尼 
真要說的話這個強尼只是高富帥沒有心狠手辣只有無限肉麻
但目前好像看不太出來只知道強尼沃辛頓是個黃金單身漢(到底在說什麼
 
MU 怪獸大學同人 強尼x藍道   【貓】  
強尼沃辛頓 三世 X 藍道保基 (Johnny J. Worthington III   X   Randy Boggs )
 
以上OK,並且了解之後也有不少貓咪二三事,歡迎繼續
 
 6.
        做實驗、跑課程,藍道保基的研究生生活除了自己的論文外不免除還有研究室大大小小的事情。
        帶學弟妹討論專題,專案計畫協助指導教授的忙,他的生活大概如大學那般規律、但念的書可能是好幾倍的緊縮,有時家裡會來通電話問問他近況如何?藍道總回答還不錯、他和強尼都過的挺好的,不會特意說可能昨天實驗不太如預期這樣的瑣碎惱事。
        要說有什麼特別的也許週四的晚上有通陌生的電話響起,那時藍道剛結束會議討論,教授興致過於高昂地讓這場兩小時的晚茶會議硬是拉長了好幾個小時,回家時搭乘著地鐵,有些飢腸轆轆地隨意找了家速食館外帶、接起電話時還在想這通電話會有什麼事情,不會是剛剛的某個學弟妹打來求援的吧?
        「嗨?請問是藍道保基嗎?」很好聽的男性聲音,應該不是研究室裏頭的那群學弟。藍道腦海中尋覓可能的對象,但當下真的無法比對出是誰。
        「嗯,我是、請問?」
        「哇你的聲音聽起來很累呢,我是強尼沃辛頓,現在方便講電話?」
        喔喔是他。
        「啊,不好意思。」知道是誰後也稍微安了心,至少不是被急叩幫忙。最近大家各自的進度都需要大量時間讓程式運作,但總有時會有些紕漏,雖然不是義務但藍道會盡量地幫忙看數據或是抓漏、雖然弄得自己有些累但總比大家的心血泡湯來得好。「方便講電話的。」他說。
        「也不是非常急迫的事情,只是有點沒頭緒想請教一下,」並未否認或是說明他剛剛聽電話時感到困惑的那點,強尼真的覺得對方的聲音感覺蠻疲憊的,於是突然覺得自己打來還真是有些過於小題大作。
        就只是自己養貓的事情在辦公室那不知道什麼原因傳開,不少人開始有意無意跟他攀聊養貓的事情(雖然也曉得那或許是女人們想搭話的藉口之一)、但聽了那麼多什麼推薦玩具或是貓咪一個人在家很可憐(忽略對方那種強烈想藉機說我可以到你家看看嗎的暗示)什麼的之後,想著每天回家藍迪總在玄關或是即便在他的貓床睡覺但還是會跳起來迎接的貓該不會真的很寂寞之類的吧,即使看了那些網路資訊他盯著藍貓想了想,乾脆問問藍道保基。
        反正當初要聯繫方式不就是可能有這種狀況?
        總之就是這樣,想問一下?」大概說明了可能就是飼主擔心貓咪在家是不是很無聊之類的,藍道保基想著這個人還真的變成愛貓人士了呢,帶著笑意他回,「嗯,應該不會、因為貓本來就是蠻獨立和睡眠時間很長的生物了,不然你平時回家後陪他多玩一下如何?」開始建議起一些方式或許能減輕對方那種奇妙的擔憂心理,這種和其他飼主交流的感覺真有趣。
 
        也許是因為最初養貓時家裡總有人陪他,在帶著貓一塊來念書後他才想過那個問題,但藍道又覺得他家的強尼似乎獨處也過得很好,完全不用他擔心似地、這讓藍道相信網路或書籍上說貓獨自看家除了準備食物和水外應該完全沒問題。
        「玩?用玩具那類的嗎?」愣了下想起的確有寵物玩具之類的東西,但對那的印象侷限在養狗用的那種,像是飛盤、球啦等等的。
        「嗯,不過我覺得給他紙袋或是扔紙球之類的貓似乎更喜歡?」
        想講得差不多都問完了,等等強尼打算去看看有沒有紙袋、小箱子或是揉個紙球試試,不過在掛上電話前他又說了次,「謝謝你,然後累的話早點休息啊。」
        「不會,然後謝謝關心、研究生的常態吧哈哈。」
        「再見。」在電話這端笑了聲後他道別。
        「再見。」
 
 
        隔天在研究室時藍道看見手機裡頭有封夾帶圖片的簡訊,上頭簡短寫著『他真的很喜歡呢。』附上一張窩在手提紙袋裡頭的貓照片。
        也太可愛。
        藍道笑著把圖存了起來,想著自己的貓不是很喜歡先前買的玩具、但對紙袋啦紙箱那些很感興趣,每次都會把自己擠在裡頭好一會。
        晚上回家時他走到不常去的地下室裏頭翻找了一陣子終於在鐵架的最上方看到一個紙箱外頭標示著貓玩具。回房間時他邊摸著跑來討摸的布偶貓邊發了封簡訊問強尼他這邊有些舊玩具,不知道對方有沒有興趣拿去給藍迪試試。
        結果不到幾分鐘電話就響起。
        這次他很快接起,「正好在手機旁?」簡訊也看太快。藍道有點揶揄似地說,周末的晚上總是特別放鬆,但他的貓似乎挺不爽電話打斷他與主人相處的時間、直看(?)著藍道拿起手機來接聽的手。

        正好在用手機呀哈哈。」愣了下地消化對方那句話,才意識到剛剛又拿著手機拍躲在箱子裏頭擠成一團但似乎挺享受的貓、看到簡訊時幾乎是馬上就回撥,簡直像個迫不及待什麼似地小孩子。「玩具真的要給我?」
        「嗯,因為那些也只是放在架子上擺著而已,我家的貓對那些玩具完全沒興趣呢。」好像還有些小貓的衣服什麼的?
        「那我就先謝過囉。怎麼跟你拿?」
        「我想想」啊,沒想到這件事,不過明天也要去超市買些東西,家裡冰箱幾乎快沒有食物了,不然「我明天跟你約個地方或是拿到你那如何?」
        「好不好意思、我有個插播,晚點打給你確認?」本想說約個地方乾脆請他喝杯咖啡或是吃飯算了,但突然有通插播、看了下號碼還是有時差的總公司打來的,只得先掛上電話。
        「好。」短促地回話後電話也就切斷,繼續和貓玩了一下後把手機放在床頭櫃,拿起為讀完的厚重參考書籍讀著,強尼也自己挑了個位置窩在飼主身旁安穩打盹。手機一直未再度響起,等到快午夜時他感到有點睡意時注意到簡訊提示音響了一下,『本來想約在哪請你吃點東西的,但事情處理完在打過去也許會吵到你。不然方便約在我家?』
 
        這次換他很快地回撥回去,「剛好還沒睡。你家是哪一棟?」他笑著覺得真有敦親睦鄰的感覺,「住在同一個社區就是有這種好處。」
        「是呀真方便。─抱歉事情講的有點久。」然後補述了一下自己家的詳細地址─其實也就多說門號幾號罷了。
        於是約定好碰面的時間,調好鬧鐘、對著難得這時間沒精力旺盛跑跑調調的愛貓說了聲晚安,一人一貓便在床上安穩度過夜晚。
 
7.
        早上醒來時替強尼倒了食物,自己簡單吃了三明治後便到地下室去檢查一下那箱玩具。拿了個較新的紙箱準備將裡頭的東西稍微看一下再送出,藍道沒注意到鐵櫃橫條的位置、走過去時腳踝處被突出的一端劃到,一開始並不覺得痛只是感覺有些奇怪、低頭一看那道細細的傷口上頭慢慢滲出血絲,愣了愣的他蹲下伸手輕輕摸了一把,痛覺並不強烈、但約五、六公分的傷口靜靜地抗議皮膚組織的犧牲。
        嘆了口氣有些無奈自己的不小心。
        ...唉,算了應該只是表皮而已,記得皮夾似乎有放OK蹦,等等看情形拿來貼吧。
              抬頭瞥了一眼鐵櫃,察覺這東西其實已經有些生鏽時藍道總覺得傷口更痛了些。但等等跟強尼沃辛頓約了拿那些舊東西給他的,望了一眼手錶後細小的傷口早已被丟在一旁忘卻,藍道拎了那小箱玩具雜物往他住處前進。

              他們的住所隔的並不遠,但也快要十分多鐘的步程了,這個住宅區比想像中的更大。
              叮呤──,輕輕按下電鈴鈕,隨處可見的電鈴聲響起,沒一會對方的聲響逐漸靠近,「你真準時啊。」開門後對方朝他笑了笑說,算是打招呼。
              「這是我上次說的玩具和一些東西,幾年前替強──約翰(John)買的、只是他沒一會就長成現在這個樣了,根本沒用到幾次。」硬生生的把名字切斷音節,但這麼說的同時也想著自家大貓,忍不住像個稱讚孩子的父母露出淺笑。
              你其實不用特別在我面前改口稱你家強尼(Johnny)為約翰,」強尼真的笑出了聲,覺得這人真有意思,他這麼在意這類細節、或者說撞名是嗎?該不會是對玩笑認真成這樣吧?「強尼是個好名字不是嗎?」
              「...是是,就像我也覺得藍迪是個好名字啊不是嗎。」遞上那些東西後並沒有多想,「好啦,那你看看適不適合牠吧。對了有些玩具強尼沒興趣、所以我就順便放進去了,你看看藍迪會不會喜歡那些。」那我走囉,他邊說著想約好的事情總算辦完了,盤算著準備前往超市,而並未看到強尼在他轉身時露出的一絲詫異。
              「哇喔,藍道你趕時間嗎?」脫口而出的同時其實連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但總覺得對方都特地來這送東西了,似乎不請他坐一下喝杯茶什麼的好像不太好。又看了小箱子裡的東西,他突發奇想,「如果不趕的話要不要進來我請你喝杯茶──然後花點時間教我這些東西怎麼用吧。」扯出像釣魚竿的東西,繫著像是羽毛的鮮豔東西,他說的其實也真的是實話,這玩意...到底要怎麼用...
               好啊。」看著對方拉扯著貓的玩具結果反彈打到自己的臉,藍道笑了下答應。「有什麼茶可以選?」笑著跟著走了進去。

              藍迪一開始在客廳沙發旁探著頭好奇但謹慎的觀望陌生─但好像又不那麼陌生?─的藍道保基,而他拿著桿子輕輕的向牠甩動著、鮮豔的羽尾蓬鬆的跳動,讓牠停頓了一會但十分感興趣的靠近。不幾分鐘的時間小貓便開始喜歡這個陌生人,並友好的蹭了蹭他,但剛吃飽剛剛又玩了一下子,忽然覺得很想睡、於是便乾脆跳上藍道的腿,挑了個位置窩下。
              「哈哈,貓真的哪都能睡呢。」他笑著對強尼但稍微壓低了些音量,指了指趴在他左大腿和手、睡得一臉安穩,很放鬆的趴在上頭的貓。
              ...你腳踝那流血了耶?!你都沒有注意到?」此刻身為飼主的本人就一直在旁邊看著、完全忘了應該自己也拿個什麼玩具逗逗藍迪,眼光落在對方身上後卻發現換上室內拖鞋的藍道、右腳踝處有道深紅色的傷口,血已凝固但感覺什麼基本的處裡都沒有。本來還帶著笑意的強尼沃辛頓皺起眉問,讓藍道嚇了跳,連回答都有點像做錯事的小孩支吾著回說我剛剛被劃到了,但還沒貼OK蹦。
              「我去找個藥箱。」說罷人就不知跑哪去,藍道有點傻眼著想說只是個小傷口、而且應該也自己慢慢癒合了吧,不管其實也沒差。

             沒五分鐘,強尼沃辛頓拿著小醫藥盒出現,藍道想說輕輕放下睡得太安穩的小貓,然後再接過醫藥盒恭敬不如從命的乖乖上藥,但對方卻說,「算了你別動,我替你擦藥。」
              這下真的是太受寵若驚了,幾乎到要跳起來連忙拒絕的地步。
              但強尼不以為意,把小凳子拉了過來要藍道伸出右腳踩上,自己則坐在隔壁拿起棉花棒沾了些生理食鹽水,替傷口簡單清理後冷不防冒出一句,「被生鏽的東西劃到還打算直接貼OK蹦就好?」
              ...你怎麼知道?」乾笑。
              「有鐵鏽。」晃了晃手上第三隻棉花棒後扔到一旁的小袋子,取出下一隻沾了些消炎藥輕輕塗抹,這讓藍道感到傷口的些微刺痛感,「呃,你眼力真好。」只是只能繼續乾笑著說。
              最後貼上薄薄的防水紗布,藍道實在很想出聲阻止畢竟只是個小傷口、這東西也不是很便宜。
              但對方有點像是在不爽似的臉讓他把話都留在喉間說不出來。
              「好了。」
              「呃、那個,抱歉、啊不是,謝謝你。」總覺得好像對不起他似的,想好一定要道謝結果先說出口的卻是道歉,有點困窘的藍道保基讓強尼總算是找回一點剛剛的好心情,不過也說不出到底為什麼自己像個老媽子的行為。
              藍迪像是被尷尬氣氛吵醒般,適時發出聲來抗議。
              喵嗚。
              接著又跳到地上開口想玩剛剛那玩具。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