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內啡發芽。
關於部落格
近況:
不定時更新,主要填坑→MU強藍/赤安/OP柯拉羅
  • 1247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U 怪獸 同人 強尼 藍道 新年快樂。 (新年賀文)

  
哈氣便會形成一陣輕薄的煙霧,天氣很冷。
 
空中花台的燈光只有寥寥可數幾盞、整棟樓現在只有他們兩個。
強尼沃辛頓摸了摸口袋,果然之前禮物上頭的紫色緞帶在這,「嘿,幫我打個蝴蝶結吧。」
「啊?」藍道困惑,但仍接過。而後看到對方伸出左手來,「打在無名指上。」
...是是是。」又在想什麼鬼點子了?他在心裡納悶,沒注意到強尼趁著那空檔拿出張名片大小的紙卡。
「順便再借我一枝筆吧。」
「喏。」連問都懶得問,藍道拿出他隨身攜帶的鋼筆。接著看著對方低頭寫了些什麼,甚至挺滿意地看著那張紙片,然後他說,「藍道,我有份禮物要給你。」
 
 

 
冬天真的到了。
在大學第一個冬天來臨,藍道保基從衣櫃和行李箱中找尋圍巾和手套、穿上笨重的大衣後藍道保基看了下牆上的時間,“很好,還算早,到菁嚇會還有時間”然後從宿舍準備出發前往。
真的接觸到戶外寒風時還是忍不住瑟縮了下身子,甚至覺得比下雪時還要冷。圍巾纏繞,可能的話是不是去買個口罩稍微遮風呢?藍道拉了拉圍巾,暫且地遮住自己的下半臉。
 
也許這算是種族差異最明顯的一個部分。
對強尼沃辛頓三世來說與其不喜歡冬天的寒冷還不如說夏天那種悶熱的感覺他更討厭,但對於眼前這小蜥蜴來說,冬天似乎真的很難受,尤其是盯著他穿了兩件衣服和一件大衣以及手套圍巾一堆的,只是他還是注意到出門時對方瑟縮地將圍巾遮住臉蛋的舉動,皺了皺眉他甚至轉過身問離他最近的奇普問真有那麼冷嗎?
「呃,對我們(絨毛型)應該是還好吧,不過...」藍道應該真的蠻冷的?
說的也是。藍道的體溫夏天就比一般常溫還來得低了...這小蜥蜴應該不會需要冬眠之類的吧?這麼想著就轉過身然後雙手一伸就往對方圍巾上方少數沒什麼遮蔽的雙頰貼去、順手碰了下額,體溫的確很低,到了會冷的境界。於是他眉頭皺得更深了,「你穿這樣還會冷嗎?」
「咦?」被意料外的動作打斷思緒,強尼盯著對方紫色的髮稍微變了顏色,似乎是自己的膚色,「啊,其實穿成這樣就比較不冷了。」藍道說,覺得對方的雙手溫度真高,就像什麼暖爐般。
 
他若有所思地回了聲那就好,然後轉身繼續向前走。
 
而隔天再碰到強尼時正好是要從主樓回菁嚇會的路上,對方招了手要他過去後從背包拿了個東西便往藍道頭上蓋。
是個灰色的毛線帽。有護耳的那種,毛線織成的紋路蠻漂亮的。
「嗯,大小還算剛好。」勾起嘴角帶著笑意,強尼說,「從會內那找到的。...應該是我之前的一些衣物。」然後旁邊經過的其他學生向著強尼熱烈招呼,像看到明星般的興奮,後來問著是否能拍張照留念。
 
“瞎扯。明明昨天在那邊挑半天。”賈維爾在內心翻了白眼,單手握著咖啡杯啜了口,“再說最好有人會送你這種東西,更別談買給自己。”
接著注意到藍道保基好似哪裡感到奇怪而拿下毛帽,發現內裡小小的紙片、上頭標示著標價條碼,愣了愣地看著。
「啊。」賈維爾脫口輕喊,接著他沒多想地走上藍道保基身旁、伸出了食指往細小的塑膠繩上輕輕一劃、銳利的指甲輕而易舉達到目的,「...他昨天挑了個半天才要人特地買來。」把條碼遞給藍道,「收著吧。」
啊,所以是特地買的嗎?「...謝謝學長。」藍道說著然後把紙片偷偷放入口袋、毛帽又戴回原樣。
賈維爾拍了下藍道的頭頂意思意思地說了句沒什麼後擺了手繼續向前走,毛帽戴起來很舒服,耳邊也不會再有刺骨難受的冰冷感覺、似乎真的暖和了很多,走在路上時他忍不住在想是不是準備點什麼給會長會比較好。
 
*
強尼沃辛頓發現冬天時,藍道保基真的會冷到需要許多的衣物來保持他自己的體溫,不然一不小心就會稍微有些顫抖似地感到寒冷。不過在上次待在一塊查資料後他發現也許藍道只要待在自己身旁─正確來說也許是待在自己懷裡─或是靠在自己身旁,強尼好像都能發揮暖爐那種功效。
會發現這件事情單純是藍道很認真地盯著書本,坐下時沒有意識到旁邊的強尼沃辛頓,甚至把他當作沙發的一部份還挪動了身軀蹭了下沙發,雖然他本人不小心說出我還在想為什麼沙發坐起來暖暖的這種話,姑且不論他太過認真出的糗,在硬拉著對方陪睡做個實驗當賠罪後強尼更加相信對方會不由自主地貼近熱源藉以取暖。
在第三晚藍道保基又從雙人床上往自己懷裡靠、尋求暖源時他真的有種衝動覺得要打破純陪睡的該死允諾。
所以呢,竟然實證了對方需要自己的體溫(?)這念頭後強尼一有機會就自己走到藍道身旁貼著他,譬如現在。
 
無意間往另外一邊看去卻感到莫名無奈。
─唉。這整個兄弟會的不都是精英嗎?怎麼全部的人都瞎了?
新人藍道保基到現在好像不能明白會長為什麼要對他關照有加?會長強尼則像個剛戀愛的小鬼似的,有時有夠暴躁甚至不自知自己難以隱瞞的情緒。喳喳就不用說了,還是喜歡以學長的身分自居然後又在盲目地崇拜強尼,「藍道!一定要多向強尼學習!他可是我們兄弟會的典範!」前幾天還在那邊嚷嚷,現在看樣子似乎是跑去圖書館找資料了,之前聽他說有科念的有點卡住但快要測驗了。
而雷吉學長....好我放棄。賈維爾看了一眼躺在另一邊張著嘴粗曠呼呼大睡著的綠色怪獸心想。然後是坐在自己右邊的奇普,明明是個出乎意料細膩的怪獸但卻真的也沒注意到客廳另一端書櫃旁角落的狀況在看著手機。
 
嗯我的四隻眼睛真是不應該往那邊看啊。
賈維爾開始考慮等會逼奇普往強尼和藍道那看,總覺得眼睛要被刺瞎了的感覺。
 
「哈~」雷吉雅各布似乎是睡醒了,打了哈欠後伸伸懶腰,抓了抓左肩頸、剛睡醒的他覺得有些餓,望向賈維爾前方的矮桌上頭的披薩炸物伸手就拿來開始豪邁地吃了起來。
「有喝的嗎?」然後奇普便起身去廚房替他拿杯汽水來,「賈維爾要不要也喝什麼?」搖了搖頭後他聽到雷吉說「喂賈維爾,」咬著炸腿肉而有些口齒不清,空的那隻手卻往坐在另一邊的強尼和藍道指,好似在討論厚重書籍中的內容但未免貼得太近,「他們交往了沒啊?靠也貼太近。...啊。」說出口的同時強尼沃辛頓把頭給蹭了上去,絕對是親了對方。
「哇靠。」又啃了一口,真好吃。「強尼這傢伙我還真沒看他跟誰黏成這樣。」雷吉和強尼是同輩,也算從高中就認識對方,更上了同一所大學、也算認識許多年了。
........」看學弟一臉傻住雷吉以為賈維爾沒聽懂。「我說,強尼那傢伙,一臉笑的有夠噁心。」然後伸手拿了片披薩。
...嗯啊。」
 
撤回前言,原來雷吉學長有注意到。
 
 

 
歲月時間也許是一種對恆星衛星的具象意義,不同年曆所共有的大概也只是都有起始和終末、當什麼也不注意沒有感覺時,洪流仍在奔馳向前。
於是日子一天天晃去,年年歲歲、歲歲年年,去年的某一天某一刻、說實話,想的起來嗎?
也許一點印象也沒。
 
「那,期待每一年的聖誕禮物囉。」
但也許藍道保基不會忘記那一年收到手錶作為禮物的聖誕節的那個片刻。
 
討厭的、麻煩的事情真的全部解決後,藍道保基沒想過竟然會從零繼續開始,也許生活真的太多意料之外的事情,當一切步上軌道後幾個月也就這麼轉瞬消逝,街上充斥聖誕裝飾時他稍微想了想然後步入店裡買了隻先前看到的錶。
試戴在自己手上時銷售員說「如果量測好的話可以現在為您馬上調整錶帶喔!」
「不,裁到這邊就好。錶不是我要戴的。」他說。
 
不是沒猜想對方這麼一個喜愛過節的人也會準備禮物,但沒想到他們準備的會是同一款錶,錶帶的顏色和錶面金屬零件配色不同而已。
 
而年末總讓人忙碌,等到鬆口氣時已經是一年的最後一天了,整棟公司沒什麼人,大家幾乎都已經離開準備去享受最後一天,強尼沃辛頓敲了敲門步入對方的辦公室,「走吧,連保全我幾個小時前都請他走了。」他笑說,公司現在就真的沒有其他人、只有他們兩個了,為對方套上大衣、把繞在頸上的寬大圍巾取下後替對方圍上。藍道已經很習慣對方這種喜於分享體溫的行徑,他不太需要圍巾的、但不介意為藍道保基準備這些。

然後他們散步般走上街隨意找了家仍在營業的餐館用餐,館內到處都是交談聲、許多人正是要在餐館內一塊跨年的。伴著廣播台熱烈地談論著還有幾個小時便要結束今年,『現在是晚上十點整!喔廣場上早就擠滿了人啦!』主持人的聲音十分亢奮。
「要不要也去廣場看看?」饒富興味的提議,然後藍道思考了幾秒後否決,「太吵了。」
「那我們再去走走吧。」
 
於是在路上沒什麼交談地散步,風不小、溫度也蠻低的,許多來往的人正前往著另一頭的廣場,瞥了眼人群,強尼忽然想到什麼似地又提議,「我們回公司好了,11樓露天花台的方向正好對著廣場那。」
 
倒數不到一小時。
然後強尼沃辛頓三世說,「藍道,我有份禮物要給你。」
...啊?」他第一個反應是前不久不是才送聖誕節禮物?不過不對吧。
 
強尼把那張紙條拿在手上,“I am the Gift.”上頭寫。「我就是禮物。」他勾起嘴角笑著,「收不收?嗯?」晃了晃左手、紫色的緞帶擺盪。
 
藍道保基眼睛眨了眨後才回過神似地說,「......」忽然覺得好氣又好笑,笑的是他那一臉認真的臉、但欠揍的是同時那神氣的樣子。
「嘿這禮物明明很棒,不是嗎?」才剛這麼想時對方又補了這句。
「說什麼呢?」取下那張字條、右手撫上強尼沃辛頓的左臉龐、而對方的手也順著覆了上去,他稍微墊起腳尖,強尼也很自然地微微頷首迎上對方的吻。
 
口腔的溫度、偶爾犬齒的些許碰撞,濕滑的舌有時纏繞著,並不在意彼此的氧氣快要耗盡,離開對方的唇瓣時眼神仍緊望著彼此。
 
他看著藍道,那只自己想一輩子一起生活的小蜥蜴。
現在笑意讓他的雙眼都彎了起來、雖薄但觸感很好的唇閃著濕潤的光澤,藍道笑著,也許是接吻讓他雙頰微紅。
 
看起來很幸福。
 
這個念頭讓強尼忍不住笑意、甚至發出了呵呵笑聲,然後他聽見藍道開口,「不是收不收的問題,」兩人慢慢移動到廣場方向的木椅坐著,人群的聲音從不遠處平地傳了過來,十多樓層也能依稀聽見那些興奮騷動,
 
543...
 
「因為你,強尼沃辛頓,早就是我的囉?」
 
21HAPPY NEW YEAR─!』
 
咻──在煙花綻放之前,他開口之前、忍不住將藍道緊緊攬著,「...說的也是呢。」
嘿嘿。藍道保基咧著嘴打從心底笑得很開心、很得意的樣子,望著難得有些詞窮無語模樣的強尼,「…新年快樂!」連聲音聽起來都如此快樂
「嗯,藍道,新年快樂。」
 
新的第一天,我們去哪呢?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