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內啡發芽。
關於部落格
近況:
不定時更新,主要填坑→MU強藍/赤安/OP柯拉羅
  • 1247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丹挪 (家暴夫妻(偽標))

 




就是因為習慣,所以偶爾意識到才會更覺得奇怪
 


不覺得厭倦嗎?



他知道自己對什麼事都很冷淡,他可以一整天都不和任何人交談
青年心想。
自己不像提諾那樣討人喜歡,臉上也習慣性的面無表情,應當是很明顯的顯示出拒人於千里之外了



那麼,為什麼他還是那麼常來找他?
這就算了,為什麼對方總是可以一直保持著笑容?



響亮的笑聲,如雷鳴般令他微微皺眉



***


"諾威,你覺得 死 會是怎麼樣的呢?"

某天,他和他動手掩埋死去的雪兔,"啊 照理來說我們應該很久很久以後才會遇到呢"他笑道,眉頭緊皺



"沒想過"青年記得自己這麼回答"......你想說什麼?"他瞥見他鎖緊的眉,脫口而出



"我想,死後我們還能再次在某時某地相遇。
和重要的人、心愛的人
以任何形式相遇。



我相信死後生命還將延續,並且還有一個具體的見面的時間空間。"




他這麼告訴自己。

很認真。



"......那麼,"像是某個弦被觸動了一樣,他忽然笑了,淡淡地"你是想說我會一直被你糾纏?"



"如果你要那麼想,就那麼想吧。"
丁馬克直盯著諾威,捕捉難得的笑容"嗯,我確信我會一直把視線放在你身上就是啦。"不可以逃跑喔,他嚷著





"............................隨你便。"算是應諾






不管如何,我都會緊緊待在你身旁。
那算是我的習慣,也是我的依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