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內啡發芽。

關於部落格
近況:
不定時更新,主要填坑→MU強藍/赤安/OP柯拉羅
  • 1079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U 怪獸 同人 架空 現代 強尼 藍道 強藍/會藍 --- 貓 (全)

  【做人都會有腦洞】好啦其實只有我
嚴格說起來可能只是拿角色個性來的現代架空(BL)
 
把名字通通拿掉的話可能題名就叫做 轉角遇到貓(唬爛
順道一提本篇只有軟藍道,然後這個個性上是沒加入菁嚇會的模樣,
但強尼永遠那個style百個故事仍只有一種強尼,某方面來說還真是定型而且無法轉型
 
MU 怪獸大學同人  【貓】把過去的網誌以及新寫的章節集結成這篇   
強尼沃辛頓 三世 X 藍道保基 (Johnny J. Worthington III   X   Randall Boggs )
h的部分在數字章節碼那邊會有註記,覺得比例不重所以標題就不加了,請小心(?)  

以上OK,並且了解之後更新會有不少貓咪二三事(也盡量參考正確的飼養以及有趣的小知識),歡迎繼續

把過去的網誌集結成這篇,略有重新潤飾&改錯字
之後會撤下之前發表的單篇文章
感謝一直以來的點閱,這篇腦洞超大的文章寫起來很愉快
然後有可能會有番外,覺得算是填了一個小坑真是開心
藍道真是太可愛了,不愧我老婆

  

======================================================== 0.

     就讀於家裡附近的大學,藍道保基的生活圈一直都很固定、而最後一年也許是因為手足(兄弟姊妹都這麼覺得)和父母都有些擔心地想著藍道應該有機會要趁著還年輕多到外面的世界看看,也或者是教授和同儕都提及研究所進修,靠著以往拿學年獎勵金的紀錄和基本的專業知識,他順利錄取離家有段距離的頂尖大學。
  不是沒有想過要選擇外地大學,也許只是覺得就近即可。而對於大學生活一開始是真的蠻期待的,像是有趣的活動、好玩的人事物之類的,不過進了大學後看著各社團的迎新招募以及兄弟會的派對活動,總覺得自己有那麼些不習慣,藍道保基這四年並未加入任何社團、單純專注在自己的課業上,也慢慢地建立起自己的社交圈:專題、研究室的學長姊或是後來加入的學弟妹,幾個可以討論課業的同學,有時仔細想想還真的與高中時期差異不大。成績不錯、結交了幾個想必畢業後仍會聯繫的朋友,在大四快要畢業時藍道有些感嘆地覺得,或許這四年來做過最想不到的事情大概是養了隻貓吧?

     那大概是研究所推薦信寄送的前幾天、幾個跑研究室的同伴提議在誰家開個小型慶功的事情。慶祝共同研究的專案順利通過,他們一小群人吃著買來的披薩和飲料、連幾罐酒甚至是瓶裝酒都搬出來了,在美國派對就是那樣,吃東西和閒聊。後來有個學妹提了個小盒籃來、神情看起來很煩惱似的,但藍道也因為不熟所以沒有詢問,倒是隔壁的朋友直接就問了怎麼了?看妳一臉煩惱的模樣。
  眉頭都皺在一起了耶?
 
    「唉,我家的貓咪生了一窩小貓,已經要兩個月了但現在還有一隻小貓沒人領養,不知道該怎麼辦...」棕色捲髮的女孩說,又指了指那個應該正是寵物外出盒的東西,「可能這隻小貓比較不像一般的貓吧,蠻兇的、他其他兄弟姊妹都蠻多人願意領養的,就只有這隻、連抱都會掙脫跑走,幾個有意願的飼主也拿他沒辦法,連靠近的機會都沒有。」她說,家裡也不是不能養這孩子,只是貓口有點太多了,爸爸可能會不太高興。真的很苦惱的樣子。「布偶貓可是很溫馴的呢......
     
  後來據他們目瞪口呆地說,還真是第一次看見什麼是動物選主人。
  那時幾個人問問能不能看看這隻小貓,僅只是稍微打開籠子一團灰色的東西就衝了出來,低聲朝向所有接近他的人哈氣,張牙舞爪地敵視所有試著想逗弄他的人。小貓警戒地張望四方,忽然目光停留在某個方向看了將近兩分鐘,接著直直朝向鎖定的目標前進。藍道保基還記得自己嚐了口剛開的啤酒,想著再替自己拿塊披薩時眼角餘光當時只覺得好像有一塊挺髒的抹布往自己走了過來。


    「喵─嗚─?」有點發獃地望著這發出拉長音的小東西,手上的啤酒罐裏頭僅減少八分之一。僵持了幾秒後他看見那位不熟的學妹比手畫腳又怕出聲讓這隻貓跑走似的,放下手上的罐子後慢慢蹲下,他盯著這小貓看、接著伸出手來作勢要摸他,好像不像剛剛聽她所說的兇暴。
  小貓像是很親暱地蹭了蹭藍道的手,輕輕舔了下。藍道摸了摸他,就像所有愛貓人會做的那樣。

    ...呃,也許我可以養?」他聽見自己這麼說著,所以當天起保基家多了一隻貓。
 
  啊,出乎意料的好像不只關於貓的事。
  譬如
那個棕捲髮的學妹學姊別提了,他到現在都有點搞不懂那樣的人怎麼會─跟自己告白這件事情,不過事到如今只能說也許就算答應了交往,大概也很快便會分手,所以並不會覺得遺憾。真要說有什麼可惜的可能是沒找到女朋友─讓自己心動的那種。
  尤其當身邊的人開始成雙入對起來,或是家裡的女孩子八卦起來什麼的話,總會意識到不知道什麼時候大家都有了交往對象。

  也許研究所能遇到合適的女孩子也不一定。
  想到這裡時在旁邊的貓咪叫了一聲,「咦?這麼晚了啊
...好好,等等就拿晚餐給你喔。」還以為是貓在附和自己的妄想,但瞥見貓咪站在碗旁加上那種喊叫聲,無疑就只是說他餓了。那時的小貓一下子體型膨脹了好幾倍,布偶貓算是塊頭可以長到接近中小型犬那樣的程度、加上蓬鬆的毛,第一次看見這傢伙的人幾乎都稍微嚇了一跳。

  真的要離開家裡獨自居住時有那麼點不安,但安慰著自己至少有個家人─那隻他養了一年多的大貓─會跟著自己過去,而且說實話住的地方也是親戚的房子,雖然一個人住真的是太大了,如果他們答應也許之後可以找個室友也不一定。
    總之,他一個人到了外地去念書也順道學習一個人生活。


1.

    倒楣事往往一連串發生。
    先是車子在回程的路上拋錨,招不到計程車的狀況下強尼沃辛頓三世感到說不出的煩躁、公事包讓人拿回辦公室了,吩咐了下司機說明他打算自行回去。
  反正招個車很快就到了。但站在冷清的街道上也招不到半輛有空座的計程車,八點多的夜晚、上方天空烏雲密布,似乎要下雨了呢。

    ...13號星期五晚間的降雨機率為70%,請外出的民眾出門時記得攜帶雨具...』才剛憶起早上的廣播細碎的雨點便打在他身上,幾乎感到自己青筋跳動,想也沒想的他往最近的超商走了進去。
     很快地挑了把傘後他突然覺得有些口渴,於是又拿了瓶鮮奶,出了超商後他看了看周遭,想了下才確定走這條是回去的路沒錯。強尼長期幾乎都是讓人接送或是自行開車,等到靠雙腳行走外加難得的大雨讓視線看起來又顯模糊,加上雨聲啪搭地經人,原本熟悉的路現在看來倒有些陌生,而更讓他感到今天不走運的是走沒幾步的轉角便看到道路施工。皺了眉真心覺得怎麼這麼剛好時,他沒多想便往另一個彎道拐了過去,算了,繞個彎總可以吧。
  『喵嗚─
...』大雨慢慢轉歇時強尼聽見一聲貓叫,下意識地轉頭卻什麼也沒看見。
 
     後來回到家看著這軟綿綿到讓人覺得奇怪的生物,才想到平時是不可能在意也不可能注意到的吧,但並不介意今天這樣的轉變。
  要不是那樣、這小東西會如何呢?
  說不定會生病死掉吧。在那樣的大雨和杳無人煙的巷弄,還一副笨到不會找藏身處躲雨的樣子。

 
     因褲管淋濕等不如意的麻煩事感到煩躁的他聽著有點虛弱但不斷發出的聲音從另一邊的草叢傳來,正常人是聽不懂貓的叫聲的吧?他這麼想著。出自於好奇心,強尼忽然想看看是什麼樣的貓引起自己的注意,稍微找了一下後全身淋濕的黑貓從草叢緩步走了出來。
     第一個反應是哇喔今天還真是特別的一天。
  莫名其妙的事發生後他現在接近濕透地想著回去第一件事情是換掉這身濕衣服,而現在又來隻黑貓。他笑了下,不過也知道那只是個迷信罷了。
  小貓的眼睛閃閃的,蠻漂亮的綠色。

     黑貓愣在原地睜圓著眼望著強尼,僵了大概幾秒的時間後卻向自己靠近。『喵嗚。』然後淋著雨坐在自己面前。
 
      嗯,現在是什麼狀況。
 
      他盯著小東西瞧,有點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不,也不是發生什麼事,就只是一隻貓不躲雨反而走到自己面前盯著我看而已。
     「什麼?」現在的貓都不怕水嗎?還是喜歡淋雨?雖然這麼想但強尼也蹲下來盯著小貓看、讓雨傘也能擋去他身上的雨,不過就他過往對貓的印象來說,不該都是對人有所警戒而閃得老遠的嗎?還是這小傢伙是從哪戶人家的屋子裡跑出來的?
     「怎麼?想跟我回去?」他開了玩笑的對大概和自己兩個手掌大的貓說話,結果小貓又輕輕喊了一聲像是在回應。
     眨了眨眼想了一下,自己除了在老家時有養狗的經驗,對貓倒是挺陌生的。不過感覺上似乎也不用帶貓去散步、也有聽過大學時期的女友還有學妹說過養貓和養狗的差異,女人好像對貓都很有好感,感覺上就算放貓在家裡應該也沒什麼問題。況且,真要這小東西不想住我這他大不了在讓他回這裡─或是好心一點送養給別人。
  不知怎地心中浮現收留這貓的念頭。


     伸出手時貓咪並不害怕,反而親暱地瞇起眼。這讓強尼又增加了一些對這隻貓的好感。
     回到家後才真的意識到自己是帶了隻貓來,先別說衛生整潔了、這小傢伙在外面跑如果一進來便往自己的床上跑去那真的還蠻麻煩的。強尼沃辛頓把傘放下、接著單手開啟自家的門,他一個人住在這間房子裏頭、懷裡仍扣著這只貓,他走向儲物間內取出一個挺大的紙箱,接著隨意扯了仍在晾乾的軟質毛巾往裏頭扔,把貓放了進去後皺了皺眉地盯著有點濕的貓看,然後正好小傢伙打了個噴嚏。
  「喔該死。」他忍不住脫口而出,也沒在意自己濕透了的樣子,強尼又扯了幾條沒在用的毛巾,沾濕後替黑貓輕輕出力擦拭身上部分汙泥。黑貓沒有掙扎頂多只是喊個幾聲像是埋怨別如此大力,拿乾毛巾將水分盡可能吸去後強尼終於開始打理起自己,「嘿,小東西別亂跑啊。」然後想著其實這隻貓也不是真的黑,反倒有些銀灰色、深灰的感覺,也許是在外頭光線太暗的關係。不過還是隻黑貓吧?

     脫去上半身衣物後他抬頭看見剛買的牛乳,想了想後拿去加熱、取出較小的碗倒出一些拿到箱子,「喝嗎?」說著便蹲下將碗放到黑貓面前。
     探出頭嗅了嗅,貓舔了一口後隨即繼續食用,沒一會碗便又空了、所以強尼又倒了一些給他。黑貓在喝牛奶時他只是盯著看,並沒有特別在想什麼,就只是腦袋放空的看著那隻他剛帶回來好像是真的要開始養的貓。
     「喵嗚。」回過神來貓咪像是後腳站立地趴在箱子邊緣,也不像是要跳出來、就只是也盯著自己看,「喵。」然後又喊了一聲。
     他真的有點想知道這貓在說什麼、如果那些叫聲是有意義的話。
     不過強尼伸出手來摸了摸黑貓,後頸的部分比想像中的還要柔軟、指節掌心所傳來的溫度比人體的還高,接著像是達成目的般,貓縮回去那團毛巾中、喬了個位置後窩住準備要睡。眨了眨眼的強尼有些發愣,但隨即搔了搔自己的後腦勺、起身收拾剩下的東西。
     也許今天不是那麼倒楣。他心想,記得社區附近有家寵物醫院,明天是假日正好可以帶牠去看看、然後再去買些東西。


2.

  研究所的日子和自己想的差不多忙碌。
  該做的實驗和幫忙修改的文章簡報一樣都沒少、而藍道保基覺得自己意外地比預想中還快適應一個人生活的日子。
     畢竟,當你已經在外耗費接近整天的精神了、也沒多少時間留給自己感傷獨自在外或是煩躁。但也許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即使在家裡,藍道保基仍算是挺獨立的一個孩子,鮮少麻煩他人、不少事情都能一個人完成,有時甚至還會幫忙準備一些餐點什麼的,父母也很安心讓藍道一個人出去外面看看─五個孩子中他是最沒讓父母擔心過的那個─恐怕也是夾在正中間的緣故吧?上有兄姊下有弟妹、中間的那個孩子父母總是也得承認、會不小心沒顧及到他的事情。

     沒有長子長女的特權、但同時也沒有被要求著什麼;沒有像保基家的龍鳳胎弟妹、或是說老么的專權而備受寵愛,但也不會被管的嚴格,也或許藍道保基很少會提出要求,不若孩子般會吵著要什麼、靜靜的看著手足搶著父母帶回來的紀念品,拿最後其他孩子都選完的那一個;當母親無意間看到網站一則小報導時,她捏了把冷汗:
  『老大是最先出生的,所以會受到父母特殊的照顧;而老么最小,他們是家中最需要關心的。』想起哥哥的開學典禮和藍道的開學典禮同天時後來去了哥哥的;弟妹的外宿活動和藍道的朋友邀請撞期最後也是讓藍道自己轉車去。
            「沒關係的,我能自己去。」藍道笑著說,「記得拍些照讓我看呀?」
 
     噢、好像真的是這樣呢。她想,尤其她的小藍道總是什麼都好,只有在烹飪和幫家裡的家具擺設做些建議時才會比較有所堅持似的提出些想法。
     但是她敢肯定、她所有的孩子都很愛藍道,那個身兼弟弟或哥哥的孩子。也會常常爭著幫他出頭、或是關心他。
     比如現在。
 
    『媽媽!』兩個高中生嚷嚷著,『二哥什麼時候回家!還是我們放假時開車去找他?』明明是異卵雙胞胎但長相極為神似的大孩子吵著。
    ...媽咪我下禮拜休假可以回國唷!』越洋電話的大女兒在另一頭說,『對了可愛的小藍迪會不會回來呀?』
    「媽。」哥哥也正好回家,「這些東西如果藍道回來麻煩你拿給他。」比了比印有華紋的紙袋,「之前看他錶帶挺舊的,買了一個。其他是一些維他命之類的。」
     像這樣,孩子們都很愛她可愛的二兒子。唉呀,等等連爸爸都來問問藍道的事,那我真的都要吃醋了呢。
    「哇大家怎麼都在講藍迪呀?」從後環抱住親愛的老婆,刻意誇張地說。「不過,說真的,我們家老三什麼時候回家呀?」
 
     ...親愛的,藍道念書的地方很遠啊、況且他上次回來時也只是2個星期以前的事啊。

3.

     隔日一大清早醒來後花了些時間上網找詢關於養貓的一些資訊,也順道確認了大概需要添購那些東西。網路真的很方便,刻意找尋養貓的資訊後幾個小時強尼沃辛頓幾乎要以為自己已經有過養貓經驗了,轉過頭看著在毛巾裡頭睡得安穩的小傢伙。小小的身軀隨著呼吸有規律地起伏、看得連自己又感到有些睡意,但現階段還是先帶這貓去看個醫生吧。好像要驅蚤然後檢查一下身體...啊說不定這小東西是有人養的?雖然沒有項圈但想到昨天貓咪親人的模樣總還是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於是從電腦前離開,走到紙箱旁推了推貓,想了想扯了條毛巾包裹著打算跟昨夜一樣抱著就要帶他出去,畢竟動物醫院離這裡也不過10分鐘不到的距離。貓很乖,這點強尼很滿意。看了好幾個小時的養貓資訊後他大概也知道貓可能有什麼樣的麻煩事在等著自己,譬如大小便、飲食、抓傢俱那些有的沒的零碎事情,不過他也發現如果是飼主所撰寫的文章,幾乎都要從螢幕這端感受到飼主說不完的貓經以及心甘情願當個奴隸似的想法。這點讓他蠻訝異的,也想起幾年前曾是女友的學妹一臉滿足的提到家裡的貓的事。和養狗不同─至少自己家裡那些狗再怎麼寵也不會寵成那樣,尤其是貓感覺是一種不親人(和狗相比)的生物,多數的貓基本上是不太理人的、別想要那些靈活的小東西隨著自己的呼喊而過來讓主人逗弄一下。

     想著想著抱著貓也就走到了動物醫院,懷裡的貓眼睛張的大大的、稍微從毛巾裏頭探出頭來好奇張望,跟預想的一樣,貓並不掙扎或什麼地。推開醫院的門、他正好在診所開始營業的沒幾分鐘後到達、但裡頭已經有一兩位看似也帶寵物來看診的人,小小的醫院診所內燈光明亮,外頭的陽光甚至可以灑進裏頭。向掛號台簡單說明自己的狀況後他填了些表格,「...是昨天帶回來的貓,因為蠻親人的所以在想也有可能是跑出來的貓也不一定。」如果沒有晶片的話也許可以領養他。強尼補充說明,「噢,昨天晚上嗎?雨很大呢!」感覺是醫生模樣的男人在櫃檯跟護士交辦些簡單事項後看了下貓,「這隻貓年紀不大,可能還不到1歲吧。」不過已經是成貓了喔。他說。
  不過你就這樣抱著帶過來呀?醫生驚奇地問。
  
  「不好意思因為今天只有一位醫生,另外還有一位預約的名額、可能要請沃辛頓先生稍微等一下喔!」年輕的護士查了診表後不自覺的用輕柔地聲音向著這位極有魅力的男人解釋─喔天呀,真羨慕他懷裡的貓!─甚至有這種想法。
  「沒關係的。」強尼笑了笑,逕自走向候診座位坐下,然後看著小貓好奇地張望四周、現在沒什麼人所以應該沒問題吧。於是強尼把貓放下,讓他在地板上探索一下這環境。反正他也不怕其他動物的氣味似的,...難道這貓這麼沒神經?才剛這麼想黑貓就被剛開門步入醫院的人嚇到,一溜煙地往強尼那跑去。
  「抱歉,我遲到了一些。」提著蠻大一只寵物外出籠的藍道保基走向櫃台,簡單報到後他也走到候診位坐下,L形狀排列的候診區只有他們兩個人。「早安。」
  「早安。」對上眼時簡單打聲招呼後藍道看著好奇往自己籠內方向張望的漂亮黑貓,他釋出善意地笑著對著大概是他的飼主、同樣養貓的陌生的男人開口,「他大概是好奇我的貓吧。」藍道說接著又問,「他叫什麼名字呢?」
  「啊啊,我是昨天撿到他的,所以名字還沒取。」對了,竟然還沒取名字。嗯,還是先看看有沒有晶片再說。

  兩人的對話停在這,藍道打開籠盒招呼了下自己的貓,「嘿,快輪到你囉!出來吧。」。接著夫妻模樣的一男一女提著寵物籠從診間內走出來,「藍道保基先生,輪到您了噢!」年輕的護士說,同時繼續偷偷多看幾眼強尼沃辛頓。帶著粗框眼鏡大學生模樣的藍道保基所養的貓還真是大隻,毛很長、感覺是什麼特殊的品種,但大貓由這年輕人抱起時強尼覺得原本對方就偏單薄的身軀更瘦了些。強尼忽略年輕護士的目光,直盯著這輩子第一次看見(好吧也許不是第一次)的大型長毛貓看。
 
  只是歷慣例想來詢問是否要施打疫苗及做個健康檢查,藍道保基沒一會便抱著大貓從裏頭走了出來,但大貓稍微用力便簡單掙脫出主人的懷抱,煞有其事地往強尼所帶來的那隻小貓靠近,剛剛他就聞到了另一隻貓的味道、但並沒看到那傢伙後就被帶去裏頭。對方的主人倒是沒什麼意見似地、但藍道可是很擔心自家大貓會不會一不小心就傷了這小貓。
    「強尼等等!不可以欺負牠!」藍道連忙出聲阻止。
     強尼愣了一下。「......你剛剛喊他什麼?」
    「?」才反應過來對方問的是什麼。藍道保基一把撈起自家愛貓,「他的名字叫強尼呀。」被抓個正著的大貓像是翻了白眼似地、無奈地讓牠主人捉著自己的手擺動,像是在打招呼那樣。
    .........................」他眨了眨眼盯著藍道繼續問,「名字是你取的嗎?」

  還沒來得及回答,另一個豐滿且較為資深的護士走了過來請強尼帶著他的寵物看診,「強尼沃辛頓先生對嗎?」雖然年紀比自己小很多,但帥哥就是帥哥,更何況是這麼好看的男人、帶著嬌小的貓咪,剛聽了他說昨天大雨的夜晚的事情,噢、多麼有愛心的男人呀?加分加分!

    「我們名字相同呢。」勾起嘴角比了比自己和那隻大貓,藍道突地感到有些尷尬,「...呃...對不起.....?.」莫名其妙的就道了歉,明明就只是個巧合但了解到對方為何有點奇怪地跟自己確認貓的名字後總算了解原因。
    為什麼道歉呢?」不知為何心情突然有些愉快,「走吧藍迪(Randy),去檢查一下囉。」撈起小貓時不自覺的望了那應該只會有一面之緣的藍道保基先生便走進診間。
 
       ......一定是故意的、感覺就是拿我的名字取的,剛剛不是說還沒取名字嗎...!藍道無奈,看來從今以後這世界就有隻貓的名字是來自於我了。


4.

     抱著開玩笑的心情對著黑貓喊了對方名字的簡稱,想著捉弄一下這陌生人─尤其是當對方無比認真地對他的貓和自己的名字相同道了歉的當下─這念頭純然只是一時興起,畢竟這隻黑貓還沒真的屬於他,不是嗎?
    「─嗯其實我要更正一下,」醫生摸了雖看起來有點畏懼但仍稱得上乖順的貓,「他不太算黑色,應該說是偏灰色─不過在貓的毛色上這是藍色。」嗨小藍迪,你好乖呀。如往常問著飼主貓咪的名字,雖然眼前這男人頓了一下且帶著笑意說暫且叫他藍迪吧後,醫生哄拐似地用著跟孩子般溝通的語氣說話,檢查口腔狀況和身體清潔,接著略犯起職業病,嘮嘮叨叨的念著不曉得到底是不是米克斯呢,還是俄羅斯藍貓?

  「但恭喜你,這孩子沒有晶片喔。」言外之意就是領養吧?嗯?醫生的語氣興高采烈似地,彷彿替這小毛球找到新主人感到無比開心。
  如果沒問題的話,驗血和體內外驅蟲都完成後帶回家後一到兩個禮拜後再來回診打疫苗。他聽進醫生的每一句話,卻只想問一件事。


  嗯?那是藍色?
  強尼看了看這小貓,祖母綠的圓眼睜得大大地回望著,他想了想,也就決定真的帶他回家。

  從診所回家後他清點了一下養貓可能需要的其他用品,等到差不多整理完後也過了正午。於是從桌前離開找尋回家後也許是因為太累便一直沒出聲的貓。屋內太安靜了,瞬間有種不切實際的感覺,就像貓從未存在過一樣。但張望著在家裡找尋,終於在那臨時拿來充數的紙箱裡頭看見熟睡的小貓。看著窩著毛巾當作被子蜷成一團熟睡的小傢伙,不動聲色地,強尼拿起皮夾和車鑰匙、套上夾克悄聲出門。
 
  用餐完畢後開車到另一區的寵物用品店。在查地圖之前他還真沒注意到有那間店,強尼走進裏頭直接買齊清單上面的東西,乾糧罐頭食器貓砂和沙盆等,甚至還買了逗貓棒。回到家門時看見藍貓佇在玄關處像是等著強尼回來似地,這讓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