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內啡發芽。
關於部落格
近況:
不定時更新,主要填坑→MU強藍/赤安/OP柯拉羅
  • 1247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U 同人 強尼X藍道 十二年 (H慎)

 ==============================================================================

1.

  「咦?」睜開眼發現和最後所看見的不同,這讓他感到非常困惑。
 
  藍道保基,怪獸大學新鮮人─同時剛成為菁嚇會兄弟會成員─因熬夜過頭被強尼沃辛頓察覺,「去睡一覺。」他皺著不大高興地語氣讓藍道感到不安。
  其實是擔心測驗而通霄,原想說考完試可以好好補眠、但忘了下午兄弟會的例行會議。終究抵不過精神不濟,雖然在開會時並未有什麼明顯的異狀,但強尼還是察覺到不對勁。
 
  『啊啊、又惹得會長不高興了......』他幾乎不敢抬頭地被帶去(會長的)休息室,躺在不屬於自己的大床上迷糊地想著,更糟的是當自己蓋上棉被、會長什麼也沒說地離開房間後,也許是錯覺不安和緊張、他覺得鼻翼滿是對方的味道。
  好像是雪松的味道,...也許帶著麝香?他胡思亂想著。不久入夢。
 
  再度睜開眼時,他仍在一張大床上,不同的是這張床上枕頭有兩個、重點是也不像在菁嚇會裏頭。
  「藍道...?」然後聽見有人喊著他的名字、呆愣地轉頭,望著有著犄角的來人,當對方走進後他又聞到那股雪松的味道。
  「會、會長?」
  然後看著對方猶豫似地停下腳步、張口想說什麼似地,卻又什麼都沒說但緩步走向自己後在床的一角坐下。像是怕他不見般地小心翼翼。

   
2.

  「......你是誰。」他驚訝的表情一閃而逝,警戒而感到威脅地瞇著眼望著那名在書櫃前翻閱著詩集的陌生男子。
  床上的藍道保基不見蹤影,而眼前這名陌生男子─束著馬尾、穿著大上至少兩號不合身的襯衫─噢,髮色和藍道相同。
  聽見問句藍道保基冷著眼面無表情地轉過頭朝他望去,但下一秒卻連雙眼都染著笑意地對著自己說:「嘿、你覺得呢?強尼沃辛頓三世。」
 
  他發現對方連瞳孔的顏色都極為相似。強尼一直知道他所認識的藍道保基眼神和自己不同、但眼前對方根本就和自己是同一類人。
  強尼直盯著對方許久。
  『...我真不敢相信會做出這種結論。』
  嘆了口氣,「藍道保基。」而對方正緩緩朝著自己走來。
  「...Good boy.」藍道保基咧著嘴笑得開懷,和他保持著三步的距離對望。

 
3.

  「嗯。睡的還好嗎?」強尼就像問著今天天氣如何那般的語氣問著他訝異到不行、出現在房間內的大學藍道保基。
  而原本應該好好躺在這的是應該累到蒙頭大睡的、自己每天都看得見的藍道才是,以為自己也累到出現幻覺,但對方困惑又帶有驚慌的語氣、微微皺著眉甚至會緊張地交握雙手的藍道保基,說實話、與其懷疑訝異不如說感到很懷念。
  懷念十多年前那個和自己格格不入的小身影。
  其實那時挺看不慣他的,畏畏縮縮、一緊張就隱形,雙手交握時還會焦慮似地擺弄自己的手,這一切一開始都讓他存疑這小子到底是怎麼考上驚嚇系的。不過撇開這些其實藍道保基的確是個不錯的人才,譬如說課業考試和注意細節那部分。啊,料理也做的挺好吃的。
  強尼沃辛頓想著想著、自顧自地笑了起來。
  「?」藍道則是依舊滿頭霧水。困惑著想著眼前這怪獸的確和強尼會長很相似:身形、犄角、笑起來的模樣還有聲音,甚至連那股味道都極為相似,真要說有什麼不同大概是五官吧?總覺得...不是大學生似的?至少感覺上和自己認識的不太相同。
  「所以你真的是會長?」貧乏的腦袋最後還是擠出了這個問句。
  「......」看著對方困惑的樣子,坐在床沿的強尼回答,「我是強尼沃辛頓沒錯,只是身為菁嚇會的會長已經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他說。
  於是自己看著這只小蜥蜴眨了眨眼、又歪了頭思考,接著好似終於肯認清現實的露出錯愕的表情,「我的天啊....」最後斷斷續續地擠出這句話。
 
  「噢天啊,所以這裡是哪?」
  「我家。我房間。」
  「......」僵了僵身體,藍道保基直覺自己鐵定是打擾到對方了,天啊現在是哪一年?噢我該如何回去?媽呀這裡是未來的會長家我怎麼會來到這啊我的天!「我我我該走了,不好意思打擾您了!」連敬語都用上了。
  遲來的恐慌感一次發作,藍道感到惶恐地想盡早離開這地方。
 
  「等等,你先冷靜下來。」雙手輕輕按著對方的肩膀,示意藍道冷靜下來。他真的有點想笑,上一次看到慌張成這樣的藍道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強尼心裡想著,不過千萬別讓這小子跑掉,天曉得現在是什麼狀況。
 
  「?」也許大學的藍道保基早養成一個習慣、聽到強尼沃辛頓的話便是絕對的命令。哪怕有些要求他真的感到不知所措也是一樣。
  「這樣就對了。」強尼感到滿意,「......我先去弄個什麼給你喝好了。別亂跑。」他補充,並決定先去泡杯咖啡給藍道,同住這幾個月以來自己早已習慣對方一煩躁或是累了就泡杯熱飲給他。

 
4.

  「不過你幹嘛一直盯著...」我看?話還沒問完,藍道順了對方的目光看過去,發現強尼大概是在盯著自己的穿著看。好吧,也許不該說是穿著,畢竟他現在只是套著件襯衫、穿件內褲罷了。「......你是在想我為什麼穿成這樣嗎?」他又笑、興起想捉弄這個大學時代的強尼沃辛頓這樣的念頭。
  推論一下他應該足足長了眼前這大塊頭8歲,說什麼也比這小鬼頭來的有歷練。想到這件事藍道保基莫名感到優越、總覺得自己贏了強尼什麼似地。
  畢竟這小鬼還只是個大學生呢。他想,但對方下一句話卻讓他馬上沒了性子馬上打消了捉弄他的念頭。
 
  「你穿的是我的衣服。」強尼沃辛頓三世看了看又補充,「正確來說─雖然很不想做沒有根據的假設─你穿的是好幾年後、我的衣服。」
 
  藍道噤聲。
  「這只是一件襯衫而已。」他沉著臉說。
  「不合身。」
  「那又如何?我不能穿寬鬆的襯衫嗎?」
  「因為袖扣是我的。訂製的。」大個子挑起一邊眉、看著這個比藍道個子高一點的男人,也許應該稱作未來的藍道保基才對。如果自己沒瘋的話。
  「......從那邊衣櫃拿的。」
  「不可能。我沒有拿過襯衫放到這過。而且這件襯衫比我穿的還寬上半號。」
  「......
 
  他翻了個白眼。自逕走回他醒來的床鋪、倚靠著床頭板坐在床緣。
  藍道保基記得自己真的是累到不行─天曉得他為了這次競標案公司上上下下跑了幾回─掙扎著洗完澡後幾乎是披著浴袍就想直接趴在床上睡死,意識矇矓間記得自己隨便扯了掛在旁邊還沒燙的襯衫當睡衣隨便套上,沒想到真他媽的竟然是強尼的。
  然後醒來就看到自己在菁嚇會裏頭。再然後年輕十歲的強尼沃辛頓來者不善地直盯著自己看。
  現在到底是怎樣他其實懶得去想了。
  『也許再睡一覺就正常了吧。』他甚至有這種想法,並且打算付諸行動。畢竟現在的強尼沃辛頓,根本就是藍道最不想應付的那種人。
  老的那個就算了,年輕的這個絕對溝通不良。他心想。


5.

  「......我熱了牛奶和沖了一杯咖啡,你要哪種。」過了差不多要十分鐘,強尼端著兩杯熱飲回到房間。
  這段時間其實夠藍道保基冷靜下來觀察四周了,他發現了幾件事情、但不知道是不適合開口。
  「對了,這邊也有楓糖和蜂蜜。看你要哪種。」
  被提問打斷思緒,他愣了下回頭望著強尼,看著對方把這些端到他面前這樣問著,藍道回答:「那、楓糖好了,謝謝。」雖然覺得奇怪,準備了楓糖蜂蜜不就看準他會選擇熱牛奶了嗎?怎麼還問呢。
 
  在如往常到廚房沖泡咖啡時他突然想到對方大學時似乎不怎麼喜歡咖啡。有次他瞥見對方在咖啡裡頭加了許多熱牛奶,又看著對方後來替自己倒了杯熱牛奶項是很滿足地喝著。
 
  這種記憶很奇怪地會留存下來。並且在某些時候想起,譬如現在。
  所以強尼想了下、開始準備熱起牛奶,並在櫥櫃裡頭找了找是否有楓糖或是蜂蜜之類的東西。
 
  就如同自己所想的一樣,對方選了熱牛奶。之後拿起他倒的一小碗的楓糖、伸出指頭沾了一些嘗嘗味道,「好甜。」藍道說,泛起笑容。
  那是大學的藍道保基在這邊露出的第一個微笑。
 
  在喝完熱牛奶後藍道捧著杯子想了會後還是開口詢問,「那個、會長,啊、沃辛頓先生...?」
  「你用習慣的稱呼就好了。」
  「會長,我覺得我還是先離開好了,畢竟感覺上這間房間不只只有會長你一個人住。」要是打擾到他們就不好了。藍道保基心想,雖然知道強尼沃辛頓理所當然會有同居對象、要是說他已經結婚了恐怕也不奇怪。
  這讓藍道有點困惑也感到有些小小的低落和難以言喻的感覺,雖然說不出原因。但他看了看,總覺得同住在這的也是位男性。
 
  「嘛,沒關係的。對了,」看到這樣的藍道保基就真的很想逗弄、看他驚慌失措或是害臊都很好,「你覺得同住的是女性還是男性。」笑著開口問。
  「咦咦?」藍道眨了眨眼完全沒料到對方會開口問這種問題。
  但看著對方意有所指的表情,帶有鼓勵似地、藍道據實以告「...男性吧?我猜。」他看了看散在兩旁床頭櫃上的男性私有物還有暫時擱在椅上、大小不同的衣物,其實有那麼點希望對方跟他說只是朋友暫住之類的,雖然睡在同張床上是有點怪異,但也許真的是那樣。
 
  「Bingo! 」對方不知道為什麼像是很開心的說,看著大學時期的藍道真的覺得不捉弄一下好似對不起自己「讓我給你些獎勵。」說罷便往藍道保基吻去。
  雖然是輕輕一吻但藍道保基確實嚇得不輕,「?!?!」現在發生什麼事了!
  「會會會會長,你你你在做什麼!」藍道再次感到錯愕,這麼多年後還是喜歡亂親人嗎!
  「在親你啊。對了,我想我的同居人不會介意的。」
  在來得及意會過來對方說同住的男性就等於同居人之餘,對方又要他猜同居人的事情。
  「你知道他的。」他笑著說。
  總有不好的預感。會這樣讓自己猜就代表是自己所認識的人,想仔細點就會了解應該就是大學時代的人。他腦海中開始冒出姐妹會的成員隨後又想不對,是男性,於是又跑出菁嚇會學長們的名單他甚至連麥克的名字都閃過腦袋,胡亂猜測雖然都感到訝異但絕比不過強尼沃辛頓自顧自地公布答案。「他的名字是做藍道保基。」
 
  轟──。答案好比震撼彈。
  而且讓他突然有種自我了斷的衝動。
 
  於是他用棉被蓋住頭。抱著膝蓋思緒混亂地整理這幾分鐘的訊息,但腦中不斷回想著十來年後的自己沒想到正和會長同居。
  越想越覺得自己是不是嗑藥了,可出現這種幻覺也太可怕了!
  「...這是真的嗎...?」被子裡頭傳來這樣的問句。
  「是,我們同住了一陣子了。」對方連聲音聽起來都帶有笑意。
  「...」天啊...藍道幾乎說不出話來,「究竟多久了呀...這些年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啊啊啊!」呢喃自語的疑問卻沒聽到對方回話或是任何動靜,他覺得奇怪、小心翼翼地掀開被子,卻看見強尼雖然笑著、但卻像是有些勉強似的苦澀。
 
  十二年很久。
  強尼對對方的過去、應該說這十二年,從藍道離開菁嚇會之後,幾乎不瞭解。
  他只知道對方在跟他“重逢”,還有那虛弱帶著傷的樣子。
 
  「我們,其實花了一些時間才住在一塊。」他帶著笑說著,不知道要怎麼向眼前這單純的小怪獸說那些。
  過去自己的確是傷害他了。強尼心想、忽然覺得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眼前年輕的大學新鮮人藍道保基,尤其是這個藍道保基應該是還沒參加驚嚇競賽前、還沒交惡的模樣。
 
  「你們現在在一塊就好了呀。」藍道保基幾乎是脫口而出,他實在不習慣也不喜歡看到這樣像是強忍著什麼、甚至感到低落的強尼沃辛頓,接著他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後又有些窘迫的感到尷尬,要是現在地上有洞一定跳進去躲起來,他想,於是乾笑著回望著有些愣住的強尼。
  
  說的也是。他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對方的髮頂。至少現在在一塊。
 
  收拾飲盡的空杯,強尼遞上另一只裝有蜂蜜的小碗,「這應該也蠻好吃的。」笑了笑示意有興趣的話就拿去嚐嚐吧,反正也倒出來了。說完便又走了出去。
  這個年紀的強尼沃辛頓對自己太親切,藍道真的覺得不太習慣。
    伸出一根指頭沾了口蜂蜜後含入口中,真好吃。果然吃甜食會讓心情愉快些。
 
  等到強尼回房間時正看到吃蜂蜜吃的開心的藍道保基,露出淺笑他問,「真的這麼好吃?」走向他身旁坐下。
  「真的蠻好吃的呢!會長沒嚐過嗎?」
  「嗯,比較少碰這些。」
  「咦、很可惜呢...」下一秒對方卻又往自己的唇貼上、舌頭伸進自己的口腔中找尋什麼似地,吸吮著、連自己的舌頭都不放過。
  藍道覺得自己快要缺氧。
  很久沒產生這樣的想法了、因為那個人這幾天、幾個禮拜以來都不再要求些奇怪的事情。夾帶著意亂情迷地他雙眼朦朧的努力想把具焦放到強尼身上,藍道很想對眼前這怪獸提問為什麼要這樣做?如同先前他曾問過自家會長的一樣,但也許是對方的氣味一口氣竄入鼻腔,他覺得自己無法正確思考。
  連對方終於放開他後甚至覺得有什麼、不太夠。
  「真的很甜。」像是盯著獵物般,強尼沃辛頓扶著對方的身子評論道。
 

6.

  「藍道。」強尼一直盯著看這個大藍道的一舉一動。但只見他躺到那張他命令藍道保基去躺好休息的床後,他有那麼些不高興。
  說不出來為什麼。
  也許是因為明明要他好好待著睡上一覺,再回來休息室稍微查看時卻看到完全不符預期的畫面。也或許是眼前這人所帶來的陌生感讓自己不想接受,強尼沃辛頓走到藍道面前傾身低頭俯視對方。
  「他原本在這休息。」
  「啊?」藍道疑問了下,但很快知道對方指的是什麼,「我不知道,醒來後就在這了。」沒好氣地抬眼回應,感覺真怪,內心這麼想著。
  結果強尼沃辛頓下秒像是為了確認對方是否真的存在似的,手撫上對方裸露的大腿。
  「喂喂喂!」這可真嚇了藍道一跳。雖然說自己應該早就習慣對方這樣的碰觸了,但這是指跟自己相處的那個!住一塊的那個!「你做什麼...?」
  結果對方沒有回話,還是那樣抿著嘴望著藍道。
  藍道保基盯著對方的臉,回憶著過往強尼沃辛頓大學時期的模樣。其實他真的長的很好看、剛毅的臉龐深邃的輪廓,只是記憶中的強尼大部分的是掛著笑居多,也許很多時候烙在記憶裏頭的是那些沉著臉讓人懼怕的模樣,但他不是會無緣無故擺著臉的那種人─好吧,自己是時常對對方心裡在想什麼摸不著頭緒就是─不過藍道揣測起對方現在心裡在想些什麼。
 
  ...好像真的很不高興自己出現在這似的。做出結論後藍道心情更惡劣了些。反正對方這時跟自己的關係就只是利益上的互利吧。「在想什麼?」脫口而出,也許也是問問自己。
 
  他不太喜歡回想大學的事情。
  幾乎沒有什麼值得開心的回憶。也許有一些吧,但都因競賽後那些事情夾雜著不愉快的記憶,甚至可以說那些當初讓自己興奮、開心的記憶都因為那些事情而染上諷刺的色彩。
 
  像是譏笑著過去愚蠢的自己。
 
  也許值得驕傲的事情就是在大學中他的確能慢慢掌控自己身體顏色的變化,進而讓隱形或是隱身這樣的能力掌握到最佳狀態。然後驚嚇課程那些也變的如此容易。畢竟他體認到了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也了解到如何追求自己的理想。
 
  「沒有。」強尼簡單回了個單音節。
  「哈,最好是。」嘲諷著笑了會,「不過你真的一直盯著我看呢,沒禮貌的小鬼。」刻意拉了拉衣領,僅簡單隨意扣著的襯衫鬆垮的幾乎是一團布纏著藍道,襟口微敞、像是誘惑也像是邀約。
  強尼體認這個藍道個性真的挺惡劣的。到底是怎樣?
  「竟然我都來了,要不陪我玩玩?」上一秒還在想著這個藍道性格真是惡劣,甚至想著自己沒瘋,因為憑著他對藍道的認識是怎麼樣才能“幻想”出這樣的藍道保基,結果下一秒他就真的開口問他要不要玩玩。
  玩什麼。他問。
  「如同你對原本躺在這床上的小怪獸做的那些呀?不用我多說吧。」又是笑得一臉魅惑。
 
  強尼真的很不習慣。撇開對方外貌上一些改變不提,推測約十年左右的時間、這個語氣和手段都讓自己訝異的藍道保基,卻真的成功的蠱惑著自己。
  沒辦法離開視線、沒辦法趕他出門、沒辦法忽略他的任何話語。
  或許可以採取些強制性的手段讓眼前這人向著自己求饒,可是不想這樣。
  「......他不喜歡不是嗎。」輕笑一聲,但微微皺著眉頭。
 
  換自己愣了下。
  藍道確定自己沒聽錯,眨了眨眼,他環上對方的後頸、親暱地窩在對方懷中就像個多年的戀人一樣聲音軟軟的,帶著濃厚的暗示意味,「但我懷念呢。」或許言不由衷,但沒有關係。目的達到就好。
  「你對任何人都這樣?」該死,這傢伙怎麼能這麼放蕩但還是維持那種高高在上的調調。
  「啊?想得美呢。」要他貼著另一個人這樣?想太多。想跟我有關係的多的呢,幹嘛做賤自己去貼別人。
  「那時的我,跟你是什麼關係。」強尼慢條斯理地解開所剩無幾的襯衫鈕釦、瞥了眼發現對方其實有穿內褲並非全身只套著一件白襯衫,他突兀的開口詢問。
  「......沒什麼。」替對方脫下衣服,聽到這問題時動作明顯慢了下來。
  但沒否認兩人的關係。
  「共穿一件衣服的關係?」挑眉。
  「閉嘴。」他實在沒好氣。
  然後他們不算浪漫的接吻。沒有誰主動的問題,相望著、一切都那麼自然。
  「藍道,」強尼用著挺認真的口吻說,「菸對身體不好。」然後我也不喜歡那股味道。
  「?!」天啊拜託別再說了!完全傻眼,有夠煞風景的話語、但卻也讓他和幾個月前的同居人身影重疊。
  「我也不怎麼喜歡菸味就是。」他補充。
 
  藍道不是不知道強尼不喜歡菸味,但幾個月前再次相會的某幾天,他趴在陽台外欄杆犯起菸癮,轉身回房時看到強尼轉頭望了自己一眼,那時沒特別注意到對方是發現自己身上的菸味,很後來才意識也許對方不喜歡菸味這件事情。
  但對方都沒像眼前這樣那樣直接說出口。
  「...已經在戒菸了。」吶吶回應的聲音聽起來有那麼點乖順熟悉。
  強尼剛才其實猜想著也許未來的藍道保基和自己關係匪淺,也許更可以說很密切─感覺不壞,他笑了。
  「這樣很好呀。」他又低頭吻了遍藍道、感受到自己下身已經有了些反應,強尼的雙手在對方光滑的肌膚上游移、撫上對方後背時碰觸到些許不同的觸感、後來才發現那或許是一道傷疤。
  正常來講也許應該要問問有關未來的事情的,但這個當下他沒什麼興趣知道,也沒打算藍道保基主動跟他說明這些。
  強尼細細地由肩頸往下品嚐,享受著許久不曾的性愛、對於前戲沒來由的想一步步慢慢來。感受著這具不知道該不該稱作熟悉的肉體,對於未來,重要的莫過於此時此刻的當下。

  反正到了未來,不就知道了。


7.

  事情忽然往奇怪的地方發展。雖然打從一開始就完全不對了,但藍道保基要是再多一些常理判斷的話,他應該真的會想挖一個洞把自己埋了。
  這個吻就像是點燃的導火線。
  藍道保基覺得全身發燙、像是要爆炸似地,當然,這只是個譬喻、不過對強尼來說這小個子的確開始全身染上一股淡紅色、緊張地望著自己,任由宰割的可憐模樣教人想好好地、甚至是粗暴地對待。
  他就這樣被吻著。等待再次回過神來藍道發現自己竟然坐臥在對方懷中,強尼沃辛頓倚靠著床板、身上的溫度隨著一件件被剝掉的衣物傳了過去,他覺得好暈,從沒想過別人的體溫會這樣近幾乎包裹自己全身般的讓自己耽溺其中,沒有辦法從中掙脫,也不想掙脫。
  「真可愛。」評論似地下了註解,藍道忽然有種要被對方吃了的感覺。
  不知道自己略帶迷濛的神情和軟嫩的身軀是多麼讓人會喪失理智,藍道發現自己被退去了衣物但強尼依舊衣裝完整的模樣讓他稍微挪動了身體開始伸手解釦,笨拙又小心翼翼的解開從公司回來後還來不及更衣的襯衫鈕釦、強尼往對方的下身探上,嚇了跳但故作鎮定的模樣都收進眼底,很快的自己扔下襯衫、解開皮帶後粗魯的脫下西裝褲,看到碩大挺起的性器藍道突然有種口乾的錯覺,抿了抿嘴唇後先前被會長這樣對待的記憶湧了上來,或許是查覺到對方細碎的顫抖,強尼又往自己的頸後貼近、蜻蜓點水地親吻了一下後低啞的說著,「我知道你怕痛。」
  他打開床頭櫃取出了潤滑劑後擠出一些塗抹在對方的後穴,藍道對於下身傳來的冰涼觸感感到緊張,但看著對方勾起嘴角鼓勵式的笑臉以及碰觸到強尼的性器後他不禁在想、自己的身體真的讓對方這麼感興趣嗎?
  身材一點也不高大挺拔,在男性中甚至只能當作普通身高、曾經想鍛鍊肌肉但可能因體質關係,他也不想勉強自己大量進食,藍道保基屬於吃不胖也不長肉的類型。
  清晰傳來強尼指頭探入窄道的感受,他開始冒出一絲絲後悔,跟男性做愛這種事情是真的可以習慣的嗎?
  更甚至清楚的感受被擴張的感覺後他暫時消失的羞恥心便跑了出來,開始想像著未知的恐懼。
  他知道會用到這裡做愛、也大概知道對方的尺寸真的很誇張,雖然說自己也用身體記憶了對方好幾次,但總覺得現在的心情不亞於初次的慌張。後來才想到應該是眼前這人雖然應該真的就是強尼沃辛頓,但卻又那麼陌生。
  藍道不曉得到底是什麼原因,未來的自己會和這人還有關聯、可是從對自己這麼小心翼翼的對待的樣子,這還是真的是第一次。
  失神的讓對方幫自己擴張,他仰著身盯著既陌生又有些熟悉的臉龐。
  「別緊張。」以為對方感到害怕,強尼盡可能溫柔的說著,「看著我就好。」
  而藍道卻伸出手碰觸對方的下身,握住他的陰莖小力的像是想幫他發洩。
  「......沒有人教你別玩火嗎。」
  手指離開了窄道,強尼把重心轉在愛撫對方的陽具上、另一隻手輕輕捏住對方的乳首,撩撥著年輕身軀的情欲。
  也成功讓對方停下手上的動作,「慢、慢著...」明明沒過多久藍道卻覺得自己快要射精,太久沒有做愛平常也沒有自己發洩的習慣,身體其實對於性這件事情沒有很高張的慾望,更可以明確說在遇到強尼之前他對於自己如此容易起感覺一無所知。
  然後對方真的慢下手上的動作,「嗯?不舒服嗎?」
  藍道無法分辨對方是真心還是惡意的問著這句話,可慢下動作後體內的騷動反而燃起,喧囂著需要更多碰觸。「不...只是有點點難受。」
  「那我們要不要停下來?」男人的語氣是那麼認真,也許是不想傷害這小東西也或許是試探著對方的感受,不管是哪個都達到讓藍道保基不得不開口要求並且承認:「別停手、我...」咬了咬下唇他說,「我只是覺得不太夠...
 
  這句話就像給了他許可。「噢。」...該死,光這樣我就覺得要忍不住了。「我知道了。」說的平常但強尼知道很想壓著這小身軀讓他在身下後穴咬著自己的性器不放但噙著淚說受不了了。
  更甚至再多欺負他一些、要求他自慰給自己看或是自己用手指插入後穴中擴張。或許是直接插入、享受最純粹的抽插快感也不錯。
  可撫弄著胸口傳來的強烈跳動和毫無保留的信任神情都讓強尼選擇了比較溫和的方式,希望給這小東西做愛的那種舒服感受。只要對方別突然做一些出乎意料的舉動他應該都能好好把持住別太粗暴。
  所以他又繼續為藍道擴張、慢慢接受手指探入的後穴變的較微柔軟,「感覺如何?」這麼問只是確保他並不難受,可藍道保基卻覺得這其實有點像是變相的欺負他。
  說什麼都很怪異,尤其是這樣毫無保留的吐露身體的感受時根本就是在考驗羞恥心。「我不知道...覺得熱熱癢癢的...啊啊...!」
  「在收縮著呢。」笑了笑沒什麼特別意思的據實告知。
  「......前面也想要...」被抱在懷裡、對方的雙手忙著為自己擴張、雙腿敞開成M字型的藍道保基沒有餘力碰觸自己的前端,他覺得只有這樣真的不夠、快要瘋了似地,全身的感官都在渴求著更多愛撫。
  「嗯。」很快滿足對方斷斷續續提出的要求,握住對方的堅挺開始上下搓弄,只是沒一會卻發現稠液很快佈滿自己的右手,而藍道保基更是發出甜膩的聲音喘息著,「啊啊...、我...
  看來是要射精了。他心想,帶著哄騙的語氣但嘴角上仰,終究還是有些壞心眼的開始用手心畫圓似地摩擦著對方的前端。「別忍耐呀。」
  男人粗糙的手心摩擦著自己敏感的前端,他真的覺得會被眼前這個人的手段吃的一丁點自己都不剩,最後只會沉溺在這種肉體的快感無法自拔。很快的藍道保基射出一道濁白。
  高潮後的身體幾乎更不屬於自己,張口喘氣藍道卻又發現強尼用沾滿自己的東西的手探入股間,把那些精液當作潤滑劑似的。
  啊啊。他意識到只有自己在享受、有那麼點歉意湧上,他軟綿綿無力的開口又說,「快進來...
  說完自己嚇了一跳。怎麼會說出這麼饑渴的話呢?
  「別急。」這句強尼幾乎是說給自己聽,但藍道卻又感到十分不好意思的覺得自己真是欲求不滿。而強尼握住自己碩大的性器要對方稍微挺起身來方便自己靠近對方股間,泛著濕潤光澤、挺直的性器緩緩蹭著藍道的後穴,充分擴張後的對方溫順地將自己包覆住。
  「嗚、好大...」嗚咽聲與其說是痛苦還不如說是合宜的喘息,藍道保基不知何時又開始感到騷動,對方進入的瞬間後穴被撐開的感受讓他頭皮發麻,覺得好脹、被滿滿的塞入的感覺讓他不斷發出呻吟聲,像是這麼做就能減輕那種又讓他要瘋掉的感覺。
  「還好嗎?」
  「...覺得好脹、感覺好奇怪...」他極力壓抑想叫出口的情緒,用有那麼幾分泫然欲泣的臉龐說著讓對方滿意的話語。
  甚至開始無意識的擺動著腰部,這讓強尼能更深入對方的身體。
  「嗯...啊啊...」強尼扶著對方的臀、另隻手在腰間游移著,藍道細碎的呻吟聲在整個房間迴盪,身體緊貼著、發現對方早已發洩過的性器又變硬,於是自作主張的撫慰起藍道的下身。
  無預警的舉動讓藍道身體抖了一下、而後穴將對方整根沒入。「忍一下。」
  他聽見強尼說,然後感受到對方開始律動起、剛習慣粗大肉棒的後穴傳來陣陣快感,藍道失神的接受體內這個他所景仰的人、這個也許是自己未來伴侶的人...   「我想射在你裡面...」聲音帶著些微喘息,全因為自己。
  「好...」幾乎擠不出第二句回應、「...這樣好舒服...」我快瘋了...
  幾乎是被快感衝暈頭,藍道迫切渴求著對方的全部、或許心裡早認定強尼沃辛頓對自己來說是特別的,早已迷戀但不自知。
  一股熱流竄入體內,對方達到了高潮。但過了幾分鐘強尼才從輕輕顫抖著的肉體中離去,依依不捨般。
  然後又是一次長吻。
 
  「要抱你去洗澡嗎?」強尼滿足地泛著笑意詢問,側躺看著藍道保基。
  「沒關係、我現在不想動...」用盡最後一些些力氣,他往對方的懷裡靠去。
  「好。」拉起棉被,好好地蓋住自己、還有這可愛的小東西。

 
8.

  「啊啊、再快一些...」他聽著對方發浪似的話語,不知怎麼地、還是無法厭惡眼前這個男人。
  強尼沃辛頓說實話,對於性這種事情很能平常心看待。
  他身邊不乏女人。
  甚至有些時候幾個男人也會靠近自己,但自己從來只碰女性,是到了大學反而才有些收斂、不過碰男人藍道保基到真的是他第一個的男性做愛對象。
  沒為什麼,事情總是如此自然而然,但不得不說處男如藍道保基,身體卻敏感的誇張,但跟其相反的是生澀的反應,總覺得這樣的經驗一多,自己也要變的更嗜虐了。
  可眼前這人真的就是個不壓抑自己情感的狡詐“成人”。
  帶著合胃口的輕輕呻吟、鼓舞似的對自己的撫摸有所反應,這讓強尼再度有些不習慣。
  是不是該更加粗暴些呢?甚至不禁這麼想著。
  「分心什麼。」藍道笑了。
  「......」有點被這句話給刺激到,他用笑的很開懷的回應,「在想要怎麼做。」刻意在耳邊用氣音這麼說著。
  藍道卻沒被這句威脅給嚇到,也笑著自顧自的轉身趴臥在對方身下、握住對方性器根部,開始口交。
  主導權被奪走。那是強尼沃辛頓第一個念頭。
  看著藍道輕輕舔舐的模樣,在視覺效果上自己的性器被一個伸著舌滿、臉情色的好看男人這樣對待無疑是強勁的催化劑。
  藍道含住對方的前端用著舌頭舔弄著鈴口,對方發出了些許的嘆息,接著發現手不安分的撫上自己的乳首碰觸著,刮搔的感覺讓自己感到一陣酥麻。
  「真不習慣主動的你。」不過敏感的地方倒是不變就是。
  所以強尼沃辛頓覆上對方的後腦勺,順利的讓藍道躺臥在枕頭上。「讓我來。」從乳首一路親吻到下腹,對方身上有股剛洗澡後的沐浴乳香,他唾了口唾沫後探向對方的後庭,但潤滑度依舊不高,索性舔上後穴。
  「?!」舌頭探進股間的感覺非常怪異,藍道沒想到強尼會這麼做,「...住手...!」用手推了推對方的腦袋,但依舊無效,只得咬著牙關驅離那股搔癢感,他抓住枕頭,忍耐著對方的舌頭在自己的後庭中騷動著。
  發現對方忍耐的模樣,強尼些許感到滿意。
  進而將手指探入對方的後穴中擴張,好讓自己能順利進入。
  一根、兩根、三根。隨著手指的增加,「哈哈...、啊啊...」這樣的呻吟聲再也無法忍受地從藍道口中溢出,強尼讓自己脹得有些難受的性器帶著些許粗魯地插入對方體內,感受著裏頭的熱度、感受藍道保基因敏感而顫動著甚至皮膚的顏色會因抽插而有些許改變。
  也許這些年中他已經學會如何控制身體顏色的變化了吧?
  總覺得有那麼些可惜。
  強尼望著那正在享受快感的身軀。
 
  刻意面對面做愛,是因為不想錯失看著對方擺出任何表情的模樣。
  不管是失神的樣子、瞇起眼忍耐的樣子,強尼甚至想把對方給吃下肚。
  不過現在的情況比較像是藍道保基的身體饑渴的吞噬著自己就是。
  
  「好緊呢、而且咬著我不放。是因為我這樣做、你很舒服對吧。」惡意的擺動自己的身體,並且刻意不碰也不讓藍道自己撫弄性器,他看著對方失神但又強忍著不願承認快感的模樣,有種一步步征服對方的優越感。「只要承認你喜歡被我這樣對待我就讓你射。」
  「我、我才...」真可惡,這混帳原來有這麼惡劣嗎?!「...讓我動!」
  藍道保基躺著,下半身被對方撐起,雙腿只得勾住強尼的腰際,而對方頗有餘力似地調笑著自己,左手扣住對方不安分的手臂。
  性器堅挺的暴露在空氣中,濕潤的頂端不斷溢出透明的液體。「在你裡面真是舒服呢。」他笑的惡劣,但聲音中的起伏顯示強尼沃辛頓的興奮,右手悄然撫上交合的地方,甚至伸出食指和中指想探入已被肉棒撐開的穴口。
  「...別、別進來!」等到發覺時藍道只感受到後庭又被撐開了一些,強尼的臉幾乎貼著自己的胸,喘著氣的同時對方身上的氣息卻只讓他更加暈眩,聽到那聲驚呼時手指也不打算離開,反而又動了起來、最後才善罷甘休的離開,但卻又立即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且依然不打算碰觸藍道的性器。
  「啊啊...」接著藍道抖了抖身子、沒被碰觸的情況下還是達到了高潮,射出的精液濺在對方的小腹上。高潮的同時後穴一陣緊縮,加上抽插的快感,強尼在對方的身體裏頭留下滿滿精液、從交合的地方溢出白色略透明的液體。
  「沒想到不碰你、卻還是射了呢。」讚許但讓自己感到極為羞恥的話語從那張嘴吐出,藍道保基鮮明地感受到對方離開自己體內後,那些體液從後穴中流出的感受、好比自己失禁似地感觸,這麼想的同時只覺得更加羞恥。
  ......居然被操到射出來...這樣的念頭在腦海中打轉,自制力有這麼差嗎?不禁懷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居然被小這麼多的大學生操到射出來。
 
  「嘿,別生氣嘛。」性愛後仍不感覺疲憊,甚至是有些神清氣爽,強尼沃辛頓好心情的繼續跟這誘人的藍道保基調笑。
  「你管我。」蒙住自己的藍道保基說。
  「其實你這樣挺可愛的。」強尼衷心說道,從旁拉起一張椅子坐下,盯著那棉被團看。「然後你的身體好敏感呀。」再次稱讚。
  「噢、拜託。」藍道覺得有那麼點屈辱外加惱羞,「閉嘴好嗎!」

 
9.

  醒來的時候覺得有些頭有些痛。
  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的,強尼沃辛頓醒來的時候有點暫時無法思考。
  強尼從單人座椅上起身時看見在床上側著身熟睡的藍道保基。平穩的呼吸讓閉著眼的臉龐看起來睡的挺幸福的模樣。
  他總覺得做了個怪夢,但具體又想不起來夢中的內容,也許是難得的坐在位置上睡著的緣故,他覺得身體有些僵硬,活動了會後又坐回去自己的位置上盯著對方的睡臉瞧。強尼知道這小怪獸比自己想像的來的積極努力,同時也出乎意料地帶給自己許多樂趣。
  現在他覺得就這樣維持到畢業也不錯。反正藍道保基也算是挺有實力的。
  盤算著這些,明明才剛睡過但也許是瞧他睡得太安穩的樣子,強尼又覺得有些睏意。於是決定好好躺下來休息。
  不怎麼費力的抱起藍道的當下他想著應該要多訂點零食或什麼的把這小子餵胖一些,這樣抱起來大概手感會更好吧,讓對方枕著自己的手臂、被窩的溫度讓自己再度興起想好好的睡一場的念頭,強尼睡前最後一個念頭是下次再添一個枕頭好了。看了下懷裡熟睡的不可思議的小怪獸,他心想、也許今天是個適合補眠的日子吧。
  殊不知幾個小時後醒來的藍道保基驚愕到不知所措的僵在對方懷裡、緊張的不知道該不該喚醒睡的沉穩的強尼沃辛頓三世。

 
10.

  藍道再度醒來後發現自己正被強尼沃辛頓抱著緊緊的,明明床這麼大一張卻不知道為什麼擠成一塊。他覺得剛剛自己做了個一個莫名其妙的夢,夢到大學的自己。
  或是說夢到大學的種種時光。
  寬敞的屋內美其名是休息室其實就是屬於強尼沃辛頓在菁嚇會的私人空間,有床有沙發有掛畫有數不清的藏書,連書櫃都有精緻的刻紋雕繪、氣派華貴的擺設、他短暫的兄弟會時光。
  但詳細到底夢到了什麼他卻想不起來了。
 
  「嘿、藍道。」慵懶的聲音響起,「...怎麼了?」他確實是睡著了。但不管是做愛的觸感或是和大學的他對話的記憶、所有細節他都記憶猶新。可同時心裡想著、啊啊,那應該是場夢,只是過於真實。
  即使這麼想著強尼沃辛頓還是在心裡小小聲地說,藍道,歡迎回來。
 
  「沒什麼,只不過想起一些事情。」轉頭向著對方他這麼說,接著盯著強尼的臉像是在觀察什麼似地,倏地伸出手不算小力的捏對方的臉頰,「你以前真的是個混帳。」仍然捏著對方的臉、沒頭沒尾的開始說著,「驕傲自負臭屁到不行。」做事果斷也殘酷。沒有第二句話。
  突然被這樣扯著臉說話這輩子從沒這樣被對待的強尼與其說會痛還不如說驚訝到有點暫時無法思考。看著對方像是宣布完的說完這兩句後也沒打算鬆手,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感到有些好笑。強尼伸出手來握住那隻捏著自己臉不放的手、皮膚的觸感光滑,偏低的體溫已經是自己最熟悉的溫度。
 
「那現在呢?」他問著。
  藍道愣了一下。一個沒注意對方又抱個他滿懷。總覺得自幾個月前和他同住更甚至從一開始狐疑“同居”、“交往”這兩個字眼如此頻繁地被強尼沃辛頓提及,不論是否語帶利誘威脅、說實話他從不覺得會發展到這種狀況。
  這種也許在別人眼中認為是幸福的關係。
  
  也許始料未及的是對方這幾個禮拜不知道為什麼逮到機會就喜歡把自己當抱枕那樣捉著不放,而更可怕的無非是逐漸習慣的自己。
  心知肚明也許那是因為自己開始依賴對方,從自認為的利益關係到有時真的會下意識地在意或是擔心起強尼沃辛頓,更或許不管怎麼樣、平心而論對方對自己真的...算很好,即使一開始很不想承認。
 
  他知道對方是個擅長說話的人,像是甜言蜜語那些絕對能說的臉不紅氣不喘。雖然不像稱讚女人那般地肉麻,可從來不知道這種話聽多了、卻也會讓自己陷入真的被對方所重視的錯覺。
  即使最後藍道保基真的不禁認為,不是錯覺、這頭大怪獸是真的愛自己。
 
  只是強尼沃辛頓還是那副我行我素、自負臭屁的樣子。「還是個混帳。」比較好的那種,他稍微補充,很小聲地。
  「比較好就好。混帳也無所謂。」強尼還算滿意這個答案。
  「......」他無言。連翻白眼的力氣都不想浪費,想到今天是週日放假、加上現在又被抱住,意識到對方的味道又侵占了鼻間,像是想起什麼的他開口問強尼,「你是不是有用什麼香水?」
  「嗯?噢,我桌上那小罐子就是。改天帶你去那間精品店裡頭逛逛呀。」
  「好呀。」藍道保基接著又眨眨眼,倏地朝著強尼笑了下、右腳輕輕勾上對方的腳,「現在,我們來做點什麼如何?」他附在對方的耳旁笑著說,眼神充滿挑逗。
  「嗯,晨間運動聽起來不錯。」強尼回,接著小力地輕輕啃咬著藍道的肩膀,使對方感到陣陣酥麻。
 
  不管那是不是夢、親愛的藍道保基。
  請讓我抱著你。
 
 
  fin.

 
後記:
     明明說劇情只是輔助 一開始只是想寫H到底為什麼會字數爆棚呢^q^
     然後這輩子真的沒寫完幾篇肉 就奉獻給我們最可愛的藍道惹
     只能說我對藍道ㄉ愛有多深就有多深(藍道:幹!
     謝謝收看 我們下次正劇再見                                                                                                                                                        大寫15'9.1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