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內啡發芽。
關於部落格
近況:
不定時更新,主要填坑→MU強藍/赤安/OP柯拉羅
  • 1247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U 怪獸 同人 強尼 藍道 關於相處這些事 (微/H)

   通常怪獸不會注意到身後的動靜,譬如尾巴隨著自己的心情起伏而有所擺動、就像一些你我都可能會有的小動作,強尼沃辛頓從自宅辦公書桌前抬眼望向窩在沙發正看著書的藍道,尾巴末端小幅度地擺動著,也許是在看從姊姊那邊借來、人類世界那邊的小說翻抄本,或許真的蠻有趣的也不一定?看他挺專心的模樣。強尼心想,目光持續留在擺動著的尾巴上。
  困惑或是裝傻時微微歪頭、搭著傻然的表情或是挑逗的笑容;吃甜食時時常抿嘴或是用舌尖舔嘴唇、瞇起眼獨自吞下一匙又一匙冰品,通常也會像現在這樣捧著一本書陷入自己的世界;有時思考時會用左手撐著臉──拇指抵著下巴食指撐著臉龐、煩躁時食指還會敲敲自己臉頰,那些都是他的小動作。這些無意識的觀察讓強尼意識到自己還真是認真地在盯著這小蜥蜴看吶?這麼想著的同時藍道保基像是坐臥太久而放下書本伸了個懶腰,「新書?」於是強尼問。
        「嗯?啊這本嗎?」放鬆地活動了下筋骨,下週一強尼沃辛頓預計忙得很呢,所以今天也只能認命在家裡看藍道終於整理完的報表以免明天還要花時間又無法詳細閱讀。「是上一本的續作。從你姊那邊借來的。」
 
        “你慢慢看。”早上兩人睡到自然醒但也不過8點又多一些、吃過早餐後藍道保基在被問到下午有什麼打算時,才想到昨天好不容易準備好的資料還沒拿給強尼看,雖然把公事拿回家裡弄是件很討厭的事情但沒辦法只得這樣。但老實說他有些帶著幸災樂禍的語氣,因為對方是真的有說過在家看也無所謂、所以也就安心地看著這大老闆雖無奈,可也無法反駁地接過那疊紙張到一旁開始閱覽、變相假日加班。而自己這美好的周日時光就留給自己讀先前被硬塞但的確十分有趣的書籍囉。
 
        「唉,真好。」強尼誇張地嘆了一口氣,「我的周末就只能悶在這張桌子前呢。」一臉真的很委屈的臉。
        「噢拜託。」這是在裝可憐嗎?他以為自己會對強尼翻白眼但卻聽到自己笑出聲。然後他向強尼招了招手示意對方從桌前離席到自己旁邊,「...把你還沒看完的那疊也拿來啦。」
        然後藍道保基暫時放下手上的書、接過那疊紙翻了下後簡單向強尼說明可能哪邊可以特別注意,「...廠商B的方案感覺還算不錯、不過我有找了上一季C家合作的紀錄,我認為也許可以派人聯絡,那家應該可以提供更優惠的方案而且信用和可塑性也很高。」藍道最後補充。
        「嗯,好。」強尼聽得很認真,這話題結束後他朝著藍道笑了下接著打算起身回原位坐,「反正沒剩多少你就坐這看完吧!」但沒想到藍道保基邊拿起擱在旁的精裝書邊這麼說,然後喬了個舒服的姿勢倚著強尼開始繼續閱讀。「...藍道,」他左手環著藍道保基的上半身、讓對方能貼著自己的胸膛舒服地看書,「剛剛忘了跟你說謝謝。」然後低頭親了一下他的臉頰。
        藍道沒有回話,只給了自己一個大大的笑臉。
        「等看完了我們就出門散個步,晚餐也順道在外面解決吧。」
 
 
*
 
        和幾個月前比起來現在的日子的確單純太多,但目前藍道保基真的認為自己從前那種過度容易感到緊張的毛病又跑了出來,而且還限定在強尼沃辛頓三世身上發作。
        不管過往發生什麼事情,也許現在還是專注在當下吧。不過意識到自己現在又回到向大學時間一開始那樣:有時對方靠太近時會不自覺倒退一步,腦子一片空白或是覺得不習慣;有時忽然被環抱住時會瞬間有些僵硬、而且他敢說對方也有發覺。
        又不是剛戀愛的愚蠢青少年,甚至難得獨處還會冒出個念頭、想著不知道強尼沃辛頓在做什麼。但旋即意識到為什麼腦袋放空時會想到對方?
 
        或是在家裡對方有時洗完澡從浴室走出來只會圍件浴巾遮住下身,看著對方水氣蒸騰和裸著上身的模樣有時他會別過頭不去看。然後就會自我厭惡地內心哀號著搞什麼東西───!如果這時跟他說你該不會心跳加速云云絕對會被惡狠狠地瞪著。
        ……」被背對著的強尼沃辛頓挑著眉,他覺得這陣子藍道有時會刻意別開視線或是稍微和自己保持一點點距離,但這感覺總覺得好像似曾相似?於是自己更加故意地走去藍道面前靠得他很近,水滴從濕漉漉的頭髮滑落到藍道身上。接著看到藍道保基視線游移著就是不看他的裸體,不,正確來說只有上半身。
        「難道看這麼多次了還會不好意思?」這句話連強尼說出來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藍道有點窘迫地無法回話。
        你知道怎麼克服嗎?」不懷什麼好意地,他坐在同樣也洗完澡、身上有著好聞味道的藍道保基身旁、看著藍道參雜尷尬和疑問的臉蛋趁機摟上對方的腰,強尼真的覺得藍道時常都有股讓自己會想靠近、想要了他的味道。
        但沒發覺的是,有時對藍道而言,自己身上也有股莫名吸引人的費洛蒙。
        「答案是,」強尼壓上對方「習慣就好。」、右手撐起對方的後腦勺在唇碰上藍道之前宣布。
       
        有時真的是單純刻意留下印記。
        強尼輕輕啃咬著對方的肌膚,在喉部鎖骨胸前一路親吻著,接著吸吮著對方的胸口刻意留下痕跡。
       
        每次性愛都讓他覺得身體正在燃燒。
        恍惚中他想著一直以來自己的能力是足以讓他這樣的變溫怪獸能夠躲藏隱蔽的保護色,但自從第一次和強尼沃辛頓有了肉體關係後他才知道原來連體溫都如此容易被傳遞。
  他覺得對方的體溫藉著每一次的碰觸不斷傳了過來。心跳平穩地劇烈跳動著,體內難以言喻的燥熱感襲來使的自己繃緊神經、感受著對方的每一個動作。
        從來不想承認每當與他的性愛總是能得到許多的快感,教自己瘋狂讓自己失神,而後來藍道保基總算了解,確實,就算沒有這種性愛關係單只是相處,自己也是不知不覺愛著那個有個犄型大角的自大怪獸。說實話現在和他在一塊的感覺很好,姑且不論老毛病冒出來讓自己十分懊惱,多半時強尼平心而論真的是個很不錯的對象。
        個性啦長相啦品味啦,幾乎你想得到的好條件他都具備,而也許時間歲月是真的會改變一個人,從前藍道曾認為自己永遠摸不清對方究竟在想些什麼,但現在強尼沃辛頓時常說些他本人自認直白誠實的話語,也不管聽來是否肉麻噁心或是過分誇張,不過可怕的是連自己都開始習慣甚至偶爾會反駁回去。
 
        「別在我面前忍耐。」
        在忍住喉頭間發出的呻吟聲時他想起強尼先前在他耳旁的低聲呢喃,性愛間對方總不吝嗇的對著自己的身軀揉捏愛撫著,也許那是前戲也許那是助興、但帶著濃厚情慾的撫弄總讓自己幾近乎發狂地無法把持,所以不自主的更加貼近對方的鼻息、接著親吻,彷若如此才能把注意力從敏感的身體轉移。
        那你別這樣!嗯啊!」光是回嘴都無法忍住快感讓他輕喊出聲,藍道不知道現在自己臉上的神情如何,但感覺上大概十分淫蕩。
        他曾因對方興起而在鏡前看到自己被壓在身下不能自己的模樣,雖然心裡有底但還是被鏡中的樣子嚇了一跳,那次索性閉起眼並艱難地開口說「給我回床上!」
        「可是手感很好。」語氣像是無可奈何但藍道真的很想轉過去瞪他。「嘿,別瞪我。」結果強尼先發制人,但真的停下手轉而親吻起他的身體。
                他把藍道的腳抬起夾倚著自己的腰際、將下身抵住藍道保基後穴小小的入口上,磨蹭著接著緩緩插入。淺淺的緩慢將整根慾望沒入對方的身體、感受著體內的高溫,輕輕顫慄著的身軀讓他想確認藍道是否也跟他一樣感受到快感。
  然後垂著眼低頭望著藍道保基,躺在枕頭上他雙眼濕潤地回望著、剛毅的臉龐、厚實的肩頸,微微厚重的呼吸聲,隨著對方的抽插律動藍道總覺得意識快要無法控制、快要飛走,於是他伸手環抱上強尼,也許這樣會讓自己感到踏實些。
  「啊啊」不斷被撞擊而發出淫褻的聲響,強尼撫上對方的性器撮弄擺動著、前端溢出晶瑩剔透的愛液顯示出藍道身體的興奮,強烈的快感陣陣襲來讓他發出斷續呻吟,然後高潮迸入的前一刻對方又將自己的分身又往更深處抵入,體內被頂入的同時終究忍不住射精,而後穴也因此繃緊、瑟縮似地咬著強尼的性器使得他隨後將精液通通射在對方體內。
  將性器從對方體內退出後,強尼又貼上去親吻因高潮而暫時無力的愛人,「帶你再去洗次澡好不好?」
藍道抬眼看著強尼、下身總覺得對方的精液從後穴緩慢滲出、但他現在不想動,只是獃然地盯著對方開口,「陪我躺一下。」然後這麼要求著。
  所以強尼也就乖乖躺下,很溫柔地把對方個抱在懷裡,「遵命。」親暱的再親一次藍道保基。「等會就帶你去洗澡。」
  「我沒力氣
  「我知道,所以我抱你去就好。」肌膚相親讓強尼感受著對方溫度之餘還有種說不出的滿足感,然後聽見藍道保基用著軟軟的聲音應了聲,「。」還蹭了下讓自己能貼近強尼的胸膛、聽聽對方心跳的聲音。
 
  嗯,他的小怪獸真的累了,等會可不能不小心在浴室又要了對方一次。強尼暗忖。
 

*
 
        難得這幾天獨自去其他城市出差,幾天沒看到對方、下了車站後他愜意地走路回家。雖然提前半天回到怪獸之都,反正假都請足了也就不回公司上班,藍道保基轉開大門、踩進家門的瞬間忽然才真正感受到疲憊。於是走進房間內放下行李便去鹽洗,換上輕便的衣服後開起電視機正好是有時會收看的影集,等到察覺時已經過了下班時間,想了想藍道撥了通電話給他。
        「我回來了喔!」劈頭就是這句。「你今天回來吃還是在外面買?」
        「終於回來啦?」透過手機傳來的聲音幾乎都可以想像對方微微挑眉的質問語氣,很想吐槽什麼終於,也不過才幾天而且請假的事情還是需要強尼簽章啊?說的好像自己離家出走似的。「可惜我還在忙,可能今天會晚點回家,你如果累了就先睡吧。」他又說,然後多閒聊了幾句、掛上電話時藍道總覺得對方的聲音有那麼點奇怪。
        煮了簡便的義大利麵當晚餐後他替自己熱了杯牛奶,搖了匙楓糖加入、喝完後打算邊看書邊等他回來的念頭煙消雲散,他留了張紙條說“明天叫我起來做早餐,晚安”便鑽進去棉被裏頭沉沉睡去。
        等到強尼沃辛頓回到家差不多接近午夜、他覺得喉嚨有些癢,開車回來的路上不斷輕輕咳嗽著,回房後看見藍道蜷曲微弓起身睡的平穩的模樣心情又輕鬆了不少,淋浴後頭髮隨意吹乾、走到床鋪前強尼好笑地想著對方的睡姿原來有這麼差?看著藍道枕在兩個枕頭的中間、整個身子有霸佔自己位置的打算,他本來打算輕輕搖醒對方讓他移動一下身軀,但終究打消了這個念頭、「嘿,藍道。」很小聲的喊著他的名字,有些小心翼翼地使力微微抬抱起藍道,但對方還是迷糊地睜開眼說,「噢,你回來啦...」像是說夢話那般含糊,讓藍道順利睡在自己的位置後他關上床頭燈的開關,準備就寢後發覺藍道的小腦袋蹭了上來貼在自己的肩旁,「晚安。」他說、伸手摸了一把對方熟睡的臉龐,而藍道用平穩的呼吸聲回應。
 
        隔天醒來時正好在鬧鐘響前的幾分鐘,藍道起身下床按掉鬧鐘鹽洗一番後走去廚房做早餐,而等到對方準備好吃早餐時距離出門的時間還算充裕,不過打過招呼後藍道放下餐盤走到強尼身旁抬頭打量著他。
        「早,怎麼、太久沒見這麼想我?」侃笑著覺得對方睜著漂亮的綠眸盯著自己瞧的樣子很可愛,強尼說。
        「總覺得你臉色不太好,話說你之前沒有黑眼圈吧?最近真的這麼累?還是你自己晚睡?」成串問句。
        「啊?」有嗎還沒說出口就忽然覺得喉嚨有點癢、又像昨天那樣咳嗽。
        ...你是不是感冒了。」這句反而不是問句,藍道保基仍然緊緊盯著對方看,接著想也沒想的伸出左手輕輕貼上他的額感受體溫,「你不會還發燒了吧?」然後順著臉龐撫上臉頰耳鬢、捏了下耳朵後他又說,「唔嗯感覺應該是沒有發燒。我說你笑得這麼噁心是?」
        「沒什麼,心情很好罷了。」
        「啊?心情很好?」他雖然一臉狐疑但還是繼續問,「你現在身體不舒服的話是不是去吃個感冒含錠或是休息比較好?」
        「吃藥好了,反正明天休假可以再休息。」
        「好,我等等拿去你辦公室。」
 
        結果趁著空檔溜去辦公大樓附近的藥局買完藥後,當藍道走到辦公室正巧見到強尼沃辛頓一臉不耐的抽起面紙擤鼻涕,「我應該真的感冒了。」帶著些許鼻音。
        看起來總有點可憐的模樣,但強尼那種像小鬼般的不耐表情真的有點好笑,藍道遞給對方錠片後說,「先吃下去吧,午餐你想吃什麼?」
         心情煩躁時會覺得時間過得特別慢。所幸今天似乎沒什麼特別需要忙的大事,強尼沃辛頓漫不經心地翻閱著文件、偶爾看看報表,三不五時盯著時間內心暗自想著真希望能回去好好睡一覺。終於等到下班後他卻覺得那種腦袋昏沉的感覺又加劇了些,於是沉著臉晃到另外一層樓去找藍道,一路上其他職員看到公司老闆臉色鐵青還以為發生什麼事,殊不知他是因為不舒服和想睡。
        看到強尼時藍道愣了一下,收拾了一下便走上前如同早上所做的又摸了下對方的額頭。體溫有點高、但應該還不到高燒。
        悶著臉的他望著藍道有些擔心的感覺,總覺得心情好了一點,「回家吧。」他說。
        幾乎是靠本能地走進屋內快速更衣盥洗,強尼沃辛頓可能這輩子這麼難得想好好睡一場覺,當眼皮逐漸沉重時他聽見藍道的聲音,「等等,吃個藥再睡!」很想裝作沒聽到但還是睜開眼,「那哪是藥。」他對著藍道笑說。
        遞上手中的熱威士忌,藍道開口「喝吧。加檸檬和蜂蜜了。」他是真的有點擔心了,在熱威士忌時想著不管是短暫大學時期的往來接觸還是強尼一直以來給藍道的印象、記憶中的強尼沃辛頓感覺就是個不會感冒的人,所以看他那副不舒服的模樣時還是忍不住皺起眉頭擔心著。
        偶爾這樣也好。」熱飲流入喉頭的感覺很舒服,他看著藍道有那麼點不知所措而擔心的模樣,「啊,不過感冒這種事情還是不要來得好。」
        ?」
        「看你替我擔心的模樣讓我感冒好了點。」他好心說明。
        ………」藍道真的很想過去踹他一腳。
 
        不行,他現在是病人。藍道在內心對自己說明。
 
        「藍道,」喝完後強尼說,「謝謝你。」舉了下杯子,拍了拍床沿要他坐下「可惜現在我最好不要吻你。」然後環抱住對方的腰。
        好了你快睡。」
        「別擔心,睡一覺應該就沒事了。」嗯,真好抱。「如果你也來陪我睡相信明天一早感冒就好了。」
        ………我去換個衣服就來。」
        聞言讓強尼不禁愣住,他看著藍道保基、眼睛眨了眨彷彿在思考剛剛是不是幻聽。然後藍道替他拉了拉被子說,「快睡。」接著拿著杯子快速拿去清洗接著回房拿衣物更替。
 
        於是今天,他們倆個都早早就寢。
 
 
*
 
        春去冬來。
    現在維多莉亞只要有事來到怪獸之都便會往弟弟家跑,或是和他們共度晚餐、偶爾也會邀請他們一塊去逛街買個東西或是看展覽電影。
 
        看著弟弟和藍道走在前方說著那齣電影的內容、她走在後頭望著兩人肩並肩的模樣,剛散場的劇院人潮很多,但維多莉亞還是能把目光聚焦在他倆身上。她一直認為自己對最小的弟弟十分了解、甚至可以從對方的舉動中猜出強尼在想的可能是什麼,不過這些日子以來她發現原來多一個人可以改變這麼多。他們的微笑、走路的步伐變得有些相似,甚至有時說話的語氣也愈來愈像。
        想到時繞去弟弟那、冰箱和家具等等的擺設似乎都略略有所改變,但最不同的還是那裏的氣氛,後來她才想到也許多了一些家的味道,不再只是居住休息的地方而已。不知不覺中弟弟愛皺眉的習慣發生的頻率降低、至少他們在一塊時她看見強尼在言談中眼裡幾乎滿出來的笑意。這樣的改變或許連他們自己也沒有察覺。
 
        “深深愛著一個人的時候,原來真的會一點一點失去自我。”
        然後成為一個更快樂的自己。
 
        從風衣口袋中拿起手機、她悄悄抓住合適的時間用相機捕捉他倆並肩交談的模樣,然後鏡頭裡的主角們慢下腳步轉身望向自己,「怎麼了嗎?」藍道注意到維多莉亞並未跟上他們的腳步,然後看了眼強尼彷彿這樣就能得到解答說明為什麼她笑得這麼開的望著自己。「姊,等等吃上次妳說的那家餐廳吧,我來這之前訂位了。」不以為意地,強尼提了另一個問題。
 
        哇~好喔!那我就不客氣囉?美麗的女人回,笑彎雙眼、邁步向前挽起兩人的手臂燦著笑享受被兩位帥哥包圍的感覺。
       
        這樣的日子很好。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