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內啡發芽。
關於部落格
近況:
不定時更新,主要填坑→MU強藍/赤安/OP柯拉羅
  • 1247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OP 同人 柯拉松 X 羅 短篇 ---- 如果的那些未來


 
        終究沒能殺掉多佛朗明哥啊......柯拉先生,抱歉,看來還是未能替你復仇。
        羅在與夥伴們約定前的日子還沒到,他來到個平凡而遠離航道的海港小鎮,為了不讓身分曝光,羅拿掉帽子帶了個眼鏡、換了件普通的外套打算短暫停留在這,沿路走著,市集上的叫賣聲不絕於耳,而打斷這些的是一名婦女的驚呼聲,「天啊!你還好吧!你這是今天第幾次摔倒了呀!也不過是經過我這買個水果怎麼會跌個十來次呀!」
 
        「嗚,我也不知道,今天迷糊病特別嚴重呢...哈哈 痛!」拼砰,看樣子又摔倒了。
 
        ...什麼...
        羅驚訝地快速上前查看。
 
        跟記憶中一樣的鬆軟亂翹的金髮,但紮了個小小的馬尾,沒有誇大可笑的小丑妝、身穿素色襯衫而不是紅愛心圖案的襯衫,眼前這個男人長得與柯拉松很相像,但他不敢肯定,直到對方開口。
        ...啊,糟糕。」
 
        這是他們重逢後對方第一句話。
 
        ......』幾乎被拖來對方目前的住所,一路上都沒人開口,死盯著那個以為死在雪地裡的男人不放,很多事想問但也一個都問不出口,實在太過於驚愕,但也......
        「羅。」眼前的男人沉默了許久後開口,「你還記得我呀?」你也差不多該忘了我吧,傻小子。
        ...這是他媽的第二句話。
 
        ...廢話。」他仍盯著眼前的男人看著,不過這還真的是他第一次親眼看到沒上小丑妝的柯拉松,跟個尋常大叔一樣,比較好看的那種大叔。「我以為你死了。」
 
        聽到這個,柯拉松又抿起嘴,好似打算什麼都不說,但突然起身坐到他旁邊,拍了拍他的頭,「嘿 當年那個小個子長得好高了啊?」
        我很高興你活了下來,羅。羅南迪西輕輕地說,然後別叫我柯拉先生了,直接叫我的名字吧,羅西南迪,羅西也可以啦。
        於是他發現自己忍不住流了眼淚,索性低頭,卻聽到對方又在喊他 如同記憶中那種溫暖的,打從心底關心的口氣。
        「啊對了,羅!」
        「我還是很愛你喔!」他笑著說,很自然,不像最後一面時那種醜到不行的笑臉,這讓羅反射性的衝向前抱住對方放聲大哭。「...喂喂,你還是小孩子啊?哭成這樣,虧你還是最惡世代呢。」
 
        「我說你啊,穿著件大外套裡頭啥也不穿是怎樣 覺得自己很帥嗎?」認為反正都再遇到了就乾脆嘮叨他幾句,羅西乾脆開始像個老媽子一樣碎碎念著「還有你那個刺青,我是能理解啦不過那個大大的愛心圖案實在是...啊對了,你穿的外套後面繡著克拉松呢!」他笑了下,「欸我說羅呀?你怎麼從剛才就什麼也不講話啊?」
        「柯...羅西...先生,那時你還活著?」
        ......大概是我糊塗症發作,從地獄門前摔回這世界了吧。」他笑著回,「不談這個了,你應該還有事要辦吧,快去吧。看你過得還不錯真好。不過你之前也太亂來了,聽到消息說你跟在多佛身邊還加了七武海蝕我嚇都嚇死了!還把外套燒出了個洞呢!」
        「咦?」羅愣了下,「我...
        「怎麼了?難不成你想在我這住個幾天呀?」
        「可以嗎?」
        「咦,啊,可以呀。」
        於是就莫名其妙的住了下來,羅南迪西,38歲,久別13年與羅在一座遠離偉大的航道的和平小島相會。
 
*
其之一,羅西先生還是這麼冒失。
 
     羅在心裡感謝著自己以為他死的這十幾年羅西南迪沒被自己的糊塗病害死,這幾天早上他都會自動醒來,看著身還在熟睡的那個人發獃個幾分鐘才緩慢去鹽洗。這個落在小島城市近郊的獨立小屋子是羅西的住所,他一個人生活,床也只有一幢、但對方說反正自己當初特別交代了要買那種非常大可以躺23個人(但其實羅西南迪的身材為範頂多躺兩個人)也沒問題的床鋪以免自己睡相不好摔了下去,添購了一個枕頭和幾樣簡易的生活起居用品後他笑得十分開心的說我們跟你小時候那樣一塊睡吧!
 
        他很想反駁都幾歲了別把他當成小孩子似的,但看著對方笑得很開懷也就什麼也沒說,在這住下的第二天早晨他刷牙時他聽到咚的一聲伴隨著吃痛聲,嚇得跑出來查看時摔得四腳朝天得對方又咧嘴笑著說,羅,早安呀!
 
        ...早啊!羅西先生!」真是的,糊塗病都沒變。他咬著牙刷上前身出手拉起羅南迪西,倏地想起這是小時候的自己─在吃下惡魔果實、躲在那寶藏箱時曾經想像過的“未來”─雖然短暫地在他以為對方已經死了後成為一個永遠無法實現的夢,但今天卻成真了。忍不住漾起笑容,羅發現自己又濕了眼眶,明明在十三年前嚎啕大哭後再也未曾流過淚,人稱死亡外科醫生的自己總是冷酷而嘲諷著整個世界,卻在這兩天又學會流淚
 
其之二,羅西先生原來長這樣。
 
        吃過早餐、早上送報鷗來後羅南迪西開始看起報紙,翻到感興趣的某篇後他將報紙攤開平放在桌上,坐著低頭研究了起來,而沒特別事情做的羅於是開始打量起這個在自己生命中『死而復生』的人。
        模糊的記憶中幾乎都是對方畫著小丑妝的模樣,而現在專注看報的羅南迪西一臉嚴肅,羅發現其實這人長得真的算蠻好看的,特別高大而精實的身材、高挺的鼻子,湖水綠的眼睛,啊,尤其是他自然而然地笑開懷時真的讓人覺得很溫暖。
 
        ...我說你啊,在看什麼呢?」發現對方正死盯著他瞧,羅南迪西起身走向羅,擰了擰皺在一起的眉頭,「幹嘛又皺眉了─話說你黑眼圈也太重了吧!!我昨天就想問了!你平時到底都幾點睡啊你!」
        「我第一次看到羅西先生不是小丑妝的模樣。」他據實以告,聳了聳肩不對對方的嘮叨做回應。
 
        「哦~」羅南迪西回了聲後也直盯著羅看,「我只在懸賞名單中看到你,話說你這小子竟然還是跑去當了海賊呢...也罷,當海賊也蠻自由的就是。」出手捏捏羅的臉頰,他用手輕觸著羅的右臉頰、大拇指滑過黑眼圈,「不過,你能平安長大真好。真是太好了...。」繼續捏了捏羅的臉,吸吸鼻子的聲音讓羅察覺對方似乎哭了,「搞什麼,都這把年紀了還在小鬼面前哭......」他笑著說,「其實你早該忘了我的,但瞧你這不是還真得牢牢記住我啦?」
 
     「怎麼可能忘記啊!你可是我最重要的人欸!」脫口而出後卻馬上看到瞪大眼外加嘴巴張開的驚訝表情,「...你這表情是什麼意思啊喂?!」
 
        「羅~~我也愛你喔!嗚哇你說這句話我好高興啊!還想說你是不是很討厭我之前那樣帶你找醫生還有對你不是很好...不過從你口中聽到我還是大吃一驚啊!」簡直心花怒放心情一看就知道好到不行的羅南迪西讓羅突地感到有些尷尬地不好意思,什麼嘛,高興成那樣...他忖度,要我說幾次都行啊...啊,還是不要太常說好了,有點尷尬。
       
        風從窗外徐徐吹來,這是個平常不過的晴朗天氣。
 
 
其之三,羅西先生太過溫柔了。
 
        水聲嘩啦啦地落下。
        羅西南迪這幾年好像都是一個人自己生活,傍晚時他說要出門買個東西,沒事做的話可以一塊去逛、「或是你想洗個澡也行~」然後他決定留下來梳洗。
 
        轉開水龍頭,他想起多佛朗明哥在最後曾對自己說,「...嘛,算是給你個大禮吧,反正你也知道了我之前是什麼身分................他的名字是羅西南迪啊。」
       
        在一片混亂中多佛最後扔給自己莫名其妙的一句話,現在想想還真的是份禮物把真名跟他說。知道唐吉訶德.多佛朗明哥是天龍人出生後第一個反應除了難怪可有這麼大的權力後冒出頭的第二個想法是這樣說來柯拉先生不也是天龍人嗎?!戰場上沒多想,但在打算前往下一個地方的旅途中他突然想到...
 
        結果我就是柯拉先生的剋星是吧?
        他記得第一次聽對方開口時告訴自己D的涵義有什麼樣的意思,而沒想到的是,直接間接的,也許害死恩人的是自己。
        那時握著鬼哭的手不禁又加深力道,他知道不是那樣,但還是忍不住這麼想。
        如同當年弄不清為何在突襲柯拉松後對方卻對多佛絕口不提,如同那個夜裡對方替自己蓋被時輕輕觸摸著臉上的白色痕跡時,聽到為自己流淚時的喃喃自語和淚水滴上臉頰的滾燙,羅又糊塗了,真心不懂為什麼對方會為自己哭成那樣,用力咬著唇不讓身後那個又滑倒的傻大個發現自己醒著,他也哭了出來。
 
        ......對不起,你不是個白癡,雖然我還是很討厭去醫院、讓那些畜生指著害怕尖叫,不過,我知道了,你是真的希望我能得救。即使我還是弄不清一般人出自於同情或是可憐會做到這樣嗎,不過,那不重要了。
 
        短短的六個月相處,最後最後看到那人時是他用醜的嚇人的表情(還缺了顆牙)說我愛你喔,接著卻是撕心裂肺、到現在想到仍會微微顫抖不安的分別。
        本來打算在下一個城鎮會合後要當個好好聽話的孩子,然後可以的話也要告訴他、謝謝你,說得出口的話也要告訴他我愛你,但一切的一切都與柯拉先生一塊埋葬在海燕鎮了。
 
        然而現在坐在羅西南迪房間呆呆看著全身鏡,他執著大半輩子─還真的是半輩子呢─在離開海燕島後除了大哭外他揣著快死的身體硬是摸索了自己的能力,「我不能死...!」年紀輕輕的自己掙扎著活了下來,當真的用能力去除了鉑鉛病時他好想告訴那個人成功了,他可以活下來了!卻沒有任何人可以讓羅分享這一刻,而他也只想與柯拉先生分享這些。
        從可以活下來的那刻起,他發誓要找多佛朗明哥復仇。
 
        創立紅心海賊團,在北方藍大鬧一番、種種一切成就了今日,鏡中倒印出裸露著上半身的自己,他一直以來執著於這些,雙手指節刺上DEATH警惕自己是本是已死之人,但卻誤打誤撞地讓人以為是將帶來死亡的醫生;他回想當時刺青時對圖案的構想:他將雙臂刺上心型圖騰、也將胸前大半面積刺上心型圖騰外加如同那件黑色羽絨外套的樣式環繞,心型中間放上簡單的露齒笑骷髏。
        如同那個人最後的微笑,永遠永遠刻在自己身上,如同一輩子的烙印和執著。
 
    羅西南迪回到家後沒看到羅,敲了敲房間門沒聽到回應聲後他直接開門進房,      「羅?」他開門後看到羅低著頭單手撫著胸口,他嚇了一跳衝上去抓著羅問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不,沒什麼。」羅瞪大眼看著羅西南迪驚慌的表情、撥開對方的大手他轉身穿上衣,就像想遮住胸前的刺青圖騰。
 
        「對了,羅西先生,你還記得你把我放到寶藏箱時的那個時候嗎?」套上衣服後羅轉身回去面對仍露出頗為擔心神色的羅西南迪,「我那時也應該要回你話的,不過你那時的笑臉實在太讓人吃驚了。」他微微笑了下,「嗯,我也愛你。」
 
        可以的話、說得出口的話也要告訴他我愛你。
 
        其實也不知道這句話從自己嘴裡說出後下一步會怎麼發展,大概是和草帽屋那夥人相處太久了吧,不按牌理出牌什麼的習性也不小心沾染上了。如果這句話是從對方口中說出倒很自然,但自己可就不是那回事了。羅心想,倒有點擔心眼前的人沒露出張大嘴瞪大眼的白痴驚恐表情,反倒皺了下眉後上前再度擁他入懷。        「我都知道。」他聽見對方這麼說,放開羅後羅西南迪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在你胸前。我都知道的。」溫柔的說著這些,羅忍不住也伸出雙手來懷抱住對方、鼻腔溢滿他的氣息。真的太溫柔了,以前是現在也是。
 
        揉了揉羅的頭,他輕輕地說,對了我買了蛋糕,一起吃吧!
        ...嗯。」就讓我耽溺於這份溫暖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