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內啡發芽。
關於部落格
近況:
不定時更新,主要填坑→MU強藍/赤安/OP柯拉羅
  • 1247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U 同人 強尼 X 藍道 You're Mine. 略慎(?

=========================================================

幾乎連拐帶騙半是威脅的半是蠱惑、那年強尼沃辛頓三世的確莫名換了個口味,知情的人都知道這件事,那個矮小蜥蜴的事。

不過後來、後來啊,超出計算的比賽,小蜥蜴成了笑話,少見的嘲弄聲笑聲噓聲讓自己自尊心轟然被炸毀,要他滾出自己的視線,永遠。

可幾乎在脫口說出永遠時他就感到後悔,甚至感覺到內心某個角落想把他拉回來。
幾乎。
強尼知道小蜥蜴鐵定會有個『繽紛的』日子。


被嘲笑被捉弄被欺負。

可即使他離去那些跟他做愛的記憶卻依然鮮明,那個纖細身軀強忍著什麼似地輕輕顫抖,
明明是雄性卻發出比任何人更香的氣息、更膩人的喘息,令人著迷。

所幸錯過了仍有這機會補回來,終於讓他點頭跟自己交往,但這才真正地感受到這傢伙真是莫名磨人的妖精。
不然就是天生是我的剋星,總能惹得理智要斷裂。


雖然知道他真有迷惑人的本事,但可怕的是他沒自覺時反才教人頭疼的很。
譬如一放假便放鬆到一個莫名徹底,睡迷糊了不說,到底是為什麼抓著自己蹭、露出傻傻的笑,但戳了也沒什麼反應,只是嗯---嗯---再讓我睡一下地呢喃。
毫無防備到判若兩人,還是他本性如此?
看著看著倒有點糊塗,開始擔心起藍道是不是不小心撞到腦袋了怎麼性格差這麼多?


終於到了中午藍道保基才悠悠轉醒,看到顯示12點多的鬧鐘時整個人跳了起來氣急敗壞的想說就算是假日就算昨天做到有點晚還很累怎麼自己這麼不爭氣地發懶成這德行,一定是被強尼沃辛頓感染的!他開始皺著眉怪東怪西小小聲地碎念著。
觀察了一陣子才確定沒撞到腦袋真的是單純的睡傻了,另一個念頭就浮了出來。

下次就不客氣地直接嚐嚐小迷糊的味道好了。


或是心血來潮看我喝杯紅酒便盯著說也想嚐嚐,沒多想變嗯了一聲表示自行取用,卻看這傢伙明明沒喝多少卻滿臉潮紅醉了似地主動跑來勾著我說酒真好喝,接著嘴湊了上來說要我也喝喝看味道是不是很好喝,差點把酒灑到那些還在看的簡報上,醉也不是這樣,原來他酒量這麼不好?
咯咯咯地發出細微的怪笑,嘿強尼~~~,口齒不清地說著,這真的很好喝吧!
接著又再次不安分了撲了上來索吻、舌頭舔弄著自己的牙齒,吻到小蜥蜴自己喘不過氣才鬆口
「嘿強尼~~~」
「嗯?」抱著不跟醉鬼計較的心態他很是無奈。
「你真的愛我?」

...他第一反應是原來真有酒後吐真言、開始真心話這種事情?
自年輕時就千杯不醉的強尼詫異,「是啊,你不信?」這倒有點讓人不高興,都什麼時候了還不相信。
「嘿嘿。」他笑,「那這樣我也愛你。」藍道保基說得很起勁似地,但明顯就是酒後神智不清,可接下來這句還真的讓人又愣住了,「如果你不愛我了 我會知道。在你發現之前 我就會消失在你眼前的。」雙手捧住那好看的臉,做夢似地笑著呢喃著。

「......」真教人不爽啊,原來他這麼想?「......呵,別笑死人了。」強尼沃辛頓這下真的是略為發火了,他抓住捧著自己臉頰的手腕、另隻手攔腰把醉醺醺的藍道抱起,「那可不是我的人生規劃啊。今後也不可能會是。」

「嘿嘿。」他又笑,「嗯。」
「...所以?」
「所以...」來做吧。他附在耳邊輕輕地說。

如同以往地愛撫潤滑、瞇著眼看著藍道仍是那樣子,半是不滿半是精蟲衝腦,看來自己可能仍需要好好和藍道說清楚。他在吻上對方的唇時這麼想著。


 ※


隔天起來時藍道保基想說怎麼莫名其妙的做了怪夢,在夢裡也在做愛是怎樣,自己有這麼飢渴嗎?想著想著但要起身時全身的痠痛和從身旁傳來的動靜讓他瞬間意識到這他馬的好像不是夢。

「.............................」我不相信這種事真的會發生。酒後亂性什麼的。
不對,如果在同居的話這頂多是.......喝酒助興之類的.....嗎。
「......?」也醒來的強尼瞇著眼看著藍道,一段時間沒發聲的喉嚨吐出嘶啞的聲音說著,「早啊。嗯,以後你可能要順練一下你的酒量。」

「或是這樣保持也不錯啦,挺有性致的,只是你別把酒杯甩來甩去就好。那些報表還沒看呢。」
「.............................」
我再也不喝了。
我昨天真的說了那些莫名其妙的話嗎!!!!!!!!!!!!!!!!!!!!!!!!!!!!!!!!
誰來殺了我!!!!!!!!!!!!!!!!!
「要是你現在想著真想死你就完了。」挑著眉睥睨著藍道的強尼開口。「還有除了隱形外擅自消失在我眼前你也完了。」他補充,「知道了?」
「......嗯......」懂得他在說些什麼的藍道好不容易吐了一個音回應。

明明吃虧的是自己但還是沒法理直氣壯。
「再睡一會吧。」說著便又把對方拖回被窩裡。


等到終於離開床上後已經是接近中午的事情了,很難得地兩人都在家裡用餐,強尼果斷地要人送了外賣(很高級的那種),沒打算要藍道下廚什麼的,

啊,剛剛看了下,冰箱好像也沒什麼東西了,等等問他要買些什麼好了。再讓人送來。


看到藍道梳洗完畢悶著臉拉開餐椅,他開口:「我說啊,你記不記得自己昨天說了什麼瘋話。」對方微微頓了一下伸手拿起刀叉開始食用不管吃幾次都覺得這傢伙真是莫名其妙的奢侈的早午餐。
會有人特別電話要飯店外送送上早午餐的嗎。
「說了什麼?」誇他技巧好?
「『如果你不愛我了 我會知道。在你發現之前 我就會消失在你眼前的。』」

「......你是要我吃不下飯是嗎?」
「沒,只是複誦你說過的話。」這種事情還是早早解決的好。再有一次,他也難保自己真的能再把藍道保基給抓回來。

慢條斯理地看著對方繼續使用刀叉,他沒繼續緊迫盯人,改拿起平板看起了股票。
只是心裡也曉得藍道知道不給個答案是不可能離開這餐桌的。


「我只是為我自己著想而已。」他飲下那杯柳橙汁後突然開口,中間思考了一下也知道不談一下這事大概接下來會遭受到三不五時的關切,糟糕一點等他大老闆心情不好還會以這當引爆點呢。
反正強尼.沃辛頓在某些地方真的有說不出來的幼稚,這點他早就知道。

他聽著。
「......」藍道知道對方是認真在聽他說,至少蠻像那麼一回事的。「我...當然要趁最糟的狀況發生前離開。」


「誰知道你是不是一時興起。」他宣布。


「所以最糟的狀況就是我不愛你了?」
他把愛這東西說的理直氣壯,政商名流都這樣嗎。
「也許吧,誰知道呢。」

「所以,你知道我是愛你的。至少現在。」想了想又補了一句,「不過再次重申,我已經把你納入我的人生規劃了,甚至連退休養老要去哪都設想過了。」
「.........」夠了他們要討論愛不愛什麼的這種事還有多久,藍道覺得彆扭,幾乎冷汗直流。「強尼.沃辛頓,我從不知道你是會把這種事情掛在嘴邊的人。」

把愛啦、共度餘生啦那些反覆地拿來說。這麼想著都要惡寒了起來,藍道保基也不是不相信那些,只是不覺得對方會給自己這些。至少認真想想到底還是沒把握。
年輕的時候對大學充滿憧憬,想結交朋友想派對玩樂,不是沒想過交個可愛的女友、但那時沒想這麼多。

「?」一邊眉挑起,彷彿質問著那句話,「我是不常說。但昨天你發酒瘋讓我覺得應該多說才是。」
「...神經病。」
「那你別當個有被害妄想症的人。」

「我是為了自己好。」
「嗯。」強尼回了聲表示有聽進去,「那你再多放心一點,直到總有天完全相信我。」
「......」藍道又無語。接著坐在對面的強尼起身把藍道扛起,窩到客廳沙發裡開啟電視。
「別逃跑。」強尼抱著他,蹭進藍道肩頭裡,而後感受到對方的手像是遲疑地輕輕回抱著他。「別跑。」
「我試試。」他以為是錯覺但瞥見對方紅透的耳根子時便笑了。


 ※

「你家裡怎麼可能答應!」
「我有兩個哥哥。外加,那老頭子這幾年也不干涉我的生活了。」想干涉也沒法子。
「你...你不有其他人倒貼!」
「......這幾個月你有看到任何人嗎。我反倒看見其他人吃你豆腐。」然後被我私刑。嗯。
「我我我是男的!」
「..................」這可真出乎意料。「我說藍道啊,都快十年過去了,你怎麼還是這個說詞。你是男的我第一天就知道了啊。」

「可這樣你說要到我家提親是怎樣!這就算了我為什麼要去你家...!」
「我只是想給你父母打聲招呼。至於到我家嗎...」他想了下,「也只是打聲招呼。」
雖然那兩個哥哥好像有刻意去看過你了。

「...有必要嗎!」

「我只是想 確保你是我的。」

藍道保基,說真的,你要說我是你的也沒問題。




=============================================================

後記TIME!快樂的瞎扯時間!!!(被丟鞋子
如果可以來聊聊他們我會很開心的XD

在下標時有想過要用Mine (我的) 或是 my stuff (我的東西)之類的標題
最後無意間想說打打看 you're mine 會出現什麼  結果出現
Mariah Carey的歌XDDD

大家可以去看看歌詞,老實說和我心中的強藍不同,歌詞完全就是兩人世界/甜到一個炸裂
"You make me feel our love would never end."
『你讓我體會到我們的愛是永無止盡。』
尤其這句根本www一開始對我來說是不太可能聯想到他們的(除了他們老了在回憶過往之類的)
藍道的設定根本讓我內心痛,先看怪電再看怪大根本痛炸,希望大家對他好一點OTZ
(↑我知道我抱怨過N次)

這樣的藍道大概不會再相信任何事情,就如歌詞好似完美的、是單純的天真愛戀。
但也許這次真的可以愛吧
再愛一次。
(在寫的時候忍不住再度覺得...藍道再被強尼捨棄大概會從此墮落OTZZZ)
幸好真男人如高富帥強尼才打定主意這次小蜥蜴再讓他找不著...就抓起來囚住一輩子不讓他跑走。(夠了別扭曲)
總之大概就是走偏了就GG了幸好他們會好好的這樣的故事,...好偏激啊,
不過我還是要婊一下原作幹嘛對藍道這麼偏激。
其實在打的時候補了這句"
強尼心裡是以結婚為前提了,只是藍道好像不知道。"打完後想說啊我把心裡話打出惹呢。

其實關於會藍 我發現自己蠻喜歡描寫關於對彼此對未來對愛(對方的感覺)這種事情
過程的對話也很有趣,會想著強尼會說什麼呢、藍道又會怎麼回呢諸如此類的
想著想著這些對話就跑出來了(有點相聲的感覺就忽略XD...?)




Didn't I want you badly?
hmm...maybe.
嘿小蜥蜴,我是否太愛你了?

...哈、也許吧。


藍道伸手圍繞住對方後頸,讓鼻腔充滿彼此的氣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