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內啡發芽。
關於部落格
近況:
不定時更新,主要填坑→MU強藍/赤安/OP柯拉羅
  • 1247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OP 同人 柯拉松 X 羅 短篇 ---- 現代PARO

 01.
 
        認識羅的人都認為自己對他第一印象不是說正面到哪去,畢竟是個發覺你在盯著他看時馬上比中指、說話好似總拐個彎打什麼主意的、冷淡地談些可怕(?)的事情或是不小心惹到他後會開始認真用一堆醫學常識糾正自己的生活─幾乎是碎碎念的方式─外加找麻煩,總之就是個性格有點惡劣的傢伙,常掛在嘴邊的話便是不要命令我、找死嗎云云,偏偏成績又驚人的高,據稱已經唸完醫學院所需的書只差考證照且體能也不錯、但對師長同學周遭人的態度一直都不是很好,但今天神奇地,不少人看見了不可思議的場面,不,應該說根本不是同一個人的托拉法爾加.羅。
       
        基本上高中是不會有非相關的閒雜人士隨意進出的,你不會(或是很少)在平日上課時間在高中看見非教職或是行政庶務等人員外的閒雜人士在教室外頭閒晃,所以當接近中午用餐時間時高大的金黃髮男子一絲不苟地在教室張望像是在尋找什麼人一樣時學生都愣住了,但仔細看可以看到他身上掛有來賓識別證時大家開始好奇了,來做什麼的?是來找弟妹的嗎?哇哇真想看看是誰,畢竟其實還蠻帥的當然會好奇嘛。
 
        班上開始交頭接耳,引起小小騷動。
        正在看從父親書房遺留的第62本醫療書籍簡易筆記時,羅不耐煩地往窗外瞥了一眼,坐在羅前面的夏奇和企鵝還在開玩笑地賭是妹妹就去看看說不定是個超級大美人、便注意到自家老大很快的把書闔上後往教室外跑了出去。
 
        ...羅西先生!你怎麼來這?」
        「羅!」沉著臉(實際上只是沒有情緒時臉看起來很嚴肅而已)的羅西南迪看見來人時笑得開懷,很高興地將他以將孩子們抱起喊著飛高高唷的姿勢撐起了羅。
 
        ......
        ...........
        咦?!
 
        羅習以為常似地微笑地望著他很喜歡的那個人,而意料中地知道不少人在看後趁著視線死角他將手移到背後比了中指,在對方終於將他放下後他轉頭沉著臉眉頭死皺地無言警告,看屁啊我斃了你們。
       
        等等這什麼?!為什麼可以對著別人這神情下一秒對我們這麼看廢物的神情啊喂!
        「啊啊,我剛回來,想說中午也許你有空可以陪我吃個午餐所以我就來了...還是你在忙呀?」反正也剛好替哥哥跟戰國校長打聲招呼。
        「不,剛好我們今天只有半天課呢。」羅冷靜的編織謊言,反正下午的課不上也罷。「我去拿個書包就可以走了。」
        「真的嗎!太好了那我們回家吃飯~~~
 
        跟羅西南迪說了聲等我一下後便走進教室收了收拿起書包便要離開,「呃,老、老大...?」夏奇在企鵝的眼神示意下率先打破沉默,「你要回家啦?」可惜下一句接的是這個,他應該要問問那個人是誰的但見鬼的問了一定被幹掉。
 
        「嗯。」如往常般冷靜地回,「喂班長,我身體不舒服要早退。」
        「咦,好的...不對,你哪裡像身體不舒服的樣子!」身為班長的達絲琪想阻止這人翹課,「托拉法爾加你等等!」
        「我欠你一次總行了吧,下次跟你去把一直很想抓回來的瘋狗抓回來?」聳了聳肩他決定找斯摩格那白癡開刀,反正順水人情賣這乖乖女一點人情也不錯。
        ...!」見眼鏡女孩咬了咬唇他知道事情成交,病歷證明什麼的他想老師也不會跟他要,羅心情愉快地走向羅西南迪。
       
        上次見面是什麼時候?一個月嗎?他心想。
 
 
02.
        作者題外廢言:
        偶爾會看到多佛羅 或是基羅......然後最近看到將基德的身影跟羅西南迪的身影重疊的一張條漫殺傷力最大。
        痛死了啊我說。
 
 
==========================================================
 
 
        「唷~!羅~好久不見啦!」放下書包後羅走到隔壁唐吉軻德家,自逕打開門後迎面的卻是那個身為企業大老闆卻很幼稚煩人個性、討人厭的多佛朗明哥。
        羅的好心情突然壞了一大半。
 
        ......大老闆怎麼這時候出現在這?」禮貌性地低聲說了句不好意思我打擾了後便走入客廳找了個位置坐下,順道回了句話給對方後,他張望著看羅西在哪。
 
        ...你小子實在是...我就不能出現在自己家呀?啊在找羅西嗎?他在廚房喔!」比了比自己外帶來的料理,對著這樣的質問還真不知道要怎麼樣,多佛半無奈半玩笑地說「唉,你就不能對我好一點嗎~我可是也把你當成弟弟在看呢!」他知道羅對他有敵意,但多少還是有點傷心,畢竟當然要跟弟弟的“朋友”打好關係啊是不是?
 
        「啊,你來啦!」拿著三人分餐具的羅西隨後從廚房走過來,開始分裝午餐後三人隨即吃了起來,「對了哥哥,公司的事還好吧?」隨意聊著一些瑣碎的日常,羅西開口問了問,畢竟最近好像都沒關心過公司其他部門的營運狀況,但看多佛還特地去機場接他到家也順道到羅的高中去看了下應該不會忙到哪去。暼了下羅,看他碗裡的洋蔥堆在角落一小叢,「羅?對了你好像不吃洋蔥。」在對方被發現時尷尬地快速回道說我不是不吃只是不怎麼喜歡後他伸了伸湯匙往羅的碗撈了一匙洋蔥後吃掉。
 
 
        ......謝了。」有點不好意思,羅吶了吶很小聲的說。
 
 
        ............喔我的眼睛。啊不對我已經戴墨鏡了不是嗎可怎麼還是覺得快瞎了。多佛心裡吐槽,「羅西~我也不吃洋蔥。」
        「你少騙人了。然後不能挑食。快吃完啦維爾戈先生應該不久後就要來了吧?」嫌惡地瞪了眼自家哥哥,提醒的說秘書快來了別鬧了後他繼續享用好吃的餐點。
 
        「可惡你太寵羅了啦!而且洋蔥這玩意兒不是對身體很好嗎!羅怎麼可能不知道!」果然被寶貝弟弟差別待運到這樣,身為哥哥的自己只能化悲傷為力量來反擊,「不可以這麼寵小孩!」
 
        「羅也不是小孩子了!然後我只是幫他吃掉他不喜歡的食物而已。」自家哥哥有時就是會犯莫名其妙的幼稚,總之不理就對了。
 
        手機鈴聲響起打斷了多佛還想回嘴的念頭,他接起對話簡單說了幾句後他收了收身邊的私人物品後起身便要離去,「──好啦~不玩了,飯也吃飽了,公司有點小事我先走了~」刻意繞了過去拍了拍羅的腦袋後多佛說,「小倆口慢慢吃啊?」咧著嘴走出自家大門。
 
        「慢走啊。」羅西和羅同時說,前者沒在意小倆口一詞後者對這樣的小玩笑有點不好意思。
 
        ***
 
        午餐後他們決定搭個地鐵到oo百貨公司裏頭的連鎖書店裡逛逛,很有默契地到各自想看的區域看看後羅在從雜誌區移動到醫療區塊時看見被兩個打扮亮麗的女大學生圍住的羅西南迪。
        的確,有些時候氣氛好的書局是不錯的獵豔場所,尤其是羅西南迪更是好看如模特的那種人,而且確實是別人說的什麼高富帥。
        羅下意識地撇過頭裝作沒看到,走進原文書裡翻了翻想找的資料。
 
        是什麼時候這種類似於家人情感的依賴開始變質成一點眷戀之後增加成佔有慾再之後才讓自己查覺到也許是喜歡/愛上了對方。
        他其實不是很喜歡想未來的事情。
        譬如工作譬如類似成家立業這種事情,曾經以為自己沒有未來可言,尊敬的父母和最疼愛的妹妹都在車禍中死去,獨留自己一人在這個世界。
        但好幾年過去了,如今的自己是個別人口中有大好未來的準醫學院學生兼醫生,只要自己記得乖乖去考試外加別亂來的話。可他現在大概只是希望如今天這樣的日常常在,而羅西南迪的身影一直都在自己的眼裡。
        怎麼敢奢求開口告訴對方這份感情或是跟誰討論訴苦什麼的,雖然不是衷心祝福羅西結婚後永遠幸福美滿但他的確希望所喜歡的那人永遠都是那樣掛著笑容。可想像對方認識了女友什麼的還是...啊,真不想想像呢。他心想,有點酸澀。
 
        羅西南迪好不容易擺脫前來搭訕的女子二人組(暫稱)後─雖然對方都有報上名來但對他來說只是困擾而已─他看到窩在醫學區域書籍中的羅蹙著眉頭像是在糾結什麼,因為這幾年來跟自己在一塊時總是挺有禮貌且蠻開心的樣子,這讓羅西很有興致的觀察了幾分鐘,雖然很少說直接看到但他有聽聞羅對大部分人都是生人勿近外加有點(?)沒禮貌,嘛,沒關係,反正這代表自己在他心中是特別的存在吧?也就不會糾正還什麼的。
        但發現到那孩子好似不自覺露出有點苦笑外加難過的臉時他愣了下急忙向前,伸手捏了捏對方的鼻子後微笑晃了晃手裡的書、比了比對方懷中的雜誌後示意去結帳吧!牽起對方的手快步走到櫃檯,心中被緊緊揪了下的心情不好受,對於自己的感受無奈,那瞬間他想是時候告訴羅了。再憋下去自己會內傷的。
 
 
        雖然是冬天外頭冷得要命,但百貨公司裡的溫暖空調讓他決定點個義式冰淇淋來享用,兩人選了個最裏頭的座位遠離人群後一人一手一支湯匙地挖著冰吃,羅西趁著這空檔開口道,「剛剛在書店時在想什麼呢?」看了對方吃著哈密瓜口味絲毫不碰自己點的巧克力的臉愣了下像是沒意會過來這問題,於是羅西補充,「你剛剛可是露出很不好的表情呢。」
        「沒想什麼啦。」他說,明顯地不想談這話題。
        「我啊,之前聽說羅有喜歡的人。」羅西南迪開口,挖了杓冰吃下肚。「那時我還想說,什麼,居然!」刻意不清楚地說著,享受著冰也享受著羅瞪大眼的表情。
        「然後我剛剛就想說,我要跟你說清楚。」像是賣關子似的,「我呢,也有喜歡的人,我不想讓你從誰那邊聽說,所以想直接跟你說...嘿,再不吃我就吃掉囉?」
 
        記得半年多前和多佛在國外趁著開會後吃飯閒聊時聽到對方說羅有喜歡的人後自己震驚的要死的表情被對方拍了下來,之後才被明示暗示地說是自己後鬆了口氣...啊不對,是很開心。結果哥哥反倒笑不出來的說我為羅感到悲傷,改天要跟他道歉說對不起我弟弟這麼遲鈍。在閒談中確認這個有關“身家大事”以及自己的想法早就超過保護慾,「要不是你人模人樣的外加也沒對這小鬼做什麼事情我曾經糾結要不要叫警察來抓你哩。」多佛開玩笑的說,對於自己的弟弟喜歡誰他當然在意,不過也不會想干涉太多。畢竟他知道羅西再怎麼是個會讓自己擔心的唯一血緣存在,但對於隱私什麼的不會有太多意見。
 
        「羅,我喜歡你喔!」刻意挖了一大湯匙的巧克力冰往羅嘴邊塞去,果不其然有點被嚇到的孩子吃進嘴,恍神似地嚼了嚼後幾秒鐘脫口好冰!好甜!!
        他左手靠在桌上撐著頭看著眼前的黑髮男孩的舉動,遞出了自己帶的水杯給羅後,藏不住笑意但很認真地繼續說,「我想了很久,也想了很多。羅,你還很年輕、很多事情沒看過也沒享受過。我不覺得這樣對你公平,不管是接受我的感情還是什麼,你還是有那麼多的可能或是機會、也許取個嬌妻生個孩子延續家庭什麼的。」
 
        「不過,在剛剛看到你的表情後,我覺得,還是想跟你說這些。」希望分享你的一切,希望你別再傷心、別再露出這樣的表情。「我喜歡你。」
 
        ......................」腦筋特好的托拉法爾加.羅完全當機。死機狀態。
        ...現在是什麼情況?這樣總結的意思應該是羅西先生喜歡我...?!
        腦袋當機的他挖了一口巧克力冰後吃下肚,過甜的滋味讓他有那麼點反感,但他的確清醒了些,「那個,羅西先生,這個意思是......
        看到對方有點吞吞吐吐後羅西南迪很驚嚇得以為是自己(和哥哥)搞錯了,其實羅根本不是喜歡他是吧?這樣的念頭讓自己冷汗直流也同時認為這樣比較有可能後羅西開始有點慌張了起來,「呃那個,還是我搞錯了.........啊啊啊羅對不起啊啊啊!」
 
        人一慌什麼都亂了套。看著羅西這樣反應,羅很快理解對方想到了什麼,「不是啦!的確是你原本想的那樣啦!」說完後發現自己好似也算告了白,羅感到有點尷尬。
 
        ......』沉默了一下後兩人吃完冰品,對望中兩人笑了出來。
        「羅。」羅西開口,「請多指教?」說著又裝嚴肅地伸出右手作勢握手。
        ...嗯?」羅愣了下回握他的手,「這是?」
        「正式交往的意思。」
        砰轟──有種腦漿沸騰接近噴發的感覺。羅打從心底覺得,這男人大概是自己一輩子也猜不透他下一秒會做出什麼的那種人,不過...這還真是...
        ................請多多指教。」
        「啊不過我不會對未成年人出手的!我發誓!」
        「!!!?」雖然這句話羅西用氣音說不過羅馬上意會過來是什麼意思後少見地給了對方一記肘擊。
 
         走出百貨後溫度明顯驟降,羅西南迪拉近身旁那個他再熟悉不過的黑髮男孩,不,是黑髮小情人,親暱地一塊回家。
         也許未來還有不少事要想,不過只要跟這個人在一起,都會是好事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