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內啡發芽。
關於部落格
近況:
不定時更新,主要填坑→MU強藍/赤安/OP柯拉羅
  • 1247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U 怪獸 同人 強尼 藍道 無題-上

  




===================================================================


        生活大概就是這樣,睜開眼後稍做整理、簡單進食之後出門工作,會跟他人接觸互動,正確來說並不是煙癮但藍道保基的確習慣在中午吃飯休息結束前─仔細注意就會發現幾乎都是在12:55─抽上一根菸,接著回工作位置繼續,然後下班、晚餐(有時則是簡單吃個水果打發)、鹽洗後睡覺。

        很規律。

        假日的話他大概兩個禮拜會過去住所附近的一家連鎖超商買些東西,然後走回來時總會經過間小商店─免稅的那種固定,買一包卡地亞的菸,和那家挺有名的腕錶同名,說起來就是前陣子那女人贈給他的禮物呢,有時抽起菸會突然想到這件事情。
        並沒有和誰交往,談情說愛這種事情多半是逢場作戲、好聽讚美的話彼此都知道只是點綴氣氛的工具,不過話說回來,自己倒是沒交過女朋友呢。雖然說工作場所不管是男是女都沒有讓他感興趣的對象就是。
        也不會去酒吧或是聯誼那類的場所,方格斯那白癡每每總會不自覺地說出他等會下班要去參加某某公司的聚餐聯誼,那傢伙就是這樣,自己翻了多少回白眼依舊會蠢笑的說這些,有時甚至還會問藍道,要不要一塊去?

        先前剛進公司不久按規定每月向老闆呈報時碰巧讓他遇到了機會,沃特諾斯掛上電話後瞥了他一眼問:「有家公司打來問有沒有能改變膚色的那種怪獸,於是我就回了句好像有。」
        瞄了一眼報表上的名字,藍道保基,好像進公司沒幾年吧?工作表現不錯、但沒什麼印象。
        ...你也聽過那間公司吧,這電話你自己打過去,就說你是我提的那個怪獸。」隨手寫出一組號碼後遞給藍道,雖然一頭霧水但他接了過去。
        原來是廣告。

        他算蠻上相同時也挺聰明的,除了那支廣告後也有幾個平面的案子找上,所以跟別人比起來,也許他比較特別的生活片刻就從這開始吧。這些像外快的工作帶給他一些金錢也替他找到了一些樂子。
        速食單純的關係,藍道喜歡這種不拖泥帶水又能帶給他生理需求的滿足,況且那些會提出邀約的人─通常是女人、有時也會有男人─他們會吃飯、聊聊,然後通常會做愛。這種關係通常不會太頻繁或是同一人也不會與藍道『往來』超過5次以上,除了那個女人以外。

        女人似乎跟他差不多歲數,是在某次拍平面廣告後來跟他搭話的,是個不論誰看到都會覺得挺美的女人,「這個給你,逛街看到覺得很適合你就買了。」聲音一如往常,她的聲音教藍道總想到甜膩的布朗尼,不知道什麼原因對自己很有興趣似地,會固定來邀約晚餐。
        「這是什麼?」笑了笑接過盒子抬頭問,相處起來沒什麼壓力,熟悉對方在媒體圈的樣子但對這個女人基本上不瞭解,也沒什麼想深入的念頭。幾分鐘前肉體還交纏著,藍道拿起擱在旁的衣服、也為女人拉上後背的拉鍊。

        「藍道,如果我問你我們有沒有可能交往...你會有什麼反應呢。」輕輕地轉身後她盯著藍道的臉注視了幾秒,「我就知道。」
        「什麼?」啊,是手錶。藍道說,「噢、妳知道了什麼呢?」
        「知道我們現在這種關係很好呀,」笑的彷彿剛剛那句並不是準備了很久、花了她許多自尊和勇氣,「可惜我不會成為你的另一半。」
        「......真不懂妳呀,到底是怎麼想的。」誠實的回應,不過這倒讓藍道感到有些好奇,望著女人的同時雙眼透露出自己的疑問、對方依偎著自己,髮絲傳來淡淡的香味。

        「直覺囉。」這個人是不會愛上我的。因為我不太可能走入他的心中。「對了,錶很棒吧?收下吧,你戴起來一定很合適的。」

        藍道保基其實不太想收下這禮物,畢竟一看就知道不斐、雖然先前那些人的確有時候會送他什麼禮物,但每次都拿的挺理直氣壯的,唯獨這次不知怎地覺得不太好。不過現在反而沒能說出口。
        於是那天他回家後在陽台難得地抽起菸,尼古丁成分不高、有時會覺得也許自己只是想看那道細微的白煙化在空氣中也不一定。





  「我找到個不錯的對象了喔。」女人說,在一頓晚餐之後。藍道保基又愣了一下,那模樣映在她的眼中,仿佛和那天聽到自己鼓足勇氣後的反應相當。這讓她又多了一點理由去好好忘記這個男人。

  她是真的很喜歡藍道保基的,只是在另外一位眼裡滿溢著對自己的懇求後女人忽然發覺,在與藍道的關係中、她就是擔任那個角色──死心塌地地,只希望藍道多看自己一些。
  如果對方也愛上自己,會如何呢?藍道保基是否會讓自己看到他的其他面貌?譬如在對方家裡頭過夜?譬如聽著藍道說的字句真心?

  所以要在無法挽回前離去。
  更剛好的是有名單純的男人結結巴巴地前來搭訕,讓她興起或許這個男人不錯的想法、更重要的是成為讓自己忘記藍道的機會。

  「...恭喜你。」起身如同往常般走到對方身旁輕輕拿起掛在椅背上的薄外套替女人披上,藍道此刻是真的很真心誠意地說著祝賀的簡單話語。
  「不可惜?」不知怎地她有種懇切渴望從對方的一舉一動中看到自己也許是特別的、是能與藍道相伴的女孩。
  老實說,
「我不知道。」沒注意到自己是微微皺了眉、輕輕勾起嘴角說的。他相信女人不乏追求者,但更認為他們最好的關係也不過如此。
  ...沒關係,祝福我也挺好的。」於是釋懷地將手覆上藍道放在她纖細的肩膀旁,將臉龐輕輕靠上、感受藍道保基略低偏涼的體溫。
  藍道,我們認識這麼久了,你從來沒想過要更進一步嗎。

  那是最後一次藍道單獨與她出來見面。之後仍有幾次偶然地在遠方看見女人和一名木訥老實的男人勾著手在那家廣告公司出現,但兩人都笑得很真誠的模樣。這讓藍道不知怎地有那麼點閃過一絲淡然的情緒。

  他不是沒想過交往這件事情,但話說從頭、藍道一直以來幾乎都是一個人度過的。小學懵懵懂懂地現在想來也沒什麼特別的記憶,初中也是、或許應該說沒被找麻煩就感到萬幸。
  那在那之後呢?
  藍道忍不住揉了揉太陽穴,總之簡單來說,他是真的對這件事感到不以為然的─一群人吵鬧的笑聲和荒謬的勾心鬥角?唉,真的是不如肉體關係那樣來的簡單。這樣的觀念從藍道大學嶄露了對於事業的天分後開始建立。簡單好懂、並無任何糾纏或是麻煩,又能某方面地替自己的生活帶來一絲變化甚至說是樂趣。
  況且滿足了生理需求的同時那份淡薄對人際關係的想望卻悄悄地滋長著,但寄主本身並沒有察覺到。

  就這樣工作表現逐漸被公司老闆沃特諾斯所注意、雖然有個潛在威脅的討人厭的傢伙但姑且並不是什麼大問題,畢竟那份簡單但常態的案子讓自己增添了不少名氣,有趣的是藍道察覺自己是喜歡出名的這件事情。
  所以讓他這樣一個“成功案例”去接待另一家性質相輔的公司企業不是很好嗎?
  
  這便是藍道保基與強尼沃辛頓相識的原因。



 



  他不乏任何追求者。這點強尼沃辛頓直覺認為他們也許都是一樣的。
  
...很有趣。」向著制式而商業化介紹自己公司、但仍不讓他覺得厭惡地或許就是藍道保基這個人。
  「?|藍道稍微偏過身來注目了會強尼,「是呀。」遲疑了一會但仍想作那評論是在針對剛剛介紹公司時的稱讚,並不知道這句話是強尼沃辛頓對於他這個人的想法。
  是知道藍道保基這號人物的。
  不管是在他開始出現在一些平面廣告上的樣貌或是在見面以前強尼要了其他人替自己打聽了下關於這個人的一些事情,畢竟,多一點認識不也是好的嗎?況且說真的,他對藍道莫名地感興趣。
  
  或許是命運還真的聽到了他的想法,安排了這個人當他認識那家公司的公關對象。省去了當初想說不管對方派誰來交談都要把連結帶到藍道保基身上進而認識這個人的步驟。
  有趣的是當見到這外表稱得上保守但仔細一看仍可發現一些尚稱得上極有品味的飾品和細節,盯著對方的粗框眼鏡看、不免想像了一下退去這副眼鏡(或是裝飾?)後藍道保基是否跟他當初所想的一樣,是個情場玩樂分子?但也許這些過分期待是因為親眼目睹藍道保基和一些人出入在外吃飯流連以及打聽到的消息吧。
  於是在第一次的會晤接近尾聲時他開口邀約,
「今天真謝謝你的介紹。」說得就像一般禮貌往來時的邀請,「能讓我請你吃頓飯當作謝意吧。」與其說是問句不如說那是一種命令,這點藍道保基深深在未來如此肯定強尼沃辛頓的個性和他的說話語調就是如此,唯我獨尊、驕傲自負。

  事情總是發展的特別快,這對藍道來說只是多了分意外──並竟以往他上床的對象和自己的工作場所關聯性並不會如此相連,心底是了解這說實話不太好的但在往來互動對話溝通的同時卻又覺得,以強尼沃辛頓那種從容不迫、稀鬆平常的說話方式及態度,這種事情不是什麼嚴重的事。
  
「你都這樣?」他笑著垂著眼用叉子撥弄盤子裏頭的麵條,模樣自然但強尼覺得實在迷人。
  「不好說,」聳了聳肩,和藍道交談時稱得上誠實,聊了下天和一些瑣碎小事,當話題逐漸遠離雙方公司的合作關係和利潤,他也開始放鬆了些。「那、等等有空?」銀灰色的眼覷著對方不放。

  藍道抬頭對上那雙眼、自然地拿下自己的眼鏡像是褪去什麼偽裝似地開口回應,「好像有空呢。」無比誘惑。縱使他那剎那其實思考著上一次與男人開房間究竟是多久以前?甚至於看著對方的體魄有瞬間暗自想著馬的這次不會要當被壓在身下的那個了吧?
  藍道和男人上床的次數並不多,雖然真的要說跟一般可能是異性戀的男人次數為零相比多了不少,但攔到總是當在上面的那個,至少他也婉拒了幾個對自己有意思的且明確向著他調笑身材的大個子。

  所以餐會後他坐上強尼的車,看樣子並不是公用商務車而是強尼沃辛頓自己的車、從車內向著外頭望去,這是他所熟悉且生活許久的城市,藍道保基突然想到不知道會去哪家酒店或旅館,想著這是可以問的吧於是開口,「等等打算去哪?
  從後照鏡看到藍道保基吸引自己的湛綠雙眼,原本設想著預定好的那家飯店不僅隱私且也算是自家旗下的投資企業,名聲夠好設備也算得上高檔,但強尼在意識到自己脫口而出些什麼後連他自己都感到訝異。
  「
...去我家。
  「?」眨了眨的雙眼閃爍著感到意外,這讓強尼十分滿意。「抱歉?你說什麼?
  「嗯,去我家吧。」加重了肯定的語氣後他巧妙地更動路線讓目的地改變,看著藍道那副感到訝異的反應就覺得應該要稍微捉弄他一下,「怎麼,怕我把你關在我家?

  再次感到些許錯愕。「也不是。」雖然有點感到奇怪但那種事情應該是不會發生。除非強尼沃辛頓有類似藍鬍子的癖好。然後回說,「不過我對於你把第一天認識的人帶回家這件事情感到很意外。
  「是啊,我也蠻意外的。」強尼說,「不過我覺得把你帶回家是個最好的選擇。

  沒到半小時,他們就待在藍道記憶中高級住宅地段的獨棟樓房裡頭,從車庫中準備離開。
  張望著四周,藍道不確定自己接受邀約是不是件好事,他是可以拒絕的,自己最近也不覺得有那麼需要別人的體溫也不一定。以往的對象都十分有默契地約在外頭,沒有人會想把對方帶回家裡,這點藍道保基也是這樣想的。在起伏不定的心態中他對於強尼沃辛頓的一言一行逐步趨於緊張。
  或許是刻意地,強尼走到他身旁像是領著客人般地開口,
「帶你來家裡就可以避免讓別人看到你──或是說你可以不必壓抑的你聲音。」性暗示意味地說著,點出在我家你可以自在地舒服呻吟。藍道保基忽然有種想狠狠踹對方一腳的衝動,沒注意到耳根子正發紅發熱著。
  
「要不要喝一杯紅酒。」自逕走向廚房後示意著藍道前來,倚靠著像是吧檯般的高挑的餐桌、自顧自地喝起葡萄酒來。
  ...不了,」盯著強尼飲酒的神情,他隨口說,「或是借我嚐一下味道就好。」比向對方手上的高腳杯。
  「請。」壓抑住吻上對方薄唇的衝動他遞上酒杯,轉移注意力似地開了個話題,「以往都約在飯店外頭?
  這讓藍道那口酒差點卡在喉頭打轉,頓了下終於嚥下那口高貴、藍道感受著口腔內那抹氣味,或許就這麼醉了也好,雖然不太可能。「那你都約在自己家中?
  ...我想你是第一位。」逼近藍道保基接著自然吻上對方,強尼首度承認藍道保基吸引著自己。不知道他是否在其他人面前又會是什麼模樣,不重要的事情在腦內飄晃,忽然有些忌妒起藍道以往交往的對象,在那瞬間強尼沃辛頓決定了,要把對方納為己有。
  一步一步,將對方標記上自己的記號。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