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內啡發芽。
關於部落格
近況:
不定時更新,主要填坑→MU強藍/赤安/OP柯拉羅
  • 1247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U 怪獸 同人 架空 現代 (?) 強尼 藍道 --- 貓 01


 
0.
        大學在家裡附近就讀、最後一年也許是因為手足(甚至弟妹也覺得)和父母有些擔心自己是否沒有機會到外面的世界看看,或者是教授和同儕都提及研究所,靠著以往拿學年獎勵金的紀錄以及基本的專業知識,藍道保基順利錄取離家有段距離的頂尖大學。
不是沒有想過要選擇外地大學,也許只是覺得就近即可,而對於大學生活一開始是真的蠻期待的,像是有趣的活動、好玩的人事物之類的,不過進了大學後看著各社團的迎新招募以及兄弟會的派對活動,總覺得自己有那麼些不習慣,所以藍道保基並未加入任何社團、就只是專注在自己的課業上,慢慢地建立起自己的社交圈:專題、研究室的學長姊或是後來加入的學弟妹,幾個可以討論課業的同學,仔細想想還真的與高中時期差異不大,成績不錯、有幾個畢業後仍會聯繫的朋友,在大四快要畢業時藍道有些感嘆地覺得,或許這四年來做過最想不到的事情大概是養了隻貓吧?
        那時大概是研究所推薦信寄送的前幾天,幾個跑研究室的人提議在誰家開個小型慶功的事情,一小群人吃著披薩和飲料、連幾罐酒甚至是瓶裝酒都搬出來了,大概閒聊一陣子後有個學妹提了個小盒籃來、神情看起來有些懊惱似的,他因為也不熟所以也沒有詢問,但朋友倒是直接就問了怎麼看起來很煩惱?
 
        「唉,我家的貓咪生了一窩小貓,已經要兩個月了但現在還有一隻小貓沒人領養不知道該怎麼辦...」棕色捲髮的女孩說,又指了指那個應該是寵物盒的東西,「可能這隻小貓比較不像一般的布偶貓吧,蠻兇的、他其他兄弟姊妹都蠻多人願意領養的,就只有這隻、連抱都會掙脫跑走,幾個有意願的飼主也拿他沒辦法,連靠近的機會都沒有。」她說,真的很苦惱的樣子。
        據他們所說,那時幾個人問問能不能看看這隻小貓,僅只是稍微打開籠子一團灰色的東西就衝了出來往自己的方向來,而稍微嚐了點啤酒的藍道當時只覺得一塊挺髒的抹布往自己跑了過來。
        「喵─嗚─?」有點發獃地望著這發出拉長音的小東西,手上的啤酒罐裏頭僅減少八分之一。僵持了幾秒後他看見那位不熟的學妹比手畫腳又怕出聲讓這隻貓跑走似的,放下手上的罐子後慢慢蹲下,他盯著這小貓看、接著伸出手來作勢要摸他,不像她所說的兇暴。
        ...呃,也許我可以養?」他聽見自己這麼說著,所以當天起保基家多了一隻貓。
 
        啊,出乎意料的還有學妹(那個棕捲髮的學妹)學姊(別提了,其他人羨慕死也不關自己的事。)跟自己告白這件事情,不過事到如今只能說覺得就算答應了交往大概也很快便會分手,所以並不會覺得遺憾,真要說有什麼可惜的可能是沒找到女朋友─讓自己心動的那種。
        也許研究所能遇到合適的女孩子也不一定。想到這裡時在旁邊的貓咪叫了一聲,「咦?這麼晚了啊...好好,等等就拿晚餐給你喔。」還以為是貓在附和自己的妄想,但瞥見貓咪站在碗旁加上那種喊叫聲,無疑就只是說他餓了。
        真的要離開家裡獨自居住時有那麼點不安,但安慰著自己至少有個家人─那隻他養了一年多的大貓─會跟著自己過去,而且說實話住的地方也是親戚的房子,雖然一個人住真的是太大了,如果他們答應也許之後可以找個室友也不一定。
        總之,他一個人到了外地去念書也順道學習一個人生活。
 
 
 
1.
        倒楣事往往一連串發生。
        先是車子在回程的路上拋錨,招不到計程車的狀況下強尼沃辛頓三世感到說不出的煩躁、公事包讓人拿回辦公室了,吩咐了下司機說明他自行回去、站在稍微冷清的街道上也招不到半輛有空座的計程車,八點多的夜晚、上方天空烏雲密布,似乎要下雨了呢。
        ...13號星期五晚間的降雨機率為70%,請外出的民眾出門時記得攜帶雨具...』才剛憶起早上的廣播細碎的雨點便打在他身上,幾乎感到自己青筋跳動,想也沒想的他往最近的超商走了進去。
        很快地挑了把傘後他突然覺得有些口渴,於是又拿了瓶鮮奶,出了超商後想了下才確定走這條路是回家的沒錯,長期幾乎都是讓人接送或是自行開車,等到靠雙腳行走時熟悉的路倒有些陌生。但沒幾步的轉角卻看到道路施工,皺了眉真心覺得怎麼這麼剛好時,他沒多想便往另一個彎道拐了過去、『喵嗚─...』大雨慢慢轉歇時強尼聽見一聲貓叫,下意識地轉頭卻什麼也沒看見。
 
        後來回到家才想到平時是不可能在意也不可能注意到的吧,但並不介意今天這樣的轉變。
 
         聽起來有點虛弱的聲音從另一邊的草叢傳來,正常人是聽不懂貓的叫聲的吧,而他也不覺得那些叫聲跟人的聲音一樣有什麼特別溝通的能力,只是挺好奇是什麼樣的貓引起自己的注意,稍微找了一下後黑貓從草叢緩步走了出來。
        第一個反應是哇喔今天還真是特別的一天,所有不好的徵兆都冒了出來,現在又來隻黑貓。他笑了下,不過也知道那只是個迷信罷了。小貓的眼睛閃閃的,蠻漂亮的綠色。
        黑貓愣在原地睜圓著眼望著強尼,僵了大概幾秒的時間後卻向自己靠近。『喵嗚。』然後淋著雨坐在自己面前。
 
        嗯,現在是什麼狀況。
 
        他盯著小東西瞧,有點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不,也不是發生什麼事,就只是一隻貓不躲雨反而走到自己面前盯著我看而已。
        「什麼?」現在的貓都不怕水嗎?還是喜歡淋雨?雖然這麼想但強尼也蹲下來盯著小貓看、讓雨傘也能擋去他身上的雨,不過就他過往對貓的印象來說,不該都是對人有所警戒而閃得老遠的嗎?還是這小傢伙是從哪戶人家的屋子裡跑出來的?
        「怎麼?想跟我回去?」他開了玩笑的對大概和自己兩個手掌大的貓說話,結果小貓又輕輕喊了一聲像是在回應。
        眨了眨眼想了一下,自己除了在老家時有養狗的經驗,對貓倒是挺陌生的。不過感覺上似乎也不用帶貓去散步、也有聽過大學時期的女友還有學妹說過養貓和養狗的差異,就算放貓咪在家裡應該也沒什麼問題。況且,真要這小東西不想住我這他大不了在讓他回這裡─或是好心一點送養給別人。
        伸出手時貓咪並不害怕,反而親暱地瞇起眼。這讓強尼又增加了一些對這隻貓的好感。
        回到家後才真的意識到自己是帶了隻貓來,先別說衛生整潔了、這小傢伙在外面跑如果一進來便往自己的床上跑去那真的還蠻麻煩的。強尼沃辛頓把傘放下、接著單手開啟自家的門,他一個人住在這間房子裏頭、懷裡仍扣著這只貓,他走向儲物間內取出一個挺大的紙箱,接著隨意扯了仍在晾乾的軟質毛巾往裏頭扔,把貓放了進去後皺了皺眉地盯著有點濕的貓看,然後正好小傢伙打了個噴嚏。「喔該死。」他忍不住脫口而出,也沒在意自己濕透了的樣子,強尼又扯了幾條沒在用的毛巾,沾濕後替黑貓輕輕出力擦拭身上部分汙泥。黑貓沒有掙扎頂多只是喊個幾聲像是埋怨別如此大力,拿乾毛巾將水分盡可能吸去後強尼終於開始打理起自己,「嘿,小東西別亂跑啊。」然後想著其實這隻貓也不是真的黑,反倒有些銀灰色、深灰的感覺,也許是在外頭光線太暗的關係。不過還是隻黑貓吧?
        脫去上半身衣物後他抬頭看見剛買的牛乳,想了想後拿去加熱、取出較小的碗倒出一些拿到箱子,「喝嗎?」說著便蹲下將碗放到黑貓面前。
        探出頭嗅了嗅,貓舔了一口後隨即繼續食用,沒一會碗便又空了、所以強尼又倒了一些給他。黑貓在喝牛奶時他只是盯著看,並沒有特別在想什麼,就只是腦袋放空的看著那隻他剛帶回來好像是真的要開始養的貓。
        「喵嗚。」回過神來貓咪像是後腳站立地趴在箱子邊緣,也不像是要跳出來、就只是也盯著自己看,「喵。」然後又喊了一聲。
        他真的有點想知道這貓在說什麼、如果那些叫聲是有意義的話。
        不過強尼伸出手來摸了摸黑貓,後頸的部分比想像中的還要柔軟、指節掌心所傳來的溫度比人體的還高,接著像是達成目的般,貓縮回去那團毛巾中、喬了個位置後窩住準備要睡。眨了眨眼的強尼有些發愣,但隨即搔了搔自己的後腦勺、起身收拾剩下的東西。
        也許今天不是那麼倒楣。他心想,記得社區附近有家寵物醫院,明天是假日正好可以帶牠去看看、然後再去買些東西。


待續))

 =================================================================

 *關於國外(像是美國)其實比較少稱東方的這種學長姊學弟妹,類似概稱詞(比我年級小/大的),文中僅因方便區別所用XD

**貓咪(尤其是幼貓)其實是最好不要喝牛奶的,詳情可以再查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