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內啡發芽。

關於部落格
近況:
不定時更新,主要填坑→MU強藍/赤安/OP柯拉羅
  • 1079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名偵探柯南 同人 赤安 - 【百字短文】 Scotch 捏造設定有

整理目前喜歡上赤安的十點所串連的短文,每題約200-300字左右
簡單概論目前想寫的內容,含一點虐的成分
※捏造:降谷零→
 Scotch 這樣的設定

總之是我愛上CP的原因


01.過去
02.我所珍惜所愛的是
03.結束
04.恨的想親手殺了你
05.現在
06.事與願違的這些事
07.噩夢
08.只能輕輕地喚醒你
09.承諾
10.住在同一個屋簷下

 =============================================================================


  1. 過去
   有一句老掉牙的話,“每個人都有過去。”
  這些不重要。降谷零老早便有了把自己的所有東西都放置於隨時可以拋棄的狀態。過去也許重要,但有必要時便必須捏造、遺忘以及捨棄。
  當深愛自己的國家,哪怕是要付出性命,只要能有所貢獻便值得了。
  於是考取了警校、在良性競爭下與同輩們一同度過了好些日子,以第一名─對於這樣認真的降谷來說理所當然的事情─畢業,被公安局相中並經過面談測試以及零碎的考驗後當上公安探員,然後委以重任地潛伏於罪行深厚的組織中埋伏、等待,以便能摧毀他。
  這些都是他的過去。
 

  1. 我所珍惜所愛的是
        支撐著他的除了信念外還是信念,但或許還有同伴間的支持。
  他愛他的國家,可以為此而奉獻性命。
  但降谷並不了解,當同伴也因為相同的信念或是理由死去時,他會感受到如此深切的痛苦。
  等到稍微察覺到化身為Bourbon的自己總是有意無意地查看關於Scotch可能被賦予的任務時,他僅僅認為這只是因為兩人都是同樣身分所以特別關注而已。
  只是稍微有點交情。
  那傢伙是個好人。對誰都那樣,親切的像是家人那般。
  降谷記得在公安局裡頭曾經和對方交談過幾次,也算是成為朋友。
  如果不是在最後才發覺對方在心裡頭的地位的話,他們的確是朋友。
 

  1. 結束
  一個人的世界是會在一瞬間毀滅的。
  至少在親眼目睹Scotch死亡的模樣時,是這樣的。
  有一瞬間他幾乎要喊出口了,喊出對方的本名、在公安局裡親切溫暖打招呼自我介紹著自己是誰的那個名字。笑的有點靦腆但又驕傲神氣的模樣,打從心裡關心別人的模樣,像是家人般與自己打招呼的模樣。
 
  「零君。」
 
  降谷零以為,他的世界在那瞬間結束了。
  當終於一個人獨處時,向上回溯那份苦楚進而找到原因時,才能承認這件事情。於是心裡有部分的自己悄悄地也死了。
  在同一天,降谷零死了兩次。
 

  1. 恨的想親手殺了你
  幾乎沒辦法與Rye單獨互動,更糟的是被調去東歐、等到聽說時名為赤井秀一的男人被發覺出FBI的身分並且潛逃離去了。
  雖然組織內宮野明美極有可能有對方的連絡資訊,但Gin已經涉入、怎麼說都不可能簡單拿到赤井秀一的下落。
  那個自己有生以來第一個懷著強烈的個人恨意想要殺死的男人。
  或許人的第一印象是正確的也不一定,反覆地、一次又一次地思考著所有關於赤井秀一的事情,同時也是再一次地回想到Scotch生前的模樣。
  「嘿,零,我說那個諸星大啊,感覺不是像他們那樣,是壞人呢。」

  
  不,他是。

  甚至比所有人都來的讓我厭惡。
 

  1. 現在
  雖然費了一番功夫、也差點被他的同夥騙了,但事實證明了赤井秀一確實仍然活著,某方面來說確實是非常值得慶祝的事情。
  因為這樣就有辦法讓赤井秀一死在我的手裏頭了。
  哪怕即使知道了Scotch是自殺的也是一樣。不管怎麼說、赤井都是最後一刻把他送到死神那邊的人。
  所以即使要賠上自己的性命、做到同歸於盡也無所謂。出自於個人的意願而非以國家為首要考量,這是降谷零做出的決定。
  但或許正因為是這樣,才讓平時精準的判斷失準而導致自己差點賠上性命的結局。
  「我抓住你了。」低沉的嗓音傳來。
 

  1. 事與願違的這些事
  大部分的人都渴望被愛。他一直以來都巧妙而小心地埋藏這樣的情緒,而到最後“不需要愛”這樣的謊言成為真實。
  他幾乎忘了需要愛的感受是什麼,也因此才會在再一次察覺到這樣的心情而感到崩潰。當真實又被輾壓為謊言。
  被赤井秀一所拯救、硬是帶去他的藏身處治療。
  餵藥、包紮傷口,降谷的確因為脫水以及外傷而無法掙扎、甚至連眼神反抗的力氣也不存在。在打算放棄生命想著解脫或許比較輕鬆的同時卻被恨之入骨的人所救,已經弄不清究竟是現實殘酷還是這只是惡魔的無聊玩笑,甚至於想著不配合而讓自身狀況惡化好迎接死亡,但一切事情都違背他的意念。
  強硬地要他進食及飲水,不惜弄昏他也要換藥。
  「你看不出來我恨你嗎
  「把身體弄好再來恨。」
 

  1. 噩夢
  基本上降谷零很少作夢。
  但現實卻比少數時刻來的噩夢還要來得折騰。
  4
年前同為公安的Scotch死亡、3年前警察機關防爆小組裏頭的好友松田陣平身
亡,跟大學時代的競爭對手1年多沒聯絡,而趁機會到警視聽時卻得知他車禍身亡。彷彿詛咒般,他身邊的人都離他而去了

  緣分淺薄的父母、對自己很照顧的老師,他的朋友。
  沒有人願意留在自己身邊。
  傷口癒合的差不多、甚至已經感受到皮膚組織增長中的搔癢,而在獲取一定的營養後也逐漸感受到“生”的氣息。
  只是麻煩的是精神力這部分。赤井秀一感到有些煩躁。這幾天他照顧著這個抱起來比想像中輕瘦的男人,看著他的模樣─看來是作噩夢了。
  輕微的呻吟聲斷斷續續地帶著些微哭腔傳來,將乾淨的毛巾沾上清水覆上柔軟的唇以讓水份能從不願自主飲水的這傢伙或多或少地獲得水分,雖然方法是有點粗暴但赤井秀一的確是好好地想照顧這傢伙,唯獨對方對自己的厭惡憎惡比想像中還嚴重。
  「……」我還能做些什麼?
 

  1. 只能輕輕地喚醒你
  等察覺時已經不願多想太多。
  降谷零現在確實需要的是他人的體溫,哪怕對方是赤井秀一也無所謂。
  要能繼續有辦法留在這個世界、這個失去了很多人的世界,降谷零需要有足夠的熱來驅離內心的嚴寒。
  於是在被喚醒後試探性地親吻轉變為互相索取的貪婪,粗魯地剝取雙方的衣物、忽略動作所對傷口造成的疼痛─即使赤井秀一希望能盡量不傷害到他─但情慾如同野火,誓言燒遍整個世界。
  「……你在做什麼。」當愛撫到了對方前端滲出液體、意亂情迷中降谷零還是這麼開口詢問,他了解不管再怎麼說子彈上了膛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誰都猜得到。
  「我只能喚醒你。」赤井簡單回了幾個字,又再一次親吻對方。
 

  1. 承諾
  後來他們仍會這樣做。
  彷彿那場火並不是在那晚止息,而是靜靜地等待一次又一次的機會發作。
  通常是降谷零傳除了兩人外沒人能理解的訊息,然後做愛。
  並未有過多的交談,就這樣耗費某個夜晚─除了一兩次是在白天─而赤井秀一總是會尋求親吻,通常前戲時都會遭拒、在對方耽溺於即將的高潮外才有機會奪取唇瓣,而就那麼幾次完事後降谷抓著對方夢囈似地說,「讓我休息一下。」接著放心似地沉沉睡去,而赤井也未多想、抬抱著對方便往浴室前進。
    好似已經約定成俗。
    「我的命可以給你。」赤井知道對方並未熟睡、「在該完成的事情完成後。」他這麼說,擅自地替自己早已失去了根的未來承諾給這個想奪取自己性命的男人。
    降谷零聽見了。但並未馬上回應。
 
    「少自作主張。」
      這句赤井倒是馬上做了回應。「嗯。晚安。」他沒發現自己的笑意。
  然後這一次,對方並未揮開撫上自己臉頰的手。

 
  10.住在同一個屋簷下
 
       也許組織不復存在、而他們仍繼續從事原本的工作身分,原因無他,這是屬於自己的驕傲。
        已經稱不上年輕、也不是會被戀愛這樣的情感沖昏頭的年紀,或許某方面來說除了身體上的契合外其他諸如興趣嗜好、個性價值觀等等,那些東西也十分重要。但現在看來兩人竟意外地能對拍。姑且不論個性上其實相像處如價值判斷之類,相異處倒也可以互補,而興趣不管是通俗如閱讀、棋藝競賽等,甚至連對旅遊或是假日安排的判斷都差不多。
        說實話兩人原本都有意無意地打算退一步以觀察對方的反應再做出決定,但到最後已經弄不清到底哪邊是自己的想法哪邊又是對方的要求了。
        他們倆正對搬家後選用的壁紙圖樣以及傢俱樣式等,兩人的想法完全一樣感到些許錯愕。
 

  1. 未來
  有那麼一天。
  在滿足了睡意後醒來發現對方似乎被自己下床的動作叫醒,睜開惺忪的眼眸一臉還沒睡醒地望著自己。「啊吵醒你了?要不要再睡一下?」他記得今天兩人都沒有預定要辦任何事情,而且是難得兩邊似乎挺有默契地放他們假。對方沒回話而是向他靠了過來。
摟住了他的腰,就那麼抱著,「」傳來小小聲的嘟囔,於是降谷零仔細地聽,「再等一下」昏昏沉沉地,讓人好笑都快四十來歲了卻像個小鬼。
  於是他也沒說什麼就這樣讓他抱了一會。
  然後不到十分鐘後赤井秀一的確爬起床,雖然還是一副沒睡飽的模樣。
  「你再睡一下、今天是我準備早餐。」赤井這麼說著,伸出手來撫上對方的左臉頰接著輕輕吻了一下,「早安。」
 
  未來有那麼一天。


 end.=
to be continued.   09/2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