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內啡發芽。
關於部落格
近況:
不定時更新,主要填坑→MU強藍/赤安/OP柯拉羅
  • 1247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丹 挪。日常



對了,一個題外話。
維基的《義呆利》連結
諾威那裏的稱呼丹麥為「あんこ」
「あんこ」......我去查,為什麼查出來是
1.(內)餡兒   ......拿來吃的是吧?(囧!
2.姑娘          ......來人啊告訴我那是幻覺。
3.可以翻做  姐姐  或 妹妹  (好友如是說)              ......來人啊告訴我那是幻覺*2(死了。

然後是我翻網路字典的結果。嗯,感覺上比較符合(其實好像沒有?)

胖了的大力士。
......好了我理解不能啊啊啊(爆掉

                                                                                                                 對了後來發現本家有提到這件事(擦汗
                                                                                                                       簡而言之就是同班同學的關係喔。

 

 

 





*個性捏造。

丹挪  日常。  *丹=丁馬克  挪=諾威  冰/島=雅克      典=貝瓦爾德      芬=提諾
 







「笑一個嘛?好久沒看到你笑了說~」環頸。


「......」撥開環在頸上的手,默默的看向那個高自己許多的、不能停止說話的男人。


「唉唷,怎麼這點從以前就這樣了~每天要大笑!快快樂樂的嘛!!」聲音宏亮,笑聲也是如此。


「......我覺得今天跟以往一樣,不用大笑。」尤其你又很吵,這實在讓我很不高興。


「你怎麼這麼說~我見到你就很開心耶!!!又不是每天見面,你看到我也應該很開心吧???」笑著看向他期待
對方也能回應他這麼熱情。


「......」諾威則直瞧著馬克。



「嗯?怎樣?」



「......」主動靠近。



「嗯嗯?」又開始期待。



「送你個禮物。」他說,對著空氣做了個手勢。



然後一陣風吹過去,什麼枯葉、雜枝、雜草小石子果核的通通從天而降到丁馬克頭上。


「嗚哇!!!什麼鬼啊!?」他揮著雙手弄掉天上掉下的禮物。



「還有,拜託你安靜點。」一直都是這樣吵。無視著相處百年的那人,他自顧自的往森林深處走去。



 *    *    *



『這樣真的、真的沒有關係嗎?』小小的光點在諾威附近晃啊晃,仔細一看才發現是精靈
她有點擔心的對著青年柔柔地問著,雖然自從他發現她後她就知道這人對待丁馬克就是如此。

「沒關係。」

『......喔。』她想了想『......可是他還不是會追過來嗎?』


「......所以,不用管他。」



*     *     *



曾經問過那人為什麼你總是在我身旁、這麼吵?  

「因為我很重視你啊。」他一律這麼回答,附帶著百年不變的誇張笑容。



不禁皺眉。


為什麼?
第一個反應。


但是問了很麻煩吧?  他索性不問了。

只因為一起長大嗎?不知道。
只因為......被接收了嗎?


他沒想到把1814當成原因。
那年 被接給貝瓦爾德,雖然除了不住在那個聒噪的家以外,僅是回去繼續和貝瓦爾德當鄰居


(也是那年,提諾被交給露西亞吧。)
也是從那年,貝瓦爾德沒有再參與過戰爭,並於和平時期採取不結盟運動。
「為了國民,上級交代我必須這麼做。」他看著我,抱著一隻小狗,「......委屈你了......」垂下眼簾。




對我對他對那隻小狗還有,提諾都是一樣的。



或許,還有丁馬克。




委屈。19世紀,歐洲一片染著血似的狂亂。






也沒想把1940的那場大戰當成理由,因為,那不是理由。






丁馬克在德意志軍攻來前一天跑來,


「或許我要消失了也說不定,」嘴角溢著血漬,狼狽,但還是那一貫的白痴笑臉。



「諾威,要是我消失了,你一定會記得我吧。」





「......諾威,你一定要小心。不要認為沉默,就不會有敵人喔。」又說,
「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啊。」邊露出自以為白的牙齒蠢笑。





也只有那天,我被他親了而沒有還手。



Jeg vil gerne beskytte dig.」





 

*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