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內啡發芽。

關於部落格
近況:
不定時更新,主要填坑→MU強藍/赤安/OP柯拉羅
  • 113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同人】 villainous Black hat x Dr. Flug - 懲罰

一不小心字數爆掉,原本想說大概是幾個200字的小段子,會心一萌的概念
殊不知寫著寫著一下子各種設定都跑出來...XD

※OOC防雷警示+個性私設有=以BL題名下註解:

惡魔和他的膽小情人

 

Black Hat=黑帽 Dr. Flug=(音譯)弗拉格 Demencia=戴蒙西亞 5.0.5=熊熊--沒戲份(幹)--  然後跟親愛的妹妹 聊了一些BH的人型設定,有機會寫///

...6分鐘的影片栽了這對我也是認了X                                         大寫0528

=================================================================

 

1.

黑帽現在真心覺得想殺了弗拉格。

那小鬼的確是聰明、有點用處──畢竟這小子可是我看上的呢──可總沒法一次就成功做出有用、或值錢的東西。

 

而這次也是。按鈕按下去卻沒反應,厭惡地朝他望去、只見弗拉格(略帶顫抖而)困惑地從我手邊接去他親手製造的裝置。

答、答答,連按了好幾下,裝置依舊沒有反應。但倏然地、『碰──!』爆炸了。

…這小子到底想惹惱我幾次?

 

正要開口暴怒的那刻黑帽看著眼前的身影遲疑了半秒。

蓬亂的金色短髮、慘白的肌膚,眼前約人類年齡20來歲的青年有著稱得上精緻的五官。但除了身邊殘破的實驗袍以及下身稱得上完好的牛仔褲外,他幾乎認不出這人是誰。黑帽根本忘了弗拉格長什麼模樣。

裝置因過熱而爆炸,這讓弗拉格的雙手鮮血淋淋,但他卻不痛似地獃立、望著手上的碎片傻傻地眨著眼睛,彷彿不敢置信以至於全面死機,黑帽終究吁了口氣走向對方,扔掉壞損的裝置後抓握住弗拉格的手低聲呢喃關於黑魔法的術語。

 

如果這小子的雙手報銷那腦袋再好也沒什麼用處了。邊這麼想著說服自己使用關於治療的法術,他過去總以為不會向著別人唸出那長串咒術,但自從弗拉格和戴蒙西亞來後似乎時常當他免費治療師似地大小傷不斷。

真該死。

 

弗拉格愣了一會後總算回過神來,下意識地急忙向黑帽道歉賠罪,「先、先生(Sir.)抱歉我搞砸了…!還有謝、….?!」他是想向對方竟如此好心地替他止血療傷而道謝,但過於清晰的視線使他意識到他現在『毫無防備』地暴露在空氣中。

 

覺得一陣噁心。

 

弗拉格強烈地厭惡自己的長相,身上唯一稱得上自豪的大概只有腦袋。忘了從何時開始他總是套著改良過的紙袋外加護目鏡,永遠穿著實驗袍和手套及不變的牛仔長褲活動,自從成為黑帽的助手後他樂得完全與他人(所謂正常人)斷絕交道,弗拉格感謝卻也懼怕著黑帽,並不是因為對方是惡魔──說真的他對對方身為惡魔這件事迄今仍沒有什麼實感──而是因為一而再再而三的搞砸會讓他失去這個地方。

這個他到現在最能感到安心的(撇開對黑帽隨時可能會驅逐他的懼怕)場所。

 

「不准吐。」黑帽的聲音陰沉的嚇人,眼見弗拉格已經沒什麼傷口後便命令他將這一切清理乾淨,然後轉身要走。

 

「……先、先生?」弗拉格像是用盡全身力氣開口請求,「拜託請借我點什麼…一塊布也行……」他不安地緊抓住自己的手臂,沒了紙袋的掩護甚至連笨重的特製護目鏡都摔碎、手套也早已消失殆盡,極度排斥身體暴露在空氣中的他現在十分焦慮,上身的裸露讓弗拉格幾乎快暈厥。

 

喔?看來這小子還真有膽子啊?

再如此低聲下氣都惹得黑帽的怒氣回溯,冷眼回過身來盯著嬴弱的人類,而後者卻因為焦慮以及羞恥──他竟以這副模樣見黑帽?而倏地漲紅了臉,連帶著上身都染上淡淡的紅暈。連帶著輕微的顫抖,讓黑帽聯想起弱小動物。

 

然後他想到了個點子,「……別清了,之後讓5.0.5.去弄, 弗 拉 格 博 士 ,你跟我過來。」說著竟脫下自己的大衣作勢讓弗拉格拿去。

 

每當黑帽連著稱謂喊著他時都不會有什麼好事,弗拉格嚥了下口水、他有不好的預感,但這種熟悉的懼怕感卻仍讓他覺得遠比噁心想吐來得好。

於是他戰戰兢兢地接過黑帽的大衣套上、獨有的淡淡香味,也許是古龍水還是什麼的吧?弗拉格胡思亂想著,乖乖跟了過去。

他倆通過長廊,來到黑帽位於異次元迴廊下的房間,平時那邊只是一面牆、只有他本人才能進到這只屬於自己的空間。

黑帽停在他那張就寢的大床前,傾身回望弗拉格、皺著眉打量這個裸著上半身並套著自己無比喜愛的大衣的青年。

「扔下你破爛的牛仔褲和鞋子,然後滾去沖澡。」他下令「現在給我脫掉。大衣也是。」並憑空變出件浴巾扔了過去。

弗拉格趕緊照辦、隨後看見自己脫下的衣物一瞬間化為灰燼。他不敢說什麼,只得低著頭腦袋一片混亂的進入似乎是浴室的空間鹽洗。

「給你5分鐘。」他聽見黑帽說。

 

在弗拉格出來前他依舊止不住自己的笑意。

黑帽想到了一個遊戲。或是說一個測試。

Game start.

 

2.

黑帽相信懲戒對人類是有用的,恐懼會使得人類變得聽話、更甚至會對所有事情言聽計從。

待弗拉格出來時他一把將對方扔進床上緊迫威嚇地逼近他輕聲細語,「準備好了嗎?」

弗拉格訝異地不能理解現在是什麼狀況。

 

首先我對你太失望了,弗拉格博士。黑帽開始說,聲音無比輕柔。接著惡聲而面目扭曲,「究竟失敗了幾次呢?我想我只得把你給吃了,你的靈魂將永遠屬於我。」屬於地獄。「或是優待你一點,讓我扯下你的雙腿,作為合適的小懲罰。喔我知道你沒了手後根本跟廢人差不了多少。準備好選擇了嗎?」

 

他預期這番話會帶給弗拉格深刻的恐懼,使他能更加地服從或是更加精明地不會再失敗,但弗拉格的回應卻違背自己的邏輯。

「我、我不知道,先生?」弗拉格聲音依舊是那樣,膽怯小聲地咬著字說,「您要我選哪個我都會照辦、…我一直以為我的一切都屬於您…?」

「……」

 

惡魔能察覺人類的謊言,祂們一直以來喜愛欺瞞、謊言和惡意。

所以也知道此刻這年輕的靈魂說的是實話。

他一直相信自己所有一切都屬於這位先生。

 

「即便我說要吃了你?撕爛你的雙腳?」

「呃、如果這對先生有幫助的話…?」他實在不曉得自己的軀體除了腦袋外有什麼樣的益處?而如果是雙腿的話…弗拉格想到的是如果是義肢他大概能花時間用自己的錢做出來,因為那是他應得的懲戒。

 

黑帽面無表情地盯著弗拉格,然後伸出手去碰觸總是講出一堆不符期待言語內容的嘴,感受著他因恐懼而顫抖著,接著看著久未曬太陽而慘白的身軀。「你知道靈魂被惡魔取走的意義是什麼嗎?」而對方老實地搖頭。

「那你總該知道疼痛是什麼感覺吧?想像一下你的雙腿……」然後伸出食指指尖弄出銳利的指甲毫不猶豫地刺進他的大腿。弗拉格忍不住叫出聲來、然後緊緊抓握住床單,忍耐著壓抑地開口,「…這是必須的懲罰…」被疼痛逼出得淚水直直落下,然後想像到待會可能會是更可怕的疼痛便闔起雙眼、祈求著希望這種痛能瞬間結束。

黑帽看著完全沒有打算求饒的愚昧青年、雙眼緊閉緊握床單,全身發顫地連發育不良般幾乎沒任何體毛的下身、性器都輕微晃震。

 

……實在愚蠢至極。

他再度嘆了口氣,唸著今天第二次、去他的該死治療術語。

這個人類怎麼會這麼愚蠢,連求饒或逃跑掙扎的選項都沒有嗎。黑帽厭惡地想著,一直以來都總熱愛人類那死期將至前的各種反應,喜愛看著人類崩潰而極力逃竄。他熱愛身為人類噩夢的自己。但弗拉格卻什麼也沒有,只有近幾乎愚蠢的服從。

 

盯著彷彿已做足萬全準備迎接死亡的待宰羔羊,一連兩次施咒讓他稍微感到有那麼點頭疼,或許更多的原因是因為眼前這名愚蠢的人類。黑帽伸手摸上弗拉格的唇、拇指探入口腔內翻弄著,柔軟的舌頭、滑膩的觸感,對方困惑地終於睜開雙眼看向黑帽。另隻手撫上他柔軟的大腿內側,十分滿意手上的觸感,抬眼再次望向弗拉格時,慘白無血色的身軀又染上那淡淡的粉紅,因困惑並且一再被肢體接觸,弗拉格感到莫名羞恥。待將手指抽出時,終於沒了口中的異物感的他張口喘氣,黑帽忽然覺得他剛剛放進對方口內的不是手指而是性器、弗拉格的臉就像剛為人口交般的淫蕩失神。

輕皺著眉而微喘著氣,嘴邊滲著唾沫而裸露的上身現在看來卻莫名情色。

然後注意到也許是緊張也許是寒冷,對方的乳尖挺立、像是邀請著誰來碰觸。

 

他決定換個吃法。

 

黑帽將弗拉格翻過去背對著自己,然後覆上他顏色淺淡的性器,搓揉著並同時揉捏對方的乳尖、摸遍他的上下全身,為他打手槍般地上下套弄著,弗拉格不斷發出細微的呻吟聲、他幾乎已經忘卻自己原本的噁心恐懼,而後黑帽的左手停留在手感極佳的臀部。

黑帽甚至好奇想著弗拉格是不是多餘的肉都長在那了,接著探向穴口處、刮搔著從未讓人見過的後穴。而沒一會弗拉格卻被摸到射精、濃白的精液全射在自己手中,「這樣就射了?」他失笑地惡意嘲諷,將右手的精液塗上對方的穴口、然後硬是探入其中。

指頭在裏頭擺弄,熾熱的不像話的內部勾起黑帽更大的興趣,接著注意到弗拉格緊咬著唇像是想隱忍著自己的聲音,生理性的淚水在眼眶打轉,此刻他覺得想親吻眼前這畫面。

如此教人憐愛。

「別緊咬著自己的唇、喊出聲來。」親吻著唇而命令著,卻又加重手上的動作執意要讓弗拉格更加難耐。

 

於是終究無法忍住。「嗯、哈…啊啊,別、嗯──」弗拉格幾乎不敢相信這樣陌生、淫穢不堪的喘息聲來於自己,黑帽滿意地撫弄舔舐著他胸前兩點、有時依附在對方頸間然後伸出細長滑膩的舌舔舐著這名愚蠢的青年。解下拉鍊後黑帽掏出早已發脹聳立的性器蹭著股間,然後一下子順著機會挺進。

 

「你把我咬得緊緊的呢。」他說著難得讚美對方的言語,愉快地享受弗拉格內壁的溫度、伸出手撫弄交合的地方,看著手上滿是對方像雌性那般分泌出能潤滑的液體,想著原來這小子的體質是如此淫蕩時忍不住更加蠻橫地擺動腰桿。然後羞辱般問道,「我的陰莖就這麼好吃嗎?嗯?」

「…是…怎…」弗拉格壓抑著聲線、他其實不知道為什麼黑帽會這麼做,回應的話斷斷續續,被強烈撞擊而發顫的他無法說出成串字句,只能發出不成段的音節、但他仍想著必須趕快回應,雖然身下未知的快感讓他不知所措。

然後黑帽終於聽清楚弗拉格說的字句,「不是、要吃掉我嗎?怎麼是我在吃…」是否人類的天才都是這般思考邏輯?黑帽笑出聲來,越發想玩弄這個傻瓜。

 

「喂,弗拉格博士,你知道我們在做什麼嗎?」他惡意地輕附在弗拉格耳邊用幾不可聞的聲音輕聲細語、一字一字說,「我們在做愛喔。」

弗拉格的臉似乎又漲得得更紅了。

「舒服嗎?」

「…我不知道…」

「這時就乖乖回答舒服。」略帶不滿地撮弄弗拉格前端鈴口,透明淫液如失禁一般地一陣陣分泌著。

「我、我真的不知道…」他從來是個只會回答腦袋所想的事情的人,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從來不會說所謂的謊言或是客套話。弗拉格是真的分不清楚那種感覺是不是舒服,但,「我覺得快要瘋掉、請再給我多一點…」他祈求著對方更多的撫弄,想要射精想要更多黑帽、他的主人的所有一切。

惡魔粗大的陰莖插在自己體內、有時碰觸到某些地方總讓自己難以言喻的渴求更多更多。

「那你可要全部好好收下。」黑帽很滿意那樣的答覆,更加粗暴地抽插蹂躪略微紅脹的後穴,將過多的精液射進裏頭,抽出陰莖後他看著自己的精液從穴口溢出、甚至像是排泄般一陣一陣吐出濁白的液體。

然後讓弗拉格面對著自己,「舒服嗎?」像是再次驗收教學那般地黑帽又問,「好熱、…」結果這小子又回答他自己的真實感受。

「你可要感謝我。」他伸出手來展示給弗拉格看,「還射了兩次呢。」意有所指地擺弄手指說著。結果弗拉格迷迷糊糊地伸出手來拉住黑帽的手,舔弄了起來、「我來弄乾淨…」

 

真該死。黑帽看著那覆淫穢的模樣,覺得自己又想再狠狠幹弄弗拉格一次。

讓他在身下喘息淫叫、飢餓渴求著自己。

一次又一次,彷彿再多也不夠。

 

 

3.

他哼著小曲走在自宅迴廊時遇到戴蒙西亞。

「黑帽大人♡♡♡ 嗯?你今天沒穿那件大衣呢?」女孩尖聲怪笑地開懷詢問,她是世界上最愛黑帽的女人。

「噢,是啊。」黑帽好心情地勾起嘴角,朝自己房間的方向走去。「今天天氣很好嘛。」雖然他從沒因為外頭的天氣改變過自己的穿著。

那件價值不斐的大衣現在正套在弗拉格窮酸單薄、什麼也沒穿的身軀上,而對方或許因過度消耗體能而在自己的床上呼呼大睡。

 

多麼美好的一天。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