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內啡發芽。
關於部落格
近況:
不定時更新,主要填坑→MU強藍/赤安/OP柯拉羅
  • 1247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U 同人 強尼X藍道 <過往> 上 *自創角色有

 ================================================================================


 
他沃辛頓家一直以來便是個政治世家。
強尼沃辛頓三世──身為家中么子、上頭兩位兄長和姐姐都是完美的優秀人才。
「小強尼、你知道政治是什麼嗎?」
年紀幼小的他沒有回話。他早就養成了不能表現出任何無知的舉動,哪怕對方是自己的親姐姐也是一樣。
 
她嫣然地朝著弟弟笑了。
多麼可愛呀。她心想,跟另外兩個弟弟逞強但看得出來很慌張的臉蛋不同、也也許是她和強尼差了10多年的關係,總覺得最小的弟弟表現特別好、特別得她喜歡。
 
「政治呀,就是人脈、名望、金錢和...」她捧住小怪獸的臉頰,「權力呀。」
她說著說著又笑了起來。
強尼一直都知道姐姐是個極致聰明也美麗的女人,但她唯一不同於家族中任何一個人的地方就是她總是違背父親。
她喜歡把看不順眼的其他族人弄到落魄悽慘卻一點都看不出原因,她喜歡在父親對自己講道理時在父親目光的死角扮鬼臉。
他知道兩個哥哥對姐姐都畏懼三分。
可他永遠不會知道姐姐到底做了什麼,不然為什麼沃辛頓的家族譜沒有她的名字。
 
強尼一直很想問。但姐姐從沒打算告訴他。
 
在他上大學前姐姐又敲了敲門來跟他聊天。
「嘿、小強尼。」姐姐穿著件剪裁俏麗的褲裝,像是剛從遠方回來似地跟他說。你還記得我問過你政治是什麼嗎?她咧著嘴笑問。誇獎著弟弟真是帥氣、很有接班人的氣勢了。
...政治是力量的行使、政治是權威的運用、政治是規則的制定、政治是稀有資源的分配」強尼說著,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總覺得姐姐笑的很不以為然。「...政治是聰明人的手段。」他最後說。
 
她聽著最小的弟弟說出父親總是掛在口邊的準則,看著又一個孩子、還是她最喜歡的弟弟又要被那套無聊的家族訓套牢,總還是有點點不捨的。
但也不會多做些什麼。
這些年來她看著幾個弟弟這樣成為足以讓所有怪獸稱羨的完美怪獸,大弟二弟終究決定繼承沃辛頓最大的事業:從政。
嘛,只是一個黑一個白。
一步一步建構自己的勢力,自己偶爾提供個建議或是背後動個手腳,父親早就拿她沒辦法、也越發對自己的女兒感到忌憚。
反覆無常、絕頂聰明、完美的情報網。
 
畢竟她身體內的血仍是流著沃辛頓家的血脈。
這些年自己好不容易終於從那令人作噁的族譜除名了,雖然對外仍保留也沒有大肆昭告天下說她不再是沃辛頓家的人,但體內的血液不會因此而改變。
就只是家族譜上不會出現她的名字罷了。
這種優秀、自大、美麗的血統。
兩個弟弟從未遇上什麼難題,也不意外這種標準的基因遺傳,但最小的弟弟是否會跟自己一樣叛逆呢。
跟自己一樣向父親宣戰,慢慢弄垮部分可笑的小企業。
駁斥那套家族論、另闢自己的世界。
強尼呀,你會怎麼做呢。
當他要你做出選擇的時候。
 
「強尼,如果你不想聽那個男人的話,隨時找我唷!」姐姐走上前替他拉平衣領,「我覺得你蠻適合往企業商場那塊發展呢。」自己也差不多對軍火買賣和資訊網絡那塊膩了,但說實在的這塊仍有不少潛在利潤呢。乾脆讓強尼來接好了。
 
「好的。」他蠻訝異姐姐提及自己目前的『事業』,甚至擺明了可以的話來接下這些。
強尼沃辛頓曾對父親提及為什麼這幾年沃辛頓家會逐漸壯大到連政府都要與他們這些仍未參選的新生代保持密切關係,高官的私人宴慶、政商的交流會議,他知道大學等著他的會是更多這種場面。
 
「那些,」飲著酒的手頓了一下,幾乎不可聞地輕輕嘆了口氣,這個最大的女兒一直都是他最頭疼卻也最驕傲的孩子。「都是你姐姐做的。」像是呢喃地聲音失去平常的威嚴,強尼知道父親總是避談他的女兒、卻又對她
軍火仲介、網路資訊產業,這個女兒根本是最能彰顯家族能力的天才。
可她全然不接受任何安排。不管是學業、愛情、婚姻,最可怕的是似乎只要她有心,就能改變任何局面、吞噬任何人。
 

 
強尼沃辛頓從小就定期和其他望族聚餐交流,而不意外地、他觀察到現在這些政黨的領袖們也多半出身於和自己差不多的政治世家或者富豪家庭,上過最好的大學、穿著名牌服裝、相貌出眾、政治履歷完美。
那便是自己未來的生活。
 
稱不上不喜歡,甚至可以說游刃有餘於任何交際應酬、享受鎂光燈的注目,他的人生就是如此順遂。
也理所當然。
因為他啊可不像那些空有名聲的三流怪獸,他把加倍的自主訓練、超越進度的課程規劃視為理所當然,他如同姐姐那樣,瞧不起任何空有其表的弱者。
 
在他不容許任何失敗的人生中,他第一次體認到被嘲笑這件事情。
即使後來宣布對方作弊失效、菁嚇會仍是學園裡的No.1,但他不會忘記那種屈辱。所以他對於那些傳言總聽而不聞。
 
他啊,也真該收手了也不一定。
最一開始只是碰巧抓了個有趣的隱身怪獸,再然後饒有興致地想嘛好像一直少個秘書,雖然時常有人前來應徵,但他不喜歡那些對著他諂媚或是說可以提供什麼好處甚至明示暗示可以當性伴侶的小怪獸。
即使那些也是高官權貴的子弟或是明星模特的孩子,看不順眼的東西還是看不順眼,但強尼不會為自己樹立敵人,他微笑招呼、不熱不冷的說著客套的話,也所幸大家都是聰明人,頂多認為會長完全對雄性沒興趣自討無趣摸摸鼻子走人。
畢竟是兄弟會嘛。要是今天是雌性可以加入的話也許這個缺不會空這麼久了吧。
職務是會長秘書吶,別說什麼了,強尼沃辛頓三世的個性和他的恐怖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接受的。
也許你看他總是那樣從容不迫、自信和力量,也也許他是個適合拿來當伴侶或是結婚對象,總之就是個如此適合倒貼的男人,但你要是看過他的專制看過他的行程安排、更甚至看過他課餘時間是如何對付那些不自量力來找麻煩的他校怪獸,你就知道為什麼這個缺即使熱門但不是每個人都前往應徵了。
 
就像你哪天得罪到他、觸犯逆麟的懲戒當然少不了最原始的懲罰。
他會優雅地在你身上做一些記號,讓疼痛警告著別有下一次。
而咬殺到最後一刻、那些只剩一口氣的軀體還有什麼?
啊,還有 滿 滿 的 恐 懼。

 
“不要挑戰菁嚇會的沃辛頓小子。”外頭的聲音都這麼傳著,從好幾年以前就如此。
 
所以他對藍道保基一開始真的只是出於一種感興趣。
隱身的能力、接著發現他能配合碰觸的東西而改變保護色,他在派對後興起一個念頭,
『想看看自己的顏色出現在他身上的模樣。』
強尼沃辛頓看著聽從他的建議換上隱形眼鏡、睜著妖異的墨綠瞳在慶祝派對裡開心的模樣,他不禁這麼想著。
想讓這小子染上自己的顏色。
 
他第一次用著試探的語氣詢問他人,從前都是別人蹭上來倒貼示好,強尼問著藍道是否派對後跟他進去房間一陣子,仍情緒高升而開心著的藍道以為是要討論他的工作職責而不疑有他的答應,卻不知道這種邀請無非就是代表另一場地『狂歡』。
所以當強尼將他逼上床後對方的反應讓他困惑。
 
如果是假裝自己很清純還什麼的演技是不錯,不過太過就很矯情了。
但他發現這小蜥蜴很驚嚇地將自己推開躲到門前、說著自己是男的還有不知道是情急之下還是怎樣說出我不喜歡你這種他這輩子第一次被拒絕的話語,強尼真的感到蠻不爽的。這不就是在說:你是眼睛瞎了看不出來我是男的而且你腦袋有問題嗎我又不喜歡你!
很好,很好。
是嗎,那我就只好搶來了。本只是想慢慢地從最一開始的做起,譬如這容易緊張的個性可能光接吻就能讓他的色彩渲在對方身上。
之後在見機行事,畢竟認識的不久、這種關係說不准會成為什麼樣的要脅也不一定。但這個當下就是不想管這些,也許也是直覺告訴他藍道保基不會這麼拿他們的關係得寸進尺什麼的。
所以他利誘威脅了小蜥蜴,也如願以償地看到身下的身影比預想中的還讓人五光十色地被吸引。
 
藍道保基大一下、被逐出菁嚇會後過著什麼樣的生活他真的後來才從賈維爾那聽到隻字片語、從奇普這知道傷勢的嚴重性,不是沒有想過藍道會被嘲笑欺負或是惡意對待,但受損的自尊伴隨著父親的傳喚,他首度萌生跟父親背道而馳地撇清關係的念頭,如同姐姐那樣。
 
即使那仍算是場失敗,他現在想想,仍不覺得會後悔當初攬了藍道保基入會的這個決定。應該說從沒後悔,那天的情緒是懊惱和遺憾他沒能替他自己留下完美的紀錄、證明自已是強大的怪獸。
從收集到的、關於藍道保基的一些家世背景資料和大學前的課業表現,強尼多少了解這傢伙大概不是很受歡迎,有趣的是明明他的家人都蠻出色的。
大概就只是欠一個機運。他下定論。
所以他特別懊惱染上滿滿粉紅愛心的藍道毀了那個特別為他準備的舞台。
 
而強尼也認為都在菁嚇會待了一陣子了,多多少少這小子也應該有學會如何保護自己了。至少不會再被欺負的這麼慘了吧。自己衷心這麼想著。
所以他沒多想藍道保基的大學生活變成什麼樣的鬧劇,也因家裡大大小小的瑣事讓他不得不在大三提前準備大四才要接任的部分事務。
其中最大的挑戰無非就是父親指派他跟姐姐談判,要她將兩個資源納入沃辛頓家族企業。
電話裡傳來姐姐放聲大笑的聲音,而也很直接地說了,我的名字又不在沃辛頓家族裡,何以要她這麼做?
他無語。
但電話裡又傳來她說約幾個時間來討論吧,我這些的確有打算交給你繼續做。
猖狂的高亢女聲讓他知道,或許這就是自己未來的事業。

於是大學生活幾乎提前結束,兄弟會也許只剩空有其表的精神領袖、他出席每一場賈維爾說建議他來的場合,少了藍道的存在也就只是回到最一開始的生活。
只是他總在解決生理需求時感到內心有部分不再滿足。
他只當藍道保基給他的後遺症,畢竟如此甜美的東西怎麼可能沒有後勁。
 
那之後的一個月,難得出現在小屋的強尼無意間看到奇普怪異地跑進來、後頭跟著嘴角略沾有血跡的賈維爾,而前者急忙翻找出一大袋藥包及幾罐生理食鹽水後又臉色極度不悅地又從本屋急忙衝了出去,「奇普...在搞什麼?」他問了身旁隨手拿著毛巾擦臉的賈維爾。
 
複眼全盯著強尼看著。
「沒,只是看不慣某些敗類而已。」
這下倒想認真聽聽賈維爾指的是什麼了。可知道要他這種麻煩能省則省、懶得親自出手的個性惱火可是不怎麼容易的。
「說清楚點。」
又是幾秒的沉默。
「你忙完了?」他突兀地問道。
點了點頭說差不多了後,賈維爾想了下便說,「奇普跟我經過後棟那想抄捷徑,無意間看到幾個敗類。」
所以就教訓了他們?什麼跟什麼?強尼挑起一邊眉似乎表示有話直說。
即使知道會長當下一定會又跟那個時候一樣冒出強烈的威嚇,他考慮了幾秒還是直接說出來。
即使奇普說為了藍道保基好最好別再讓其他人知道,尤其是自家會長。
「藍道保基被一群人輪著上。我都覺得他快死了。」後面那句沒多想便說出口,但果然有點後悔。
眼前會長果然馬上讓氣氛溫度降到最低點。「......他在哪。那群人又是誰。」
 
毀了其中一個傢伙的半邊翅翼後那群怪獸便做鳥獸散,啐了聲算是表示無聊,單方面的虐殺果然沒樂趣。奇普抹了抹自己的臉,蹲下查看那個縮成一塊的小小身軀。
「天知道他會不會直接毀了這間學校。」他又說,皺著眉簡單先替幾近昏厥無意識的藍道簡單處理,再替他翻過身來卻只看到委靡一片卻又血跡斑斑的下身,一向教養的奇普忍不住大罵了聲髒話。
他馬的。「這群敗類...!」
最後他決定先把這小東西帶進自己在學校保留的單人宿舍,「我先回去拿藥,再開車載他去醫院。他這種傷勢不去處理是不行的。」
 
賈維爾有那麼點想確認為什麼他們兩個會為了這小蜥蜴這樣耗時間耗精力,明明他早已不是兄弟會的一員,但又隱約知道為什麼,至少自己在奇普說動手的瞬間便上前捏碎了在剝著鱗片的手臂。
也許他總是事不關己,但他仍是戰鬥力最高的一個。這個事實從未被質疑。

...我們都知道他是有天分的。會長的眼光也從未失準。」奇普抱著藍道保基,小心翼翼地護著他。
即使他不再是兄弟會的一份子,但他曾經是我們的兄弟沒錯。
啊,所以我們才會馬上就出手吧。
 
那天他聽著賈維爾那些話語,接著奇普回來後看見在大廳氣氛沉重的兩人,嘆了一口氣同時也想說這樣也好,也許會長有更好的處理辦法也不一定。所以他簡單描述了就醫的結果。「啊,這個......糟糕改天拿給他好了。」想到什麼似地他從沾染著血的外套口袋拿出微微變形而鏡片碎裂的、那個會長修好又交還給藍道的紫色大圓眼鏡,如今又變成這德性。
強尼聽不太進去關於撕裂傷、鱗片拔除、碎咬、勒捆等那些受傷的成因。這些從不會發生在他身上或是他兄弟身上。「......給我。」
聽了這麼多,他只又多說了這句。
 
接著起身撥打電話假藉為同學服務、找尋遺失及被偷竊的物品成功拿到半天監控室的鑰匙,不發一語的從最有可能的角落監視器找起,不一會便看到大致是那3-5頭身型有大有小的怪獸逼退著什麼似地往角落去。
1、2、3、4、5。他記住了那些身影,大概可以推論是哪些學系的,反正要得到全校名單輕而易舉。
那天晚上獨處時他感到憤恨卻又同時鬆口氣地、那個角落並沒有監視器。
至少這些東西不會被記錄。他也不會看到也不想看到藍道保基當時的模樣。
 
在夜半時到醫院單人房見了昏睡的藍道保基。身上纏繞著繃帶、臉上的瘀青和許多的管線連結在瘦小的軀體上。
他不知道該說什麼。
只知道要先處置那些怪獸。即刻。
 
強尼用了菁嚇會和個人的面子和權勢阻隔了所有知道這件事的人,也所幸這幾個敗類還算好找,要毀掉這種本來就有幾個前科或是不良紀錄的人當然簡單。
 
「我會用任何方式讓這件事情有個終結。」他找上校內有私交的指導教授,「別做的太明顯。或是讓人抓小把柄。」隔著眼鏡她對這年輕的沃辛頓這麼說,正好他所提的這幾個學生在課業和出席或是私人生活方面也有點問題,如果證詞和影片都沒錯的話,的確是可以辦退學。
這種幾乎是醜聞的霸凌和強姦戲碼,最好的辦法的確是把這些都壓下來。
只是她直覺知道對方大概是要他們求死不能求生不得。

從這世界抹滅掉。他們家族的拿手好戲。
...關於對藍道保基的說詞,就交給您了可以嗎。」他很信任這個老師,知道也許藍道絕不想再見到驚嚇會的成員,決定除了跟奇普套好說詞外,之後的照顧那些就交給學校就好。

不必也不用讓自己出現在他面前。
他說不出為什麼,只是純粹這麼想。 

關於藍道保基在菁嚇會的種種一切在謠言的傳播下幾乎沒有再被提及。
『不准提,不准說,不准找麻煩。』
他悄悄地出現,帶著笑優雅地虐殺。威脅到性命的恐懼和肉體的疼痛讓眼前這些怪獸一個一個地崩潰。「難吃。」他小聲的評論。
殺一儆百,以儆效尤。
 
等到藍道保基休養後再回到校園,再也沒人尋他開心。
可他也完全變了一個人。藍道保基在大二重新開始了他的大學生活。
 


 

......藍道,你這次又跑去哪了。」躺在病房的那個記憶浮上心頭,在看到報紙通緝目前疑似在人類世界下落不明的藍道保基,那則新聞讓他蹙起了眉。
「诶~?強尼你怎麼啦?」富家千金硬是要他來這餐館用餐,電視牆上也大力放送相關的消息,這些日子他倒沒有公開的交往對象,大多時間都用在交際應酬以及偶爾幾場豔遇。
純粹只有肉體。
「沒事的,小美人。」他笑笑,有點想盡快結束這無聊的飯局。
他一直知道藍道保基畢業後就直接當上驚嚇專員,挺穩定地過著生活。畢竟那個工廠可是支撐著這座城市大多的電力,在裏頭頗有成就的專員幾乎三不五時便會被邀請上節目,尤其藍道保基先前還蠻愛接一些拍攝精品廣告什麼的。
簡單來說,自己偶爾會想到這抹身影、生活中有時也看得到有關他的些微消息。
 
心中嘆了一口氣後便開始盤算著自己要怎麼去找到他。
至少要比警方那邊快。他心想,首先先在傳送門附近布上自己的眼線。
藍道保基聰明點會找到辦法回來怪獸世界這邊,他很有把握地這樣相信著。
只是、要為他祈禱在人類世界別被抓住。

這次呀,能快點替他多做些什麼就好了。
 



-完結。
待續。
 
 
 
=================================================================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從這張圖片又想到關於這麼多強尼的設定和內心戲(?
只能說看著藍道寫著強哥。
圖片的藍道讓我好想說你別哭
QQ   我希望你幸福啊啊啊。
然後是關於自創角:有想過但還是為強尼添了一個姐姐,一部分是私心另一部分是與一些劇情有關。
姐姐的設定比強尼大十多歲,是個充滿魅力的女人,但因為從小鄙視沃辛頓家將她在學校認識的朋友家毀掉後便也想毀掉這個家族。類似這種感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