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內啡發芽。

關於部落格
近況:
不定時更新,主要填坑→MU強藍/赤安/OP柯拉羅
  • 110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U 怪獸 同人 強藍/會藍 強尼 藍道 Past and Present 無料釋出

CWT42 無料釋出
強藍 3-4千字正文

感謝大家索取無料!!!>
=======================================

        

 「藍道?」強尼沃辛頓開口,縱使他已經在後頭觀察對方好一陣子、但還是裝做一副剛剛才發現藍道獨自一人窩在那翻著厚重書籍念書的模樣,因為他知道對方又會開始不知所措──這讓他稍微猶豫了一會到底要不要出聲。
        「會、會長?」的確嚇了一跳。甚至差一點因此透明化、藍道驚呼的同時心裡這麼想著。他不想讓整個菁嚇會都注意到其實自己還不是很能控制身體變色的能力,但終究從一開始就被強尼看在眼裡、甚至被當作交換條件地捉弄著。
         說實話,一開始真的很看不順眼對方那種唯唯諾諾的樣子。
對強尼來說、也許從來不能理解這世上弱小存在的生活態度吧?不能理解備受嘲笑、無法苟同居於劣勢,對他來說,他一直都是那個受人崇拜或是最優秀的存在,倘若被捉弄一定讓對方吃足苦頭,可以的話最好讓對方永遠知道誰是他不能反抗、不能輕忽的。強尼沃辛頓永遠準備充足、游刃有餘。
所以讓藍道保基入會真的就只是找個怪獸充數而重點或許更在於娛樂。但始料未及的是小蜥蜴帶給他的樂趣並不只限於那能力,一時興起的念頭慢慢在日常相處中消散,他逐漸把藍道保基當作自己的同伴,就像賈維爾他們那樣。
          噢、不,還是有差別的。他從沒對自己的任何同伴有過性方面的要求呢。
         不知怎麼地,藍道總讓自己有股衝動、伴隨著捉弄或是挑釁,相較於其他優秀的怪獸而言,藍道保基太過纖細、或者換個方式說,明明是雄性但卻有著部份雌性的優勢,譬如他的身體。
        仔細看會覺得對方的眼睛鮮綠的不可思議、清澈的印象就這麼烙在腦海裡,而他也不能理解為什麼同為男性,卻可以在對方的身體上找到這麼大的滿足感?肌膚的碰觸、略低的溫度,忍耐而最終仍是溢出的喘息聲、因刺激而幻化的顏色,強尼不諱言,這些他都喜歡,而且有那麼點無法自拔的味道。
 
  但或許最喜歡的是那抹傻然的笑也不一定。
 
  「你們有考試?」話題繼續。從房間不知道什麼原因醒來後強尼煩躁地瞥了眼掛鐘,接近午夜兩點、自己不過睡了不到一個小時,感到口乾而決定起身喝杯冷飲卻看見交誼廳角落有個影子開著盞燈,幽晃地像鬼魅、原來是藍道。
  「呃,嗯、睡前忽然想到有些地方不太記得了,所以留下來念一下,但沒注意到時間這麼晚了。」連簡單陳述都帶有點歉意,不禁莞爾。
  「嗯。」應了聲後藍道原以為對方會離去,他猜想強尼也許是睡不著所以下來走走,卻沒料到自己在這,可下一秒強尼沃辛頓走到自己身邊、幾乎是挨在身旁接著說,「哪裡?」
  「欸?」這舉動讓他差點沒從椅子上摔下來,「什麼?」
  「還有哪裡不太懂?」聲音略顯一點不耐,但藍道不知道對方不滿的是他無意間將身子稍往後靠、而讓雙方距離拉開的這項罪名。
在這樣的明示下也只好據實以告剛剛看的厚重書籍哪裡仍舊不太了解,挑了挑眉後強尼沃辛頓想了下便開始簡單解釋,像個好學長那樣。
他問的問題並不愚蠢,有些可以說是稍微超越了進度。
於是鐘擺晃盪間又過了一小時,整點的報時聲響提醒著他們夜已更深。
        「嗯還有哪裡嗎?」強尼問,現在才想起自己原來的目的,但那早就不重要。看著藍道搖頭後又想起什麼似地開口道謝,「謝、謝謝會長!」他晃晃手不以為意後起身離開,留藍道獨自繼續努力。
        可他又錯了。
        「給你。」遞出手上冒著些許白煙的馬克杯,強尼沃辛頓自己喝著寶石紅的液體、其實他有時會這麼做,睡前一些潤口的葡萄酒幫助睡眠,卻替對方熱了杯牛奶。
          不為什麼,只是覺得也許對方會想喝這個。
        ……謝謝。」然後小心翼翼捧過冒著熱氣的馬克杯淺淺地啜飲著,溫熱的液體滑入身內的滿足讓藍道沒注意到自己的嘴角正微笑著。
          水氣騰騰撲上他呆版的紫圓框眼鏡,但轉瞬間卻又消退。
          很好看。那抹笑收進眼底,如同漣漪般讓他也有了好心情。
          但卻又注意到藍道保基似乎還沒要睡,打算再念一點書似的,「走。」
         「嗯?」
         「走了去睡了。」往大鐘的方向看去,三點又過一些、真的很晚了,強尼有種感覺,要是現在不讓他去睡或許這傢伙會這樣唸到天亮也不一定。於是帶著些許命令脅迫的語氣,原本在大廳的兩人現在正待在專屬強尼沃辛頓的房間裡頭。然後藍道保基猶豫再猶豫看著那張大床有些不知所措。
         「?」無聲地望向藍道的方向看去,表情似乎問著幹嘛不上來?
         「呃」真的要上去嗎?雖然這幾天來都相安無事但要是會長他一時有什麼興致來了那他明天就真的不用去考試了啊
        「快,睡。」強尼說然後像有讀心術般補了句,「放心,我不會做什麼。」
           於是他乖乖躺上柔軟的床、蓋上同張棉被。但躺平沒多久強尼卻挪動了身子靠了過來,右手臂橫跨過藍道、將他攬入懷裡。
           感受到對方的身子僵起,他猜想藍道絕對想到了些什麼,但強尼真的就只是想抱著他罷了。「放心。」藍道的身體很好抱、也許是因為那杯熱飲的關係,體溫讓他覺得暖暖的,「然後好好閉上眼,專心睡覺。」
           鬧鐘設定了沒?強尼甚至好心提醒,然後又說,「我明天沒課,可是你醒來時順道叫我,如果我還沒醒的話。」
          「可是我明早第一堂課考試」藍道愣了愣因為這就意味要是自己6點多醒、對方也就只睡了不到幾個小時而已。
          「沒差。我可以晨練。」聲音略略開始有點含糊,「藍道?」
          「嗯?」他們之間幾乎沒有距離。
          「晚安。」快睡。接著只剩平穩的呼吸聲。
            過不久藍道也慢慢睡去,闔眼前他也悄悄說了聲晚安。藍道保基永遠想不起來那次測驗他拿了多少分?只依稀記得成績還可以、如同生涯裡大大小小的各
類考題。但他永遠記得,這晚身體所感受到的體溫和暖意。
 
            天色濛亮,藍道保基在鬧鐘響起的幾秒後伸手按掉。
            然後如同你我一樣在被窩裡頭賴了又賴,尤其是這樣的寒冬,稍微掙扎了幾分鐘後藍道終於認命起身準備盥洗,可右手腕卻被拉住。
           「再睡一下」低啞的聲音聽來那般懶散,強尼沃辛頓捨不得棉被少了一個人的體溫,有些執拗地拉住藍道。
             然後一個不注意在略帶無奈的回話脫口以前藍道被一把拉回被窩。
           ……強尼,你說,你要抱多久?」
           「至少五不,十分鐘。」聲音依舊含糊。
            這樣的戲碼其實只有假日才會上演,或是說不必上班的日子。如果是平時,他們倆按著鬧鐘響的時間醒來,然後輪流準備早餐、然後出門上班。
            藍道沒有嘆口長氣,而是想著其實自己也不是真的那麼想起來、所以也就欣然被抱著,鑽進棉被裡頭。
            所以等到終於睡飽了、外頭也喧囂了不少。
            伸了伸懶腰、接續梳洗完畢肚子也就餓了,「那出門吃飯吧?」省去了問誰要準備餐點的過程。
            發動昂貴的進口車駛離住家,前往兩人都喜愛的寧靜餐館、湊著頭看同張菜單後像老闆娘點餐,飽餐一頓後還被招待了客提拉米蘇。「兩個人吃一份吧?」眨了眨眼,她知道這兩位常客中有位其實不怎麼吃甜、而兩人關係匪淺,瞧那模樣便曉得。
            然後在附近的海濱公園停下車來散步,在寒冬裡頭正中午的太陽那溫度正好,他們沿著散步路徑走著、有時閒聊,偶爾會有路人經過有些會向他們道聲午安,「今天天氣真好。」他們說。
            「強尼。」
            「嗯?」
            「我覺得下次我想問問老闆娘提拉米蘇的做法。」
              他笑了,看來他愛人的胃被餐廳老闆娘給收買了。「那到時幫我弄不甜一點。」想著不曉得廚房的糖夠不夠,或是乾脆等會帶藍道去買些食材。
              寒風讓他們自然靠得更近,即使陽光不吝於灑落溫熱但冬天依舊是冬天,並肩而行的他們停下腳步,靠著圍欄欣賞著波光粼粼的海景,也就那麼自然而然
當視線從海離去而望向對方後,視線交會後不久嘴唇也重疊在一起,輕輕的接吻後,看著對方、兩人都笑了。天氣很好、心情也很好。
 
            總有那麼種直覺,認為此生他們會這樣永遠生活在一塊、快快樂樂地。
            如同此刻。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